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文章: 2017年3月1日

匿名:温暖志永

“我希望我们是个自由幸福的国家。每个人不需要违背良心,只要靠自己的才能和品德就可以找到合适的位置;一个简单而幸福的社会,人性的善得到最大的张扬,恶得到最大的抑制;诚实、信用、友爱、互助将成为我们生活的常态,没有那么多烦恼和愤怒,每一个人脸上是纯真的笑容。”这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玉廷:先站起来的人——许志永

我出狱不久,在网上认识了许志永;许志永坐第一牢出狱不久,我在北京见到了许志永。 2006年,我因对虚假选举的不满,在香港出版官场小说《无奈边缘》,揭露中国虚伪民主,后来又为人大代表代笔书写控告信,控告关门控制人大代表,不让人大代表吃饭,强迫人大代表选出的还未当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刘宇堃:为了自由公义爱的中国

我是一名北京大学生在来北京之前许志永博士就已经身陷囹吾,但是从中学起我就知道许博士并一直关注新公民运动,我知道在这个国家里做一个为了国家选择高贵的坚守的人是多么的不易,并且许博士的理念也是我们每个人真正告别专制成为公民的一种精神力量,所以我想说在我中学时代,许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挑灯看剑:公民许志永

我是工人,没读过大学,博龄不过1年,不懂高深的理论,也没有很多的见识。按理说,许志永涉及民主自由之类的话题,更适合公知们评说,而无需我议论;但是公知们大都三缄其口,而我没有公知的羽毛可以爱惜,虽没有理论,但还有常识,虽没有知识,但还有良知,所以我对人对事的认知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程青郁:公民的殊荣非他莫属——向勇者致敬

欣闻公民许志永即将出狱,这是公民运动一件大事,这是一个公民在非公民社会以人身自由换赎公民意识觉醒的勇敢者书写的壮举。 民间对许志永有很多个称呼,“许志永先生”、“许志永博士”、“公民许志永”……公民许志永这个称呼无疑最具有标识和包含了更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袁雪成:人生若只如初见

心仪已久,无缘相会;今年暑假,终于成行。 先不说火车上的煎熬了吧,那拥挤、那窒息、那无奈、那绝望,烙印过深,竟差点把原物损毁得无影无踪。 也不必说找你那颇为不易的过程了吧,出租车司机居然也不知道那地名,在雨帘中钻来钻去,怀着对和你见面的向往,我强压烦躁、故露轻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余文生律师:王全璋案2017年2月27日情况通报

2017年2月27日上午10:20,李文足、王泉泉、程海、余文生,在王峭岭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诉讼服务大厅。 我们先后打了王全璋案主审法官周虹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周虹不在。余文生、程海要求将王全璋的辩护手续,交给周虹的书记员,但是该书记员拒绝接受辩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常红晓:从丽江法官一事看中国法治困境

法官作为特殊职业群体应忠诚于宪法和法律,法律之外,其职业行为不应受干预,这是法治国家的要求。 据澎湃新闻报道,云南丽江中院法官李炳祥因微博质疑某民警雪中执勤被停职。2月26日9时许,李炳祥针对微博中一位“57岁的老民警在风雪中执勤”发表评论称,这“有三种情况: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两会”临近,各地大规模压制异议人士

中国“两会”即将于下月在北京召开,当局除了加大维稳打压访民外,还大规模地压制、限制异议人士。有异议人士表示,因今年的两会是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的一次核心会议,所以监控比以往更为严厉。他们认为,人民代表开会,面对人民却如临大敌,真是莫大的讽刺。 每临所谓的敏感日,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刘正清律师:谢阳律师案重大变化,当局不许律师会见谢阳

今天(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准备会见谢阳。向值班人交律师会见手续时,该 值班人说要我到二楼找看守所的尹所长。去看守所前我打胡副所长留给我的手机号码无人接听(之前胡说会见前先与他联系)。 我跟尹姓所长亮明我要会见谢阳,尹说谢阳不能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都江堰公民:访民不是二等公民 

都江堰访民圈都认识鲁碧玉,她的孩子在地震中去世,聚源中学是重灾区,她想为孩子讨回一个公道,成了访民,也成为地方政府维稳的对象。2016年9月,在杭州G20前夕,她和朋友在火车站玩,就被当地政府骗回去,被崇义派出所以意图去杭州上访为名,行政拘留5天。 鲁碧玉怎么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行动 | 发表评论

许志永:宋泽——那个梦想行侠仗义的年轻人 

2012年5月4日中午,宋泽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人被关黑监狱希望帮助,约他两点在北京南站大厅里见面。像以往一样,宋泽毫不犹豫答应了。就在约定的电梯口,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意外,宋泽的电话突然没了信号。但他仍在在原地耐心等待。大约过了十分钟,信号恢复,突然冲出几个陌生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蔡咏梅:谭松谈川东血腥土改

谭松不怕失业穷困,坚持社会调查,挖掘濒临消失的残酷历史。他说面对那么多血泪事实,我甘愿作一颗老鼠屎,坏那一锅明亮的汤。 七月三十日在中文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会议室,来自重庆师范大学的副教授谭松作《川东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专题演讲。室外是盛夏的艳阳,但室内却弥漫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郭于华:我们健忘是因为有人不让我们记住

本文是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在社会调查基础上发表的关于普通人记忆的历史,透过宏达叙事的历史、英雄的历史,作者调查访谈了大量普通人,他们是怎么口述历史的。在记忆的背后是什么力量在主导,让我们选择性记忆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健忘是因为有人不让我们记住 我在这里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