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评论

高凌:谎言与幻象——民族主义二百年

民族主义是这样一种奇妙的意识形态,当它代表的人群居于少数的时候,它代表着民族平等、不受压迫、文化自主,而当它代表的人群居于多数的时候,它代表的就是主体民族的权力、民族压迫、强制的主体民族化。这个描述是不是让你想到了另一种意识形态?是的,民族主义之所以到今天还没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公民阅读 | 发表评论

肖仲华:知识分子使命的前提是底线

最近这些年来,知识界和民逗界一直在宣扬一种观点:知识分子的使命就是批判与反对。我本人也曾坚信这一点,认为没有批判就没有真相,没有反对就不会有反思与改革。 开专栏,开讲座,写文章,出书,我本人热闹了这么些年,对许多事情的经历和阅历促使我开始反思许多观念。知识分子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笑蜀:谈政治要小心,陈独秀式还是胡适式?

过去百年的中国知识分子,陈独秀如果不是最政治,起码是最政治的之一。他当然也有学问,但他能史上留名,主要不是因为学问而是因为政治。其实陈独秀并不懂政治,更不擅长政治。 陈独秀不仅不懂不擅实际的政治运作,对于理论上的政治,他也不懂不擅。证据之一,就是他初涉政坛的代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头条 | 发表评论

戴耀廷:司法獨立不等於法治

對法治的討論,很多時候都把司法獨立看為重大課題,甚至給人印象以為有司法獨立就等於有法治。或許在法治傳統悠久的社會,若能達到司法獨立,法治大體也能達到。但兩者不是等同的,司法獨立可以說是法治的必要元素,但不是充份元素。即是說,沒有司法獨立,法治難以達到,但即使有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公民阅读 | 发表评论

任剑涛:面对极权主义如何做一个好人和好公民

我们身为一种政体下的公民成员,如何面对极权主义这样的深重灾难?像艾希曼这种无私的官僚分子,他所为平庸之恶甚至超过了根本恶,因为如果没有借助无私的官僚机器和官僚分子,他不可能全方位地推行根本恶。 本文是清华大学政治学教授任剑涛在凤凰网大学问沙龙之“阿伦特思想三部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中国土壤调查:即将爆发的癌症群

导读 :未来十年,中国癌症将现井喷。33%的家庭,将因此耗尽所有积蓄。1/4中国人喝不上合格水;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一半以上在中国;而我们耐以生存的土地才是我们最触目惊心的隐形杀手。 1 初见小付 小付,戴黑边眼镜,瘦而质朴,像个大学生;但一聊到食材,土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文献,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孙立平:社会只有文明与野蛮之分,并无中西之分

在文明与野蛮之间,我们这个民族付不起迷失的代价。 划出文明与野蛮的界线,比划分是他们的文明市场还是我们的文明市场更重要。 文明发展的最大状态是跟野蛮划出界限。文野界限,从政治立规上说,第一,把人当人来看待,而不把人当手段来对待;第二,权力必须规范、平和、周期性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秦晖: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今天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中国崩溃论”,即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只是浮夸造成的假相,实际则是内部危机与全球化压力日益严重,难免崩溃。其二和其三都相反,认为中国经济创造了增长与繁荣的奇迹,但对此则按西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冉云飞:再论中国是个互害社会

2008年我写过一篇《中国是个互害社会》的文章,在我的博客发表后,引得不少朋友转载议论,甚至有人认为这看法比较准确,发人深省。可惜这样的文章由于不能在中国的纸媒上发表,无法使更多的官员和民众知道这一算是有些创新思考的可怕论断。中国为什么会形成一个典型的互害社会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张千帆:法律关注 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照理说,罪名越大,公权滥用的风险与后果也越严重,国家机器也理应更加谨慎,但是现实却恰好相反。 近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了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颠覆国家政权”案。这是2015年“709事件”剩下的最后两三个余案之一。当时抓捕并控告周世锋、李和平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欧阳经华:参观“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有感

【一】 引子 2017年7月10日00:48分,离开长沙,买不上卧铺,没有座位,买了站票前往沈阳,{后来在途中补了一段卧铺},因为我要去看望、探视我一直仰视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他罹患肝癌,生命危在旦夕。他已经离开了辽宁锦州监狱,在沈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笑蜀:必须赞美勇敢,但不必嘲笑普通人的软弱

网上常见到对普通人的各种抱怨,抱怨同学,抱怨同事,甚至抱怨家人,所有抱怨都是怒其不争。对这些抱怨,我大多不能认同。后来遇到一件事:崔永元手撕网络恶奴,我为此大赞,写了一篇短文挺小崔。哪知马上有读者来信,很认真地提醒我:小心,小崔有局限性,而且他不敢打破自己的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头条 | 发表评论

吴有水:言论的尺度只能是法律! ——驳杭州律协

今天,杭州律协的官方网站上登了一篇“评论员”的文章(一)。标题是《言论自由,就没有边界吗》。看了这个标题,我有点哑然地笑了,正好,今天我发了《漫谈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之普遍联系性》提了这个。想不到杭州律协这么快就自动走上这个歪门了。 杭州律协评论员文章的摘要称: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曹雅学:屠夫吴淦颠覆国家政权的‘十二宗罪行’

编者按:曹雅学女士是英文网站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兼主编。这篇文章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知名人权活动者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星期一将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受审。法院以案卷中涉及“机密”而宣布不公开审理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洪振快:“梁惠王”被解职,中共整肃高校教师之风再起

7月底,刚刚去世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母校北京师范大学,解聘了跟刘同为中文系毕业的古代语言学副教授史杰鹏,他就是在新浪微博有近15万粉丝的大V“梁惠王”。据北师大的文件,解聘理由是史杰鹏“长期在网络上发表错误言论”,“逾越意识形态管理红线,违反政治纪律,给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欧阳潇潇 宗麟:传销——现代中国的不治之癌!

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死了,死在了23岁这个正值芳华、奋发有为的年纪。更令人痛心的是,他死于天津静海区传销组织。 李文星之死在深深刺痛国人的同时,也再次把大家的目光聚焦到传销——这颗长盛不衰的社会毒瘤上。 01 传销业的后起之秀 传销是泊来品,又称直销,是一种以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林达:最无奈的是无奈

林达,是一对美籍华人作家夫妇合用的笔名。另有“丁林”、“Dinglin2”等笔(网)名。夫为丁鸿富,妻为李晓琳。他们都于1952年出生在上海,1978年进入大学。曾在黑龙江省插队。1991年移居美国。 回顾改革开放的30年,第一个念头是,幸亏有了改革开放。对我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海底:如何清理马克思留在中国的“低端人口”?

愚蠢的北京终于承认了它臭名昭著的等级制度,毫不掩饰它鄙视来自乡村建设北京城的农民工,以往那些关爱农民工的影视作品,那些如何讲究和谐的精致遮羞布,终于被偷情怀孕且不堪重负而恼羞成怒的北京决绝撕开,露出了其不堪文明的累赘下体而使世界人民不忍直视~城市建好了,流血流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李金芳:祭奠刘晓波之罪

刘晓波因参与起草、联署《零八宪章》而因言获罪,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刘晓波在监狱里的情况外界几无所知,他的妻子刘霞虽然身处监狱外,但除了没有人身自由,还无法与外界正常联络。中共为了阻断外界获知刘晓波在监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感悟生活:澄清妖魔化西方民主的十个反智洗脑谎言

(郑重声明:正如官方媒体所言,中国作为一个现今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民众拥有最广泛的民主权利,因此,本文所提及的专制国家、专制制度均不针对中国,而仅作社会学的一般概念来使用。) 一个民族,如果大多数民众被官方媒体的洗脑宣传丧失了对常识的判断,很难想像这个民族会有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