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独家评论

中国公民运动(部分)公义义工的新年寄语

日月经天,春秋行地。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2018年已经向我们走来。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我们向长期关心、支持公义群的各界朋友,全体义工和家属致以新年的问候和祝福,对你们过去一年为公义作出的努力和贡献,表示诚挚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公义路漫漫,有你不孤单! 附上49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公民许志永:新春感恩与祝福——一份公民感谢信

2013年,很多人对时局怀有乐观期待。在此情况下,呼吁教育平权和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近二十位公民陆续被抓捕,我是其中之一。时至今日,仍有几位身在牢狱。 出狱半年多了,一直想对关心和支持我们的朋友说声感谢。这里表达的也是我们共同的心声。 感谢辩护律师。我们被抓捕后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李化平:律师隋牧青,那个丢三落四的保守主义分子

初见隋牧青是在广州,二年前的农历小年那天,我们一起喝酒,长途奔袭过来作东买单的是13亿卫小兵那枚光头好汉,好像是番禺碧桂园隋律租的房子附近。那天隋律一家来了、曾洁珊母女、四仿的夫人孩子、青苔妹子也在。那时隋律取保出来没多久,很乖很低调,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微微上扬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李化平,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丁家喜:我为隋牧青律师作证

吊销隋牧青律师执业证的听证会,不出意外地遭遇各种维稳。最先发出公开呼吁的赵国君先生被约谈,独立人权观察员徐秦女士被堵家门,关注此事的律师同行和普通公民大范围地被传唤或被电话警告。尽管如此,网络上的声援签名短短几天就超过一千八百人。这两个不同的角度证明了隋牧青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丁家喜,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常玮平:隋余而安

最近国内很多事。北京余文生律师被注销律师执照,接着被北京石景山公安局以涉嫌妨害公务刑拘,最近的消息,已被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指定居所监所居住。广东隋牧青律师突接告知,广东省司法厅拟吊销其律师执照。“罪状”有二,其一是2014年4月在北京海淀法院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李蔚:关于隋牧青律师所谓扰乱法庭秩序的证言

本人李蔚,北京市人,是广东省司法厅认为的隋牧青律师所谓扰乱法庭秩序一事的见证人。2014 年 4 月 8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开庭审理丁家喜、李蔚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本人作为被告人 之一,见证了庭前会议、庭审的全过程。 2018 年 1 月 22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草莽英雄:对余文生的抓捕是权力任性的最新力作

昨天(1月20日)余(yu)文(wen)生(sheng)律师被刑事拘留,罪名为妨害公务罪,我本能的没什么大的反应。这些年来类似的抓捕早已司空见惯,对访民、信仰者、边疆居民等等的抓捕比对余律师的抓捕荒诞一万倍,但昨天余律师家属透露的具体案情还是让我深感震惊。 这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请关心中国 ——2018公民新年祝词

2018开始了。变革时代,请关心中国。 我们共同的家园,五千年历史血脉,辽阔的美丽的沧桑的土地。这家园连接起了我们,共同的命运。 关心她,她属于你,庇佑你。不关心她,她就不属于你,她会被强占,成为特权集团的私产,甚至家族个人的私产。而你我,每个公民,被代表、被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许志永 | 发表评论

许志永:公民社会建设的六个关键词

出来后发现,很多朋友感到悲观。一些朋友逃离了这国家。有人说,这土地上人民不值得救。集权,监控,国进民退,似乎历史在倒车。而我大概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吧,依然乐观。我看到专制力量其实在弱化。而民主自由力量在成长,觉醒的公民更多了。 专制意识形态溃败了。曾经的主义强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许志永 | 1 条评论

契约精神:告别丛林社会的基石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认为,人类与动物之间存在弱肉强食的关系,所以人类也必然服从于丛林法则。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人类社会不倚靠契约,而是以武力和强制来解决争端,结果将会怎样? 丛林法则是指生物界的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 人类是从生物界的动物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徐琳:人民不能自由表达的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

有人在网上发了一段视频,一个年轻人带着大家喊口号:“独立建国,香港万岁!”一个中年人情绪激动地冲上去打他,说:“我们是中国人,你建什么国啊?” 有人评论说这视频中喊口号的人是分裂祖国。 我反问道:“分裂祖国?他有这个能力吗?你不准他表达这种愿望,那么你能给予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黎安友:刘晓波之死和中国当局的恐惧

中国当局对刘晓波的处理告诉我们有关这个政权自身的什么问题呢?中国政府最后处理刘晓波的方式无端地残忍。当局对肝癌的治疗为时已晚,使他无法存活,然后披露了一个提供治标不治本治疗的宣传画面,并侵犯他夫妻的隐私,传播他们最后时刻在一起的视频。刘晓波去世后,当局迫使其遗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王才亮:从“官员”“官办”“民办”到“死磕” ——中国律师之路

2017年8月18日上午,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对上海律师翟建以诽谤罪刑事自诉湖南律师杨金柱及杨金柱同时以诽谤罪刑事自诉反诉翟建案做出一审判决。法院在确认杨的行为构成诽谤之余仍最终明确,杨、翟二人之行为均不构成犯罪。 该起案件备受律师界关注在于其特殊性。第一,当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秦晖: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前年在哈佛,一个美国学者疑惑地问:今天的中国,究竟是左派得势,还是右派得势? 我对他说:按照你们的标准,中国如今是左派右派都不得势。因为你们的左派要追问统治者的责任;你们的右派要限制统治者的权力;这两种人在中国都被打压。但是,统治者也扶植他们需要的左、右派: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贾 榀:那些值得铭记的街头民主运动勇士们

2014年10月3日,谢文飞、王默、张圣雨在广州被抓,到今天整整三年,他们三人都被以“煽动颠覆罪”判刑入狱服刑,谢文飞、王默每人获刑四年半,张圣雨获刑四年。他们是勇士,是一线抗争的积极参与者,是中国街头民主运动的主力! 谢文飞原名谢丰夏,湖南郴州桂阳县人,今年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徐琳:死磕律师的积极意义和有效作用

朋友转给我一篇左春和的帖子:“把颠覆政权的荣耀给予一些死磕派律师显然无法令人信服,这必然引起持久的历史争吵。这些人不但无法颠覆政权,而且还是政权的得力维护者,正是他们使得政权安如泰山。因为他们给予各种本想进行血亲复仇者提供了一条温和、理性的申诉之路,使无数绝望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李海:我们需要意识到“人民”

对于公民的提倡,是我们时代的历史潮流。但是它并不能、也没有必要取消“人民”概念的使用,因为两者具有不同的内容,所指的是不同的方面。正如树木不能取消森林的概念一样。森林表达的是树木中共性的和整体的性质,人民的概念也是如此。在中性的含义上,人民就是在其自然生活中不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郭于华:启蒙者自我也需要启蒙

搜狐文化:为什么中国转型困难这么多?  郭于华:经济制度上从计划经济转向了市场经济,但是在政治体制、意识形态上并没有相应的转变,没有转变的原因是强权压制造成的巨大阻力。 这必然导致中国这个巨人的撕裂,一条腿往前迈了,大踏步迈入市场经济,而另一条腿却使劲往后撇。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蔡慎坤:击鼓传花的游戏还能玩多久?

近年来,中国GDP增速维持在7%左右,GDP总量去年跃至70万亿人民币,每年新增GDP大约5-6万亿人民币。中国经济的规模足够大,但支撑这个庞大经济体的不是令人骄傲的实业,不是令人仰望的高科技,不是具有竞争力的产业,而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房地产。 为了创造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蔡慎坤:曾经热闹的舞台或将归于寂静

昔日的朋友前几天又一次打来电话,聊了几句闲话,很直接地表达了对我的那份关切,劝我不要在网络上再发表文章,也不要在公共舆论场合公开说话,朋友的意思很明确,中国是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存在一些社会问题很正常,不要老是用批评的眼光看中国社会,要看主流看发展看成绩看变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