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光伟:见不到“律师”的律师们

常伯阳律师是此次郑州警方抓捕的记者、律师等10人中的一员,另外一个被抓的律师是姬来松,石玉和殷玉生都是记者。

貌似记者都狠幸运,石玉和殷玉生已先后获释回家。但常伯阳等另外几人至今仍在狱中,甚至他们见不到他们的律师。

我与常伯阳律师接触不多,加起来见面大概有五次,与姬来松只有两次。每次都是在河南省会郑州“作案”期间,与他们偶尔饭醉一下。

常伯阳的女儿只能写个字条祝他生日快乐

这个块头近乎瘦弱、正义感十足的中年人,言谈举止都是那么文雅,这是常伯阳给我的第一感觉。

第一次见常伯阳,是在郑州的一个路摊上喝羊肉汤,当时还有两个媒体同仁和一资深访民。

从他的谈话中,我得知他每年都帮一些底层贫民免费打官司。他在我心目中瞬然“高大”了许多,至少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爷们。

再后来的几次相遇,都是吃小肥羊火锅。通常我是自斟自酌,他是不喝酒的。

今年与他第一次联系,是四月份给他寄了点我们村产的信阳毛尖,跟他确认收货地址。

第二次就是在石玉被带走后的那天晚上,他在电话里告诉我,“马上去石玉家里问详细情况,再去派出所打听情况。”

他那天一直跑到很晚,郑州警方一直忽悠推脱,始终不承认带走了石玉。

常伯阳告诉我,他最后见派出所楼上有灯,就站在外面喊了几声“石玉”,也还是没反应。

在后来的两天,常伯阳一直为石玉奔走,最终确定石玉是被郑州警方带走。

但常伯阳的奔走并没达到会见石玉的目的。在他自己被带走的那天晚上,他电话跟我聊了十几分钟关于石玉的情况。

他十分肯定地说,石玉没有违法。聊天被打断,似乎有人来找他,他说让我晚点给他打过来。

听声音他很疲惫。大概过了半小时,我再打电话时已经无人接听,很快就确认他也被警方带走了。

直到第二天,微博上到处都是“石玉律师也被带走”的消息。此后从全国各地赶来郑州的律师们,一直要求会见常伯阳均被阻止。

前天是他的生日,但他是在监狱里度过的。他的妻女和朋友们,只能默默地在外面为他祝福。

与常伯阳相比,姬来松则是显得稍微魁梧点,他个头还算高大,皮肤黝黑。

大概是在去年5月份,我在一个晚上去了姬来松家,就着猪头肉等卤菜,跟他和几个朋友畅饮到深夜。

我虽好酒,但不酗酒。若非聊得不痛快,我也喝不下去。虽初次见面,但确信这个与我同龄的姬来松,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姬来松后来因代理一些案件惹恼了河南的一些官员,他被原单位辞退。诺大的河南,已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友人们都建议他去北京。

但他一直坚守在郑州,他相信迟早能继续在河南做律师。没有给人打官司,他便了结了终身大事,在几个月前完婚。

遗憾的是,他在新婚不久,就被郑州警方带走,至今跟常伯阳一样见不到他们的律师。

不管他们有无做过违法的事情,保障他们的律师会见权利,这是在法治社会里最起码的要求。

希望郑州警方不要一错再错,继续肆意践踏律法的尊严。你们的同仁甚至包括你们中的一部分人,也正在或即将需要见律师。

我呼吁更多的律师们,用法律手段来控告郑州警方的违法行为。违法者必然会得到惩罚,郑州皇家一号被打掉就是最好的力证。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