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文章: 2017年3月23日

周健 : 自闭症少年雷文锋之死和社会救助背后的无事悲剧

49天死亡20人,不是人命有多贱,而是这些查找不到亲人的“无名氏”,在他们眼里就不是“人”,而是赚钱的道具。 鲁迅说:“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许志永:政治应当是美好的

平凡而执着的一年——我的2005 回首2005,突然觉得这一年如此短暂,当匆匆的脚步还未来得及停下的时候,时光已经飞逝而过。 是的,我们还未及停下脚步,信访研究报告还未能出版,承德四公民冤案还在征集法律人签名,晟智律师事务所的处罚听证还在申请复议,陕北民营石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许志永:我们在一起——走进上访村

在一个正义严重缺失的社会,这是一个受难的群体。其实很多年来我一直和他们在一起,这里选择的是其中三个(类)经历:第一次走进上访村,恐怖的国家信访局门口,围观黑监狱。 一 2005年3月24日傍晚,北京火车南站西南方向大约500米,铁路、公路、高楼和一条小河包围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许志永:我为什么竞选人大代表

从十月份第一次看见北京各区人大选举的消息,我已经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参与了,对于我来说,积极参与选举,正如就收容遣送制度提起违宪审查,以及为孙大午辩护一样,都是基于一个公民的责任感顺理成章的事。 九月份当我正忙于孙大午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准备11月份积极参与选举,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王峭岭:“警察是黑的,法官是黄的”

今天下午三点,小马哥(马连顺律师),余文生律师,李文足和我四人,怀抱期待,在天津一看二看,要求会见,且给王全璋,吴淦,李和平三人存钱存衣物。(我们四人坐在看守所接待大厅里等着他们请示领导。这时四五个民警从里面小门出来,手里拿着某种证件,估计是工作证,一边走一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行动 | 发表评论

李文足:3月22日李和平、王全璋案维权纪实

2017年3月22日上午王峭岭及王峭岭的代理人余文生律师在李文足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高级法院,继续追究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及无良律师温志胜、郭明的法律责任。依法对原南开法院、天津一中院两份驳回起诉的裁定提起再审申请。 2017年3月22日上午11时王峭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行动 | 发表评论

金陵毕康:极权体制解构的方略

极权体制的解构与其建构过程一样,需要一定的过程,需要各种方式的社会抗争及社会运动,这是毋庸置疑的,极权体制的解构需要各种社会抗争及社会运动提高这个体制的维稳及运行成本、阻抗,通过这样的消耗促使极权机体的元件及构件一个个老化、坏死。最终导致这个体制的部分坍塌,这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张国庆:海底先生的理想国

吃人一餐,还人一席。我粗略数算下,至少混吃海底先生三顿饭局,且是耍了赖皮,竟然没回请一次。我在成都是地主,而海底先生却是异乡异客,想来颇为脸红。 第一次见识海底先生,是在2013年夏,李悔之先生从广州来成都,在我家里小憩一夜,就迫不及待地催我送他去成都的“丽江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