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营太太:老隋不合作罪名,公斩示众!?

老隋,隋牧青律师,8*9年代政法大学生曾名隋显斌,曾经我先生王清营的辩护律师,这我支持他继续拥有专业律师从业资格,支持隋律师他合法维权!

听闻隋律师要被吊销律师执照,心里即是气愤又是难过。我气愤是有司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毫无顾忌作恶,上演残酷的逼害三部曲,从名声上败坏,从肉体上消灭,从经济上围堵,最后彻底解决了一个人;我难过和惋惜是同样作为专业资格人士,吊销专业从业资格证,意味着从此要告别自己一直努力目标事业,告别心中引以为傲的职业生涯。对于金融,律师,医生并列被誉为在社会上引起三大职业中专业含量高,收入高,美誉高的,但是同时也是风险高的职业,牵涉到群众的资金,声誉,健康安全,基于客户当事人最大化利益,被吊销意味着终身禁入,无法继续从业自己毕生事业,无法为自己的客户提供专业服务,无法获得赖以生存的薪水收入,简单说就是废掉武功。这让我想起曾经那个最黑暗的文革年代,曾经的8*9一代被定性为出身不好的黑五类,因为不与公检法勾兑,不与暗黑国度合作而被批斗,老隋他犯的是“不合作”罪名,需要公斩示众!这样历史倒流发展真的不太好吧!?

2014年5月,因为我家先生王清营“广州三君子”煽颠案件认识隋牧青律师,先生被捕时在派出所最后见面时叮嘱要找隋牧青律师那一刻,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先生突然被逮捕那天彷徨不安的黑夜里拨通这个陌生号码,一把爽直无畏的声音传来,我们都是和郭飞雄认识,也认识王清营,你明天过来我家谈吧,心里担心这样的政治案件没有人敢接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了。之前隋律师代理郭飞雄,丁家喜案件在行内已是人权律师先锋,又因为认同铮铮铁汉郭飞雄先生学识渊博,智勇并谋,决心追随,同期我家先生得到郭飞雄支持操办华南片区的“椰树林读书会”,两人同为创始会友,靠着这份同道义气的他不顾政治风险,把习时代南中国首例“煽颠案”接下来了,又开始代理新一例备受关注的人权案件。

我作为政治犯家属,从正式授权隋牧青律师开始到结束,一直认为隋牧青在我家先生王清营案件中,基于当事人利益,合法合规,尽忠职守,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希望曾经委托过隋牧青律师作为辩护人的朋友,和我们一起站出来为隋律师正名!

我认识隋律师从2014年开始到现在已经快4年了,大概也有一千多天,下面和大家说说我所认识的隋律师吧!

一直以来,国宝和我说了很多关于他的坏话,联合我的工作单位中国农业银行领导施压,希望我解除隋律师代理关系,答应另外给我介绍律师,原因你懂的!还好,对于他们的话,我就反着来听和执行吧!无疑隋律师确实也有很多小毛病的人,路痴,话痨,好争论,好抬杠,大男人主义,好得瑟等令人捉狂的缺点。但是,瑕不掩瑜,在人权案件上他为了坚守当事人利益上,绝对是最生猛,最敢说话发言,最敢和公检法抬杠,最敢给当事人拍照的,最敢把被有司秘密处理封闭的当事人情况带到家属和公众面前,可谓是勇气和技术担当的。感谢隋牧青律师多个日昼不辞劳苦往返看守所看望会见我家先生,让我们通过他的镜头看到我们日夜思念又不得会见的亲人,让我们通过他的办案手记得知里面残酷刑罚,及时制止当局由于严刑逼供引发命案发生,让我们通过他的奔走呼吁了解当局作恶罪行,进一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我认为隋牧青律师在我作为辩护授权人了解范围内,他是在我家先生案件上绝对是完全是中立的,独立的,不参合勾兑的,合法的,尽职的,不应该受到带有政治色彩杀一儆百的惩罚。即便在2015年6月当时案件一审时,隋律师因为提出惊人辩护意见“要求法官亮出政治身份”,“政治案件请法官党员回避”观点,广州市中院合议庭倍感压力一度休庭,我们被逼解除辩护代理关系重新委托律师才能推进案件审理,虽然此后隋律师在法律事实不再是我们的代理辩护律师,但是他依然是“广州三君子案”最坚实可信的首席法律顾问。另外,在开庭前我和嫂子在法院门口被一群用黑伞遮挡耳目下公然进行非法绑架带走禁止旁听案件,隋律师坚持没有家属在场情节下必须延缓开庭,最后国保为了顺利推进假公开审判流程,送我们回去法庭旁听,这样我们才能够得以见的着我们接近两年未曾见面的至亲丈夫。感谢隋牧青律师合法维护家属的旁听权,我们衷心感谢隋牧青律师作为我们家人的辩护人履行辩护职能。由2014年全国零星逮捕类似我家先生王清营这样的异议分子开始,到2015年席卷全国范围围剿风暴“709案”,隋律师因为前面一系列的代理郭飞雄,丁家喜先生等案件被当局清算,又加上我家先生王清营的“广州三君子案”成为导火索,隋律师已经成为党国在南中国最大的眼中钉,广东省司法厅针对人权律师头号目标打击对象,最后他在深夜黑暗中被诱捕带走问话。那天白天从北京锋锐所的屠夫先生,周世锋主任,王宇律师等传唤一大波维权人士和律师开始,到了深夜传来隋律师被带走消息,我躺在床上紧紧拉着被子也掩盖不了心里极度恐惧不安。曾几何时,我们还和朋友讨论过的打压先后顺序似乎陆续开始了,从开始的异议分子,维权人士,网络大V,现在到维权律师了,打压离我们还远吗?我决定作为政治犯家属,隋律师的委托人必须在关键时紧急发一个声明,证明和声援他在我们案件上没有任何违法违规的行为,希望可以在能力有限范围内最大程度上保全隋律师,让他规避“广州三君子案”的政治风险。另外也担心他家里孩子和太太的情况,第二天一早赶过去他家陪着他太太一起到派出所等候了解情况,随后国宝派人来与隋太太交涉,无果最后被以“煽颠”罪为由处予监视居住6个月作为惩罚,告知不得再代理类似的人权案件。

这半年多见识到他的家庭也是从此因为失去主心骨变得黯淡惆怅,贤惠能干的妻子脸上写满担心,善良活泼的孩子变得静默,我深刻体会到异议分子和维权人士遇难时,他们的家庭最是首当其冲不堪重击的。作为身边的朋友,除了像前辈言传身教那样默默相守,做些力所能及的探访,通过不同途径的慰问和安抚,自己也得强掩心中的无力感为他们带去信心和盼望,相互分担压力,除此之外真的也不知道怎么一起去抵抗这一波打压的巨浪。从此,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正式宣布来临了。

2016年1月份,欣闻隋律师回家了,我和嫂子一同探望他,他清减不少了。他被监视期间很多当年的8^9的同学声援,看到当年那张和浦大个子律师代表政法大走在前锋队列的图片,那时候我们才知道他过去的勇猛事迹,笑话他现在身材恢复当年风采啦,他是8^9“学生”一代,我是8*9“出生”一代,他是辩护人,我们是当事人,彼此同为黑五类哈!他呵呵笑了一下,没有接话,半年多的封闭秘密磨难让他沉默不少。作为朋友,我们也劝他要多保重自己,毕竟像我们家先生一样被定罪判刑的话什么也做不了,从此会失去一波强而有力的反抗力量。作为家属,我们也劝告他暂时适当退后别老冲在前面,减少敏感案件摄入,多照顾家庭妻儿,他不在期间家里妻子多么需要他,孩子多么想念他。

然而,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在我家先生回来前,我问过好多类似经历的前辈,很多都说“坐过牢的人要么从此沉默了,要么更加激进了”,让我们作为政治犯的身边人做好思想准备。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他是8*9的前人,抗争情节依然,他毅然选择了后者的激进,我们为他祷告,求主保守!这都是他近年代理案件(部分): 郭飞雄,丁家喜,王清营,双流出租车案,区伯,袁小华,袁兵,陈健雄,叶晓铮,陈云飞,黄琦,刘四仿,张广红,王藏,福建十五网友,熊飞骏,青苔,徐文石,杨匡等,不足请大家补充[抱拳][抱拳][抱拳]。

附重要信息:2018年2月3日上午9时30,地点:广东省司法厅(广州市白云区政民路51号)207房,广东司法厅2018年首例行政处罚隋牧青听证公告,敬请大家关注我们中国的“辩护人”命运。

2018年1月31日于广州番禺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