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淦獲刑聲明

在專制國度,能被專制政權授予“顛覆國家政權”罪名這個榮譽,是對壹個公民最大的肯定,證明了這個公民沒有做專制的幫兇,沒有做奴民,起碼他去捍衛爭取了權利。梁啟超說他與專制勢不兩立,我說不反對專制,我還是人嗎?雖然他們想讓我認罪和配合宣傳來換取他們對我輕判,他們甚至答應只要我認罪,就可以判三緩三,都被我拒絕。我被判八年,我並沒有悲憤與絕望,這是我自己主動選擇的,因為反對專制就意味著在監獄的路上。我被判我依然樂觀的,因為有了互聯網,覺醒的人越來越多,為專制獨裁送終的隊伍會越來越壯大。企圖想用監獄來恐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阻擋人類文明進程的人將不得善終。暴政是因為缺乏自信心,心虛恐懼的表現,是窮途末路、圖窮匕見的表現。民眾覺醒了,專制結束的時期還會遠嗎?
我關押期間遭受了酷刑和各種非人虐待折磨,這不是個例,而是普遍現象。我呼籲國際社會能關註中國人權惡劣狀況,關註中共對本國公民特別是對異議人士刑拘、罪名濫用、秘密關押、強迫上媒體認罪、強迫接受官方指定律師、酷刑虐待、剝奪各種公民權利等等嚴重侵害公民的暴行。
此次參與迫害及酷刑虐待我的人員有:安少東、陳拓、管建童、姚誠、袁溢、王守儉、謝錦春、宮寧、盛國文、曹紀元、劉毅、蔡淑英、林崑。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