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生:青岛市第二看守所会见李延香情况通报

2017年12月19日上午看守所九点刚上班,我要求会见李延香。在会见室等了四十多分钟,李延香才被同所两个同样被关押的人员戴着手铐架着来到会见室。我震惊地把手伸进铁窗的栅栏和李延香握手,李延香瘫坐在椅子上吃力地伸出戴着手铐的手和我握了一下。我追问李延香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由于李延香太虚弱,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不把耳朵贴到铁窗的栅栏上都无法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原来,近二十几天来她一直绝食抗争!
抗争看守所工作人员没有把她让家属给她买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两本书转交给她,她向看守所工作人员要,看守所工作人员说没有收到这两本书!
抗争她明明委托了她的丈夫李洪财作为她的辩护人之一,为什么李洪财一直没有成功会见她!
她认为家属通过律师带到看守所的两本书都无法拿到,她委托近亲属作为辩护人的诉讼权利都被剥夺了,法律已死,伸向她、打压她的那只手太大了,她要以死抗争!
在李洪财陪我来看守所的路上,我们计划着为了更好地为李延香辩护,让他退出辩护人资格,让另外一位律师介入,因为刑事诉讼法规定一名犯罪嫌疑人只能委托一到两名辩护人。李洪财表示同意。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李延香时,李延香坚决回绝了,她一定要在法庭上和李洪财见面。
宋玉生 2017.12.19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