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评论

荣剑:浙江大学的网红节奏

浙江大学已有120年的历史,是不是中国最早的大学?据说它目前排名中国大学排行榜第三名,这个排名估计未必能让该校的领导和教授们服气。从产出的论文数量、科研学术成果和院士人数来看,浙江大学目前要想超过北大清华可能还有些困难,但它全力奔向网红的节奏,肯定会甩掉北大清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贺卫方:赞颂文革如赞颂纳粹 并非言论自由

摘要:中国社会对于文革的态度,正在逐渐出现分化与对立,一些知识分子会将给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灾难的文革一分为二去看待,对此贺卫方在一次访谈中称:现在有人说“赞颂文革”也是言论自由,对此我倒有点困惑,就像在德国你不能赞颂纳粹,这不属于言论自由的一部分。 牵牛花分割线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杨光:用公民意识取代人民观念

一、古代雅典的“人民统治” 民主一词的希腊文原意是“人民统治”。但何为“人民”?如何“统治”?在公元前五百年的雅典民主制中,所谓“人民”,是指一年集会约四十次(平均不到十天就集会一次)、与会人数3000至6000不等的“人民大会”的合法成员:他们是年满二十岁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刘东辉:对李明哲先生颠覆国家政权案之我见

李明哲先生在神秘失踪172天后,终于传来该案于2017年9月11日上午9:30分在大陆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判的消息。基于本人岳阳公民的身份,对发生在身边的公共事件,不得不关注。关注的过程中,发现此案多处存在合法性疑问。简述如下:  1,李明哲先生是中华民国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匿名:郑州拆迁屡酿血案,谁是凶手? ——面对强拆的思索

惊闻2017年9月4日下午4点,郑州市百炉屯村村民曹春生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子不被强拆,在和两个手持盾牌的强拆人员博斗中,用水果刀捅伤对方,然后逃之夭夭,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面对如此惨剧,除了无奈和叹息,我还能说点什么呢? 郑州因为拆迁发生命案并非首次。每一次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斯伟江:当央视法院响起锤声时

似乎《宪法》将受更多的尊重,因为人大通过新决议,最高领导及各级领导都要向宪法宣誓了。 中国《宪法》明确写着: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刑事诉讼法》也规定得非常清楚,法院是最终决定罪与非罪的最终裁判机关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苏小玲:关心工人,关注正义——有关沃尔玛中国的问题

由于社会体制的某种改革,经济结构变化巨大,各种企业发展形态和劳资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一方面,国家直接成了管理企业的主体,另一方面无数个体老板成了资本家,还有就是来自国际的资本商家也成为工人命运的新式主宰。中国因此构成了异常复杂多面的企业劳资生态,而利益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李承鹏:台湾的主人

我流窜台湾,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我两眼放光,因为又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每天傍晚七点左右,我住的小酒店旁边那个巷口就会准时涌出不少男女,拎着制式相近的袋子站在路边,秩序井然、蔚成建制,仿佛在等待一件重大的事……等我吃完便当返回街口,人们退潮般忽又不见了。训练有素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任不寐:祭李思怡

李思怡,女,3岁,四川省成都人,2003年6月4日到6月21日,因母亲被警察抓走而饿死在自己的家中。 6月4日,李思怡的母亲李桂芳把孩子锁在家中后就到金堂县去偷东西并吸毒,被警方抓捕后送去强制戒毒。当时李桂芳哀求警方通知亲属照顾自己的女儿李思怡,但警方并未采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笑蜀:北洋时期改变时代的北京街头三把火——谈政治要小心之二

摘要:此时的北京街头,已经形同国共两党对北京政府的战场。群众运动、群众政治的战场。就是要运用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破坏北京政府,直至武力颠覆北京政府,目的性之强,为当年五四街头运动所望尘莫及。当然,其后果也往往更惨烈,连李大钊本人,最后都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头条 | 发表评论

孙立平:关于人性几个问题的再澄清

在2016年到来之前的半个小时,我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新年祝词: “辞旧迎新,总是怀有期待的时候。期待什么?改革?开放?发展?繁荣?实在不想说这些了。那期待什么?我期待的是人性的复苏。基于最基本的人性,分清是非对错;基于最基本的人性,明辨世界和文明的走势。这样才不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徐贲:为什么我们会对谎言深信不疑

法国社会学家雅克·埃吕指出,从来没有得到说理机会的人们,习惯了别人怎么说,自己就跟着怎么相信。在不允许自由思想、独立判断的环境中长大的人们也是一样,他们非常容易接受宣传,他们最怕的就是与众人、与集体、与领导不合拍或意见不同。发生这种情况时,他们会本能地感觉到“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海底:北京三个致命问题?

第一个,北京“智库”变“愚库” 有一千个理由证明北京智库是“愚库”,因为我丝毫没有看出那些“三朝元老”辅佐朝政有何积极正面意义?这里不点北京新老智库成员名单,尽管都知道有谁深受朝廷世恩!但为免大家尴尬,行文还是留些尺度吧! 社会维稳经费居然大过国防费?北京安内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花夫人:林昭真的有“病”了吗?

昨晚,一友人转了一段关于林昭的网聊给我,其实这类对林昭的质疑,早几年我就在网络见过,也和其他学者讨论过,某一知名教授曾热忱地建议我加入研究林昭的队伍,从心理学角度解析“林昭现象”,可是那时候,我正热火朝天地忙碌图说,且这个话题又是分外敏感,我不愿贸然动笔。 这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徐友渔:苦难中的修炼——读刘晓波服刑期间的部分读书笔记

刘晓波1996年10月8日被北京警方拘留,随后判处劳动教养3年,被移送至大连劳动教养院,直至1999年10月7日劳动教养期满获释。余杰收集了他在1996年10月至1999年10月失去人身自由的3年中所作的部分读书笔记,编成《刘晓波文集》第四卷,即将在台湾出版,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李金芳:再也不能无视狱中良心犯的健康及生命安危

刘晓波去世的哀伤和悲愤还未散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仍处于失踪之时,又一位狱中的良心犯杨天水(杨同彦)被查出脑瘤,病情危重,目前已获保外就医。杨天水的遭遇,再一次令外界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尚在狱中的中国良心犯们。 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已有彭明在监狱里突然倒地昏厥,送医院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民生观察评论:江天勇“煽动颠覆案”的庭审

2017年8月22日,在公众对当局违法办案的质疑中,江天勇“煽动颠覆”一案在湖南长沙中级法院开始庭审。继谢阳律师“煽动颠覆”案之后,长沙市中级法院又按既定的剧本演戏,草草地结束此案一审程序。江天勇“自证其罪”;并“认罪、悔罪、感谢”了办案人员。他还发表了“无酷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蔡慎坤:政府为何只管花钱不想还钱?

8月23日,网上流传一份湖南省宁乡县人民政府关于融资担保函作废的声明,与以往撤函不同的是,这次地方政府撤函显得简单粗暴,直接宣布所有担保函、承诺函全部作废。 这份声明称,根据财政部、发改委、司法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等六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王怡:為結束60年宗教逼迫發出聲音

一、家庭教會是守法的代表 1955年,王明道先生寫下《我們是為了信仰》一文,成為中國教會在君王和社會面前的辯護詞。幾十年來,家庭教會為福音的緣故,在中國始終持守和踐行著宗教和良心的自由。儘管一直受到政府打壓,教會一直努力傳講基督的福音,不停止禮拜和聚會。儘管缺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高凌:谎言与幻象——民族主义二百年

民族主义是这样一种奇妙的意识形态,当它代表的人群居于少数的时候,它代表着民族平等、不受压迫、文化自主,而当它代表的人群居于多数的时候,它代表的就是主体民族的权力、民族压迫、强制的主体民族化。这个描述是不是让你想到了另一种意识形态?是的,民族主义之所以到今天还没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公民阅读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