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笑蜀

笑蜀:公民的政治,还是暴民的政治——谈政治要小心之三

摘要:今天回头看,这场景该是何等美好,有着这美好场景的时代,无论有着怎样的问题,跟后来的时代比,显然都是天堂,而且很可能是不可复得的天堂。胡适们没能挡得住这天堂的失去,那是属于早年陈独秀们的时代,人心开始沦陷的时代。 在“谈政治之二”一文中,说到北洋时期“首都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只懂民主是个好东西并不够,民主更需要好手艺

——《可操作的民主》读后感 摘要:民主是个好东西,这话没错。但好东西也需要一系列技术来保障,而不是仅有激情、仅有政治正确就够。这即是说,民主是一门技艺,而不是一个单纯的价值系统。然而遗憾的是,因为民主供给的高度短缺,刺激对民主的过高需求和过度想象,民主的过度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北洋时期改变时代的北京街头三把火——谈政治要小心之二

摘要:此时的北京街头,已经形同国共两党对北京政府的战场。群众运动、群众政治的战场。就是要运用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破坏北京政府,直至武力颠覆北京政府,目的性之强,为当年五四街头运动所望尘莫及。当然,其后果也往往更惨烈,连李大钊本人,最后都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中国的都市光鲜亮丽,数千万残疾人都“藏”哪去了?

摘要:社会对残疾人的权利到底保护到什么程度?对他们有多少尊重?提供了多少方便?说什么都是空的,最根本的就是看结果,看他们能不能最大限度地接近正常人的水准,自由出入于公共场所,享受公共生活。 镌刻在纪念墙上的残疾人权利宣言 7月17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缔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谈政治要小心,陈独秀式还是胡适式?

过去百年的中国知识分子,陈独秀如果不是最政治,起码是最政治的之一。他当然也有学问,但他能史上留名,主要不是因为学问而是因为政治。其实陈独秀并不懂政治,更不擅长政治。 陈独秀不仅不懂不擅实际的政治运作,对于理论上的政治,他也不懂不擅。证据之一,就是他初涉政坛的代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必须赞美勇敢,但不必嘲笑普通人的软弱

网上常见到对普通人的各种抱怨,抱怨同学,抱怨同事,甚至抱怨家人,所有抱怨都是怒其不争。对这些抱怨,我大多不能认同。后来遇到一件事:崔永元手撕网络恶奴,我为此大赞,写了一篇短文挺小崔。哪知马上有读者来信,很认真地提醒我:小心,小崔有局限性,而且他不敢打破自己的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没有低端的国民,只有低端的体制

人大教授顾宝昌在评论城市人口政策时,提到“低端人口”的概念。他实际上并不同意这个概念,所以用的是“所谓的低端人口”;而且对排斥“所谓的低端人口”的歧视性政策,他也表示了自己的质疑,说“这不一定有好处,也不可持续。”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陷入一场舆论狂飙之中。“低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体制不是挡箭牌,该记私仇记私仇

以笔名梁惠王驰骋网上的大V史杰鹏,终于被他所在的北师大解聘了。解聘理由是“与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所谓不当言论。北师大好坦率,毫不掩饰文字狱本色。 文字狱,思想罪,这应该出产于半个世纪前的中国,用叶剑英元帅的话说,即“封建法西斯”的中国。那时有这种事一点不奇怪,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承诺,或者说宣誓

那个不能谈论的夜晚 滚滚雷声宣布着他的消息 那个不能谈论的夜晚 雪亮的闪电在每扇窗上写满他的名字 那个不能谈论的夜晚 多少泪水和雨水交织 那个不能谈论的夜晚 天人合奏磅薄的交响 送别这时代最英勇的战士 没谁否认你们的强大 你们可以关上国门 把那空椅变成永远的空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马云“计划经济优越论”背后的新型利维坦阴影

提要:一种普遍的恐惧和焦虑随之在社会上悄悄蔓延开来,即对全能国家2.0版的恐惧和焦虑,即对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武装到牙齿的新型全能国家的恐惧和焦虑。 “因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计划经济將更具优越性”,马云的这个判断刚刚抛出,即遭到吴敬琏、张维迎、钱颖一、荣剑、蔡霞等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北中国的自由孤岛 ——燕京大学抗战写实

燕京大学抗战,是中国知识分子抗战的最好写照,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高地。在那个苦难的年代,中国知识分子没有畏缩,没有逃避,没有失职。他们与整个民族共浴血与火,用无畏的牺牲,成就了自己的光辉和伟岸。 谁说书生弱无骨,且听燕园风似刀! 笑蜀釆访侯仁之先生 坚韧的芦管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中国的突发事件为何往往无真相?

政府的任务不是垄断真相,而是保障追寻真相所必须的公正程序。无论怎样的突发事件,只要有无可挑剔的公正程序可循,就不怕质疑,不怕争议,不怕人心不服。911事件够重大吧?登月够重大吧?但都重大而不敏感。至今还有阴谋论断定登月是假的,911是美国政府干的。但美国政府不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炎黄春秋沦陷是对人心的最后一击

《炎黄春秋》和共识网的先后沦陷,引起人们对于中国言论自由状况继续恶化的担忧。笑蜀为德国之声撰写评论指出,温和改革派就此彻底溃败,极左派已经控制了中国言论界。 (德国之声中文网)继7月13日《炎黄春秋》杂志遭中国艺术研究院强行接管,主帅遭撤换,办公室遭霸占之后,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清水口炮须尊重,浑水口炮岂可恕——与艾晓明老师商榷

曾金燕女士对某类口炮的评说昨天发布后,引爆坊间争议。其中,艾老师的回应较具代表性。坦白地说,艾老师的一些论断是我难以苟同的。无暇从容构思,且信马由缰,高铁上用手指草就以下文字,向艾老师请教: 1、艾老师把许志永归为“虚假希望”的代表,此点我以为极不恰当。许志永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警方“朕即法律”的新标本——评夏霖案

说到北京律师夏霖,知道的人大概不会很多。但如果说到2006年崔英杰案、2009年邓玉娇案,中国几乎无人不知。23岁的退伍军人崔英杰,因其摆摊用的三轮车被城管强行扣押,冲突中愤而手刃城管副队长李志强。22岁的民女邓玉娇,遭遇镇政府三名工作人员骚扰,冲突中愤而手刃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3 条评论

笑蜀:重建人性的微循环——论社会如何自救

编按:针对所谓革命改良之争,我写了两篇文章予以辨析。第一篇是《革命改良皆泡沫,合力才是真问题》;第二篇是《社会自救才是硬道理——再说革命与改良》。第二篇发布后,马上就有读者问:你主张社会自救,但是社会如何自救?我前几年写的评论《重建人性的微循环》,其实已有回答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民主不分中西,只分真假

因为某报上的一篇文章:《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复旦教授苏长和一夜成名。文章的结论,无非是中国民主一天天好起来,美国民主一天天烂下去。这结论没啥新鲜的。我治史出身,读过不少五零年代苏联报刊的反美雄文,也都这调调,即都强调苏联民主如何真实强大,美国民主如何虚伪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革命改良皆泡沫,合力才是真问题

有人给钱杨之争的双方在政治上如此定位: “这两个阵营大都可视为是认同自由价值的人群,但在如何实现自由方面,或者说就国家政治转型路径而言,双方却存在着深刻的、原则性的分歧:一方面的人不否认,甚至公开承认现政权的合法性,并认为应该经由现政权本身的改良以达成宪政,获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善意批评”?不能重复百年老路

编按:近日,中共当局表态接受“善意批评”。然而,什么是批评,什么是“善意批评”,足以令人困惑。资深媒体人笑蜀回顾百年以前和今天迥异的《大公报》,点出报人精神的意义──公共批评才是最大的善。 一名学生在大学中阅读后休息。摄:ChinaFotoPress/GETT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笑蜀:计生体制背后的国家崇拜

中国北京,一名嬰兒進行游泳训练。摄: China Photos/Getty 我在家排行老三。如果计划生育提前到54年前实行,即便是最宽松的计生,如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的全面放开二胎的计生新政,今年54岁的我也没有出生的机会,我就应该被计生消灭掉。 怎么消灭法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