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独家评论

许志永:公民社会建设的六个关键词

出来后发现,很多朋友感到悲观。一些朋友逃离了这国家。有人说,这土地上人民不值得救。集权,监控,国进民退,似乎历史在倒车。而我大概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吧,依然乐观。我看到专制力量其实在弱化。而民主自由力量在成长,觉醒的公民更多了。 专制意识形态溃败了。曾经的主义强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契约精神:告别丛林社会的基石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认为,人类与动物之间存在弱肉强食的关系,所以人类也必然服从于丛林法则。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人类社会不倚靠契约,而是以武力和强制来解决争端,结果将会怎样? 丛林法则是指生物界的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 人类是从生物界的动物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徐琳:人民不能自由表达的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

有人在网上发了一段视频,一个年轻人带着大家喊口号:“独立建国,香港万岁!”一个中年人情绪激动地冲上去打他,说:“我们是中国人,你建什么国啊?” 有人评论说这视频中喊口号的人是分裂祖国。 我反问道:“分裂祖国?他有这个能力吗?你不准他表达这种愿望,那么你能给予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黎安友:刘晓波之死和中国当局的恐惧

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处理告诉我们有关这个政权自身的什么问题呢?中国政府最后处理刘晓波的方式无端地残忍。当局对肝癌的治疗为时已晚,使他无法存活,然后披露了一个提供治标不治本治疗的宣传画面,并侵犯他夫妻的隐私,传播他们最后时刻在一起的视频。刘晓波去世后,当局迫使其遗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王才亮:从“官员”“官办”“民办”到“死磕” ——中国律师之路

2017年8月18日上午,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对上海律师翟建以诽谤罪刑事自诉湖南律师杨金柱及杨金柱同时以诽谤罪刑事自诉反诉翟建案做出一审判决。法院在确认杨的行为构成诽谤之余仍最终明确,杨、翟二人之行为均不构成犯罪。 该起案件备受律师界关注在于其特殊性。第一,当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秦晖: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前年在哈佛,一个美国学者疑惑地问:今天的中国,究竟是左派得势,还是右派得势? 我对他说:按照你们的标准,中国如今是左派右派都不得势。因为你们的左派要追问统治者的责任;你们的右派要限制统治者的权力;这两种人在中国都被打压。但是,统治者也扶植他们需要的左、右派: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贾 榀:那些值得铭记的街头民主运动勇士们

2014年10月3日,谢文飞、王默、张圣雨在广州被抓,到今天整整三年,他们三人都被以“煽动颠覆罪”判刑入狱服刑,谢文飞、王默每人获刑四年半,张圣雨获刑四年。他们是勇士,是一线抗争的积极参与者,是中国街头民主运动的主力! 谢文飞原名谢丰夏,湖南郴州桂阳县人,今年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徐琳:死磕律师的积极意义和有效作用

朋友转给我一篇左春和的帖子:“把颠覆政权的荣耀给予一些死磕派律师显然无法令人信服,这必然引起持久的历史争吵。这些人不但无法颠覆政权,而且还是政权的得力维护者,正是他们使得政权安如泰山。因为他们给予各种本想进行血亲复仇者提供了一条温和、理性的申诉之路,使无数绝望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李海: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对于公民的提倡,是我们时代的历史潮流。但是它并不能、也没有必要取消“人民”概念的使用,因为两者具有不同的内容,所指的是不同的方面。正如树木不能取消森林的概念一样。森林表达的是树木中共性的和整体的性质,人民的概念也是如此。在中性的含义上,人民就是在其自然生活中不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郭于华:启蒙者自我也需要启蒙

搜狐文化:为什么中国转型困难这么多?  郭于华:经济制度上从计划经济转向了市场经济,但是在政治体制、意识形态上并没有相应的转变,没有转变的原因是强权压制造成的巨大阻力。 这必然导致中国这个巨人的撕裂,一条腿往前迈了,大踏步迈入市场经济,而另一条腿却使劲往后撇。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蔡慎坤:击鼓传花的游戏还能玩多久?

近年来,中国GDP增速维持在7%左右,GDP总量去年跃至70万亿人民币,每年新增GDP大约5-6万亿人民币。中国经济的规模足够大,但支撑这个庞大经济体的不是令人骄傲的实业,不是令人仰望的高科技,不是具有竞争力的产业,而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房地产。 为了创造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蔡慎坤:曾经热闹的舞台或将归于寂静

昔日的朋友前几天又一次打来电话,聊了几句闲话,很直接地表达了对我的那份关切,劝我不要在网络上再发表文章,也不要在公共舆论场合公开说话,朋友的意思很明确,中国是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存在一些社会问题很正常,不要老是用批评的眼光看中国社会,要看主流看发展看成绩看变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秦晖:律己的理想与律人的“理想”

我不能赞成那种意在肯定上山下乡运动的“青春无悔”之说。姑且不说强制动员下的上山下乡运动中绝大多数知青对于并非自己选择的安排只有抱怨与否的问题,没有“后悔”与否的问题,也不说知青运动在成就了一些人的同时毁掉了多得多的人。我只想指出两点: 靠外力维持的理想崩盘 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何飞、李化平:点评苏小和《公共知识分子对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误读》

看了《苏小和:公共知识分子对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误读》这篇文章,有两个观点我是认同的: 一,构建《罗伯特议事规则》的程序意义首要前提是自认无知; 二,践行《罗伯特议事规则》需要有一个健全的个体。   但也有如下观点有所不同: 一,《罗伯特议事规则》兴起于美国的教会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资中筠:希特勒“成功”造了两根柱子,现在又树在了中国

希特勒设想的框架就是:顶层一个被神化的,为万民所景仰的领袖,由两根柱子支撑:一是民粹主义,一是国家主义,都推向极致。用民粹主义把底层百姓煽动起来,用仇恨对准一个敌人;国家主义为对内剥夺基本人权,对外发动战争的一切暴行提供“崇高”的借口。 希特勒其人 我们一般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荣剑:浙江大学的网红节奏

浙江大学已有120年的历史,是不是中国最早的大学?据说它目前排名中国大学排行榜第三名,这个排名估计未必能让该校的领导和教授们服气。从产出的论文数量、科研学术成果和院士人数来看,浙江大学目前要想超过北大清华可能还有些困难,但它全力奔向网红的节奏,肯定会甩掉北大清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贺卫方:赞颂文革如赞颂纳粹 并非言论自由

摘要:中国社会对于文革的态度,正在逐渐出现分化与对立,一些知识分子会将给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的文革一分为二去看待,对此贺卫方在一次访谈中称:现在有人说“赞颂文革”也是言论自由,对此我倒有点困惑,就像在德国你不能赞颂纳粹,这不属于言论自由的一部分。 牵牛花分割线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笑蜀:公民的政治,还是暴民的政治——谈政治要小心之三

摘要:今天回头看,这场景该是何等美好,有着这美好场景的时代,无论有着怎样的问题,跟后来的时代比,显然都是天堂,而且很可能是不可复得的天堂。胡适们没能挡得住这天堂的失去,那是属于早年陈独秀们的时代,人心开始沦陷的时代。 在“谈政治之二”一文中,说到北洋时期“首都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 发表评论

杨光:用公民意识取代人民观念

一、古代雅典的“人民统治” 民主一词的希腊文原意是“人民统治”。但何为“人民”?如何“统治”?在公元前五百年的雅典民主制中,所谓“人民”,是指一年集会约四十次(平均不到十天就集会一次)、与会人数3000至6000不等的“人民大会”的合法成员:他们是年满二十岁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刘东辉:对李明哲先生颠覆国家政权案之我见

李明哲先生在神秘失踪172天后,终于传来该案于2017年9月11日上午9:30分在大陆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判的消息。基于本人岳阳公民的身份,对发生在身边的公共事件,不得不关注。关注的过程中,发现此案多处存在合法性疑问。简述如下:  1,李明哲先生是中华民国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