日期文章: 2017年5月14日

谭敏涛:律师迟夙生被抬出法院,我替摄像头说句公道话

我是摄像头,专门为还原事件原貌而生。但自从到了中国,我的职责就变了味。我动不动就出问题,动不动就耍性子,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是我的质量有问题,了解我的人都知道,这不是摄像头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 有人说,我是为真实记录事件发生全过程而发明的,其实这是他不了解我们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肖雪慧:宽容什么,谁来宽恕? 

4月以来,一个命案引发争论,宽容、宽恕以少见的频度出现于网络媒体和纸媒体。然而,并非可以等同的宽容与宽恕被混为一谈。观念混乱的呼吁,不仅收获不到想要的,而且误导公众。 一.宽容什么 命案发生,有人出来要求宽容,是相当怪异的一件事。据房龙引《大英百科全书》词条,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王全璋,你还活着吗?

随着709被抓的人一个一个的被判刑、被取保,我的心一次一次的在烈火上炙烤。我在电视上看见谢阳律师,呆滞、瘦的弱不禁风;我在峭岭家看见苍老的李和平律师,右臂抬不起来、弯腰驼背;我的眼前一下子黑了,全璋,我看不见你了!为什么没有你的丝毫音信? 听和平律师说着他被关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多位重庆公民阻止警方干扰发表政见,遭拘留

近日,三位重庆市民因阻止警方粗暴干扰公民发表政见,相继被以“防碍​​公务罪”刑事拘留。 民间演说家韩良因为时常在当地街道上或广场向民众发表宣传自由、民主、法制的言论,而受到当局的骚扰。 上月底,韩良再次来到广场演讲的时候,遇到警察粗暴打断和驱赶。当时,在现场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汶川地震9周年,绵竹百多家长声讨豆腐渣校舍

5月12日是汶川大地震9周年纪念日。但因恰逢“一带一路”峰会,四川省内维稳力度空前升级。都江堰市政府对灾民实施人盯人措施,防止上访;什邡市的多名遇难学生家属在前往北京的途中,遭到拦截;而百多名绵竹富新二小的死难学生家长冲突阻挠,聚集到市政府外请愿抗议。与此同时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中国第一代农民工如何养老?

海外媒体报道说,中国第一代进城务工的农民已经进入暮年,很多人没有养老保险而不得不继续打工。有评论认为,中国农业人口的养老保险缺失,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5月11日刊登题为《中国第一代农民工真要老无所依?》的文章说,中国第一代进城务工的农民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母亲节声明促人道对待

记者海彦发自香港 香港“天安门母亲运动”在星期天母亲节前发表声明,对在八九民运六四屠城中痛失儿女和亲人的“天安门母亲” 孤单地度过母亲节表示慰问,要求当局人道对待六四死难者家属。 声明表示,时间流逝未能抚平天安门母亲的伤痛,当局的不断恐吓、骚扰及监控反而不断提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黎学文:中国知识分子还能走得更远么?

著名学者王富仁教授于2017年5月2日下午因病不治,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在中国学习、研究现代文学的,很少有不知道王教授大名的。他是大陆第一个现代文学博士,其《中国反封建思想革命的一面镜子:〈呐喊〉〈彷徨〉综论》是1980年代享有盛誉的鲁迅研究著作,曾影响了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依娃:记录计划生育牺牲者的名字

计划生育牺牲者名单 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决定:“促进人口均衡发展,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完善人口发展战略,全面实行一对夫妻可生两个孩子的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也就是说自一九七九年以来实行了三十六年之久的一胎化政策走入了历史。 这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行动 | 发表评论

赵常青:国家公民许志永

我们这个时代是个伟大变革的时代。四十多年前的毛太祖之死,让人民从北朝鲜式的蒙昧状态张开了面向世界的双眼,其结果便是一场伟大的人民觉醒运动、人民权利运动和人民抗争运动。这场以国家现代化和人的自由与尊严为目标的权利运动和抗争运动还在继续。而在这一伟大的历史进程中,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709李姝云律师获释后首次披露遭酷刑细节

2015年7月10日天降横祸,刚吃完早饭后就变成了犯罪嫌疑人,到现在我都不敢回头,不相信自己曾经在密不透风的充满甲醛味道的屋子里无声无息被软禁六个月,看守所的三个月更是恍惚艰难。九个月里我被管教提审辱骂,被罚站16个小时,被限制在凳子上七天一动不许动,被吃药七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