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纪事

张国庆:王蓉文是宽窄巷子的好公民

成都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拼叠而成的宽窄巷子,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外地朋友来成都,我都会把他们带到这里来逛逛,比起武侯祠纯粹的人造景观——锦里,古色古香的宽窄巷子更能代表老成都的底片,但每次走到井巷子的一座建筑前,我都会驻足良久,给随行的朋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李承鹏:台湾的主人

我流窜台湾,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我两眼放光,因为又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每天傍晚七点左右,我住的小酒店旁边那个巷口就会准时涌出不少男女,拎着制式相近的袋子站在路边,秩序井然、蔚成建制,仿佛在等待一件重大的事……等我吃完便当返回街口,人们退潮般忽又不见了。训练有素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李海: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那个晚上,他暴死在见不到天日的囚禁中,至死也未能被许可来到太阳底下,也没有呼吸到哪怕一口自由的空气。 他的死,其猝然而至与出人意料、其悲惨和恐怖、其草率而无情的了结,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 他在漫长的囚禁中,究竟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此前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何伟(重庆)律师:潘斌会见小记(2017,08,28)

2017年8月28日本律师继7月13日、8月3日被涪陵看守所两次拒绝会见涉嫌寻衅滋事罪之潘斌后,再次凌晨6点于重庆出发至涪陵看守所会见潘斌。依据法律律师会见本是可预测中,但前两次的会见不顺至本次是否会见成功变得无法确定,与其说是会见,到不如说是走形式给当事人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葛文秀律师:珠海第一看守所所长是这样执行法律的——探视李小玲

我昨天上午一上班就去珠海一看要求会见”寻衅滋事”案的嫌疑人李小玲,值班人员看了一下电脑,说是在提审,下午上班,又说在提审。今天上午一上班说还在提审,下午上班又说要去医院给李小玲看病,让我等。一直到5点半,说要下班了,问我怎么办,我说让你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何伟律师:黄晓敏会见小记

黄晓敏自2017年5月17日失联后,从6月14日寻找开始至今的3个多月里,在其妹黄晓芹的不懈寻找乃至夜宿有司门卫的努力下,本辩护人漫长的等待中终于接到其妹告知此案到审查起诉阶段,并可以会见的电话。 9月1日在尚不能明确知晓涉嫌罪名(会见时得知涉嫌寻衅滋事)的情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汐颜:我在看守所的那场修行(下)

进去的第三天,我就和苏姐认识了。 没有人听懂我的故事,只有她懂。那天她主动过来与我聊天,告诉我她就是苏*昌*兰。我是知道她的,在一个群里,我看到过一个长长的名单,里面就有她。但我万万没料到的是,居然会在这样一个地方与她认识。她与我开了一个玩笑:“很好啊,你应该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汐颜:我在看守所的那场修行(上)

那天与一位哥哥在德庄吃饭,说起这段经历,他问我:“关于这件事,好好写过吗?” “没有。只偶尔在帖子里有提及。” 我是一个不愿意活在过去的人,即便是回忆,我也只记取美好的东西。若要写,势必是把那些不堪又翻腾一遍,我心里是抗拒的。想起一直尊敬的木心先生,他在文革时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汐颜:去或留,都得散场

现在是2017年8月24日,零点已过,我的房间还亮着灯。这个城市,许许多多个窗户,依然亮着灯。它不似湘南老家的小镇,它太小,像一件不合身的外套,曾经困住了我,晚上过了八九点,那栋楼就只有我的房间还亮着灯,视线所及,只一片深不见底的黑,看久了那漆黑,会让人发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公民阅读 | 发表评论

吴绍平律师:会见公民张昆简述(2017,8,24)

2017年8月24日赶到徐州,第二天一早便赶往徐州市看守所。比较顺利地会见了张昆,首先把大家的关心与问候带给了张昆。张昆的精神情况跟我在6月会见时差不多,精神面貌不错,头发被理成了短发。据张昆讲他们在里面仍然需要参加劳动,虽然看守所没有强制规定每天必须完成多少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魏水平律师:会见西域武僧记(一)

2017年8月24日早上8点25分,在上班的时间早早来到新会看守所。因为之前有其他律师办理会见“海祭案”公民时,新会看守所并未按照法律给予律师顺利办理会见。因此,此番前来,我是作好准备,星期四星期五两天的时间来备战的。没有想到提交手续给工作人员时,他们并未向领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黄怡剑:江天勇律师开庭,衡阳多位政治敏感人士被控制

8月19日我接市局国保电话,追问我们18日几个衡阳同仁在聚餐时谈论什么话题,都有些什么人。我讲都是平日喜欢做梦的朋友在一起,讲的都是一些梦话。人民何时得解放。其他政治话题我们不敢讲。再说,我们闲茶饭后聊天似乎没有要向警察汇报的必要,也没有法律规定。市局没有再追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常玮平律师:林明洁案开庭记(一)

昨天(2017年8月23日)上午九点,沈阳市铁西区法院开庭审理林明洁涉嫌寻衅滋事一案,王秋实律师和常玮平律师出庭为其辩护。 林明洁,沈阳市人。因不服其兄被行政拘留和家里拆迁补偿的问题,走上信访之路,从此长居北京城南各区。他大学学历,此前为国企技术人员,又为人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陈思明:长沙“法院”围观江天勇案

江天勇律师的人品令人敬佩,他的事迹广为传颂,谷歌上一搜索全部都有。无需我赘述。 江天勇律师一案于2017年8月22日开庭。8月21号上午11点多,警察打电话给我要我不要到长沙去。于是我匆忙吃了午饭赶紧出门,以免被警察堵在家里失去行动自由。到达长沙后,我立即将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欧阳经华:今天,我好郁闷

今天,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闹剧,在湖南长沙开演了,导演就是湖南政法委。 公开审判,为什么不让公民参加?许多省内外的朋友,电话,微信告诉我,他们被稳控了,或者:被旅游了。不能来长沙旁听江天勇的案子了。 昨天下午傍晚,社区有关人员要来看我,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黄小芹:妹妹找哥泪花流——黄小芹找黄晓敏手记

黄小芹九里堤寻人,欲说还休,警察似有难言之隐。 转眼,黄晓敏失踪三个月了。 而我(黄小芹)到成都八天了,上海提醒我要回去上班去了!我一无所获,晓敏的女儿和我请了律师,来来回回又是发寻人启事,又是报人口失踪,又是通知我们拘留通知书寄新疆了,反正不给我们家属准信儿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无国籍人士刘星何去何从?

昨晚(2017年8月21日),在邢台市桥东区珍珠街周道东巷11号租住的无国籍,无身份人士刘星遭遇自7月3日租住以来的第一次查验身份信息,刘星无身份是邢台市局早就知道的,因为早在六月份刘星就已经将落户申报材料交给市局,然而没想到的是,昨晚问询之后,今天一早(7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欧阳经华:参观“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有感

【一】 引子 2017年7月10日00:48分,离开长沙,买不上卧铺,没有座位,买了站票前往沈阳,{后来在途中补了一段卧铺},因为我要去看望、探视我一直仰视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他罹患肝癌,生命危在旦夕。他已经离开了辽宁锦州监狱,在沈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何伟律师:汐颜会见小记(2017,08,15)

2017年8月14日接汐颜现辩护人闻宇律师电话,汐颜因某人“头七”而海边祭奠被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刑拘,羁押中的汐颜希望我能担任其辩护人并协助闻宇律师开展辩护工作。汐颜真名汪美菊,汐颜是本人2014年因于网上偶然拜读其诗词文章并惊羡其才气而主动网络加人,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刘正清:一个普通右派的悲惨遭遇——忆我九死一生的叔父

上高中时,读陶斯亮纪念其父的文章(《一封终于发出的信》),心中颇有同感。那时便立意要为叔父所遭苦难写一遍文章,给未来研究“共产主义天堂”的史家们提供一点史料。然而惰性使然,30余年了,未能动笔。随着伯父和父亲的相继去世,叔父现已耄耋之年,每每回家,看到叔父的身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