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律师:黄琦案通报(2017.12.18)

早上约6.50,我在黄琦母亲和两位天网义工陪同下,自成都驱车奔赴绵阳市看守所,第三次会见了黄琦,也是此案的第八次成绵之行。

相较前两次会见,今次会见非常顺利且无任何扰攘。自9.40—12.40,充分沟通约三小时。

我先转达了诸多海内外朋友的问候,随后黄琦向我介绍其近况。

自黄琦母亲赴京至有关部门信访后,黄琦的看守所境遇已明显改善,11.12两月已得到其账上三百元用款。

黄琦又补充介绍了先前遭殴打的背景。

今年六月底,黄琦案专案组为迫黄琦认罪,从各监室在押者中抽调一批“精英”,经多次培训后与黄琦同处一室(1001监室),为首者即为受贿两千余万元而被捕的绵阳市前国土局副局长陈立(上篇通报误称其为“张立”),陈某入职国土局前系警察,曾任职于看守所和刑警队,具整治囚徒的丰富经验,故双方冲突势所难免,致黄琦连续数日遭陈立等人殴打。

虽然生活境况得到明显改善,黄琦身体状况却仍令人极度担忧!12月6日体检,肌酐值高达252(肌酐值达200时,医院会下达病危通知书),数日后复查,肌酐值为187,仍处危险值域。

得知自己荣获“杰出民主人士奖”和无国界“新闻自由奖”,黄琦很开心也很感激,托我向相关朋友转达他的深深感谢!

听闻杨天水先生狱中罹患脑瘤辞世的噩耗,黄琦非常悲痛,请我转达其深切的哀悼之情!黄琦对杨天水先生评价非常高,认为在他所知者中,杨天水先生是中国民运最有才华、思想和胸襟者之一!对他的英年早逝,黄琦唏嘘痛惜不已!

黄琦预计其案将于2018年1月移送法院审理。我们对案情及相关诉讼策略、观点也进行了深入讨论,黄琦对案件仍信心满满!

时过十二点三十五分后,我们握手告别。
午餐后,我们驱车至绵阳市检察院案管中心,领取了案卷光盘并与承办检察官谢黎处长见面,谢处长证实黄琦案最迟会在2018.1.23前移送法院起诉。
我概要表述了黄琦涉嫌非法为境外机构提供国家机密案的法律意见:1.黄琦显然无罪。2.黄琦案是典型的构陷迫害案。3.该案的审判,将在国际国内造成恶劣影响。

交换意见进行约两小时后结束。

下午约16时,我们驱车返回成都。几乎与此同时,得知成都国保约请黄琦的朋友、良心作家谭作人夫妇和唐诗林夫妇喝茶也刚刚结束。

因高速路维修造成路况拥堵,晚19时30分才返回我的成都住处。我们晚餐结束后,一路辛苦跟踪盯梢者的任务也告结束。

黄琦案,虽然山重水复,我依然期盼柳暗花明。毕竟,人道底线应高于法律底线,尤其是高于恶法。

黄琦辩护律师隋牧青,2017.12.18夜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