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品健:我身边的老大哥——隋牧青律师印象记!

2018年1月22日,广东省司法厅向隋牧青律师送达了《行政处罚预先告知书》(粤司罚立字【2018】第1号),拟对其进行吊销律师执业证处罚。该通知书一经在网上传开之后,引起了律师界及相关人群的热烈讨论。

隋牧青律师为人非常豪侠仗义、古道热肠。我于2014年秋经葛永喜律师引见得以与他相识,相识之后便一直引为知己。我对他的胆识与勇气、精湛的法律技术与辩护谋略佩服得五体投地,并一直以他为学习的楷模而未得一二。2016年之仲夏,在我代理南方某省渔村案件受挫、心情极度郁闷之际,他冒着被处罚的危险(当时他还在取保候审期间)给我打了一两个小时的电话,尽其所能开导我、宽慰我,还给我介绍了一两个案件,以分散我的注意力。为此我十分的感动,一直未能找到机会来报答他。

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2016年年底的时候,我到广州市参加一个民主党派的会议,我想趁中午用餐的时候请他吃个饭、以示感谢。我打电话给他,问他有没有空,过来一起吃个工作餐、顺便聊聊天。他接到电话后,二话不说就马上赶过来,在我们开会的附近订了一间包厢、并叫上何总等几个熟人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开心的工作餐。这次工作餐本来说好是我请客的,但他无论如何也不让我买单,我强扭不过,只好听从他和何总的安排。

去年十一期间,他听说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决定单方与我解除《聘用合同》之后,就给我打了电话,询问事情进展情况。他说:“实在抱歉,前几天太忙了。在网上听说律所要解聘你,当时我记得我只是在网上简单跟你说了几句,后来就一直没跟进。是我疏忽了。”我说:“隋律师如此关心已是难能可贵,我怎能承受得起你的歉意?!”隋律师也不跟我客套,直接问我律所单方解聘的原因,我简单陈述了我的看法。他说:“省司法厅、市司法局都不是太左的人,你的事应该还有回旋的余地。”他叫我不要太担心,等他出面跟相关领导沟通沟通,看看能不能低调处理这个事情。然后,他还叮嘱我这段时间先不要发表什么敏感言论或者文章,在自己羽翼还未丰满的时候更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没想到,我的事情还未了结,他已经面临吊销执业证的处罚。

真是难兄难弟

转自:正义法律人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