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千帆:宪法为你而立

朋友,你希望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先让我们猜一猜你的答案:

你一定想生活在一个安全的国家,你的基本人身和财产安全不仅不会受到政府随意侵犯,而且在受到其他私人威胁的时候可以指望政府的保护。政府既不会动不动就征你住房下面的那片地,更不会雇佣地痞来拆你的房子。

你一定想生活在一个健康的国家,你不用担心你吃的粮食经过有毒的处理,吃的猪肉注射过瘦肉精,吃的蔬菜喷洒过过量的农药,喝得牛奶掺杂过三聚氰胺。如果不幸大病一场,你不用担心医药费过高,因为政府提供了可以承受的医疗保险,大病小病都能免费报销。

你一定想生活在一个富足的国家,不仅衣食无忧,安居乐业,而且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你一定想生活在一个美丽的国家,这里的山河依旧适合人类的生存,清新的空气没有太多灰尘,纯洁的水没有经过化工污染。

你一定想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你可以在不损害他人的情况下尽情地追求自己的自由和理想,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在网上批评或调侃一下自己看不顺眼的领导用不着担心自己经受不必要的干涉甚至跨省追捕的恐惧。

你一定想生活在一个比较平等的国家,政府的法律规章不会因为你的户籍,族群,性别,年龄,身高,相貌,政治面貌或不相关的健康状况歧视你,也不会允许其他人,企业或机构歧视你。你在农村也能接受和城里孩子大致相同的基础教育,你能上哪所大学,全凭你自己的能力和成绩,而和你父母的户籍,在哪个省无关。

你一定还想生活在一个秩序井然的法制国家,什么事情都在公开的规则里说的清清楚楚,办事不需要看官员的脸色,子女上学不需要托人情,走后门,即便和官府发生争执也可以完全在独立公正的法庭上公堂对供,完全用不着通过跳楼,自焚等极端手段吸引公众注意。最后贪官污吏得到惩治,社会正义得到伸张。

要求确实不少,不过平心而论,都不算过分。归根结底,我们作为人都想生活得有尊严,你也只是想过一种有尊严,值得过的生活而已。然而所有的这一切,虽然不算奢侈,但也不纯粹取决于你个人的努力。你自己可以洁身自好独善其身,这是个人最美的起步,但仅此未必就能活得有尊严。两千多年前,孔子和亚里士多德都说过,人类是群居动物,群居的首要能力可以成就人类,也可以毁灭人类,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的境遇,我们的财富,我们的生活质量来自于我们的人格尊严,都部分取决于别人的作为。你想生活在一个美丽清洁健康的环境,他却偏偏把一吨吨工业垃圾排入经过你家的那条河流,工厂的烟囱成天冒着大把黑烟,你的梦想能实现吗?你想吃新鲜的水果蔬菜,但是农民偏偏为了增加收成在庄稼上面打上大量农药,外表装饰很好看,其实都是通过对健康不利的处理,你能维持健康吗?如果没有一套法律规范的市场秩序,人人相侵,尔虞我诈,假冒伪劣产品满天飞,在这样的社会生活能有多少尊严呢?事实上,如果人和人之间不能诚实合作,市场和社会分工都不存在,我们每个人只能回到自食其力,茹毛饮血的洪荒时代,在这样一个世界,你连一个人走路都不安全,一旦沦落到后者所说的孤独,贫困,龌龊,野蛮和短命的自然状态。人人各自为政,连基本的生存安全都保不住,哪里还谈的上什么尊严。

要让每个人都安分守己,我们需要一个政府。所谓政府就是我们授权让他为大家做事的机构或国家机器,我们每个人都通过纳税等渠道为这台机器输血,让他招兵买马,研制兵器,目的是保护我们不受其他邻国的侵害,同时也禁止和惩罚国内一些伤天害理伤害他人的行为。当然,这台机器不能自说自话,自行其是,而是要受我们的控制,禁止什么,允许什么,都有法律的明确规定。这样一来,暴徒都不敢杀人,否则《刑法》会治他的罪,工厂不会放黑烟排污水了,因为政府会依照《环保法》规定罚款,使其得不偿失。农民不敢以违规的方式喷农药或在奶粉里掺加三聚氰胺,因为一旦被发现,就会承担《食品卫生法》规定的法律责任。制造销售假冒伪劣的奸商收摊了,否则会按照《消费者保护法》为出问题的产品买单。市场诚信建立起来了,你我就安居乐业了,至少能达到衣食足,知荣辱的境界,这下该有尊严了吧?

且慢,你我享受这等生活全都是靠政府才能得到保证的,但政府是谁呢?他就真的那么好吗?他为什么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呢?一旦问及这些问题,就牵扯出一大套学问来,正如美国先哲麦迪逊所说:人类统治的最大难题是如何以人统治人,原来政府不是什么神秘的机器,就是你我这等有血有肉的凡人而已,政府机构就是你我这些凡人填塞的实体,即便国家领导人,也只不过是你我凡人而已,他们靠我们养着,帮我们做事,但是为什么我们凡人会杀人防火,会假冒伪劣,会偷买兵器,会三聚氰胺,而他们却只会依法办事,为人民服务呢?这似乎没有道理。

确实,政府应该但未必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我们之所以创建并供养政府,还给他那么大的权力,本来是要让政府为我们做好事的,但是他们也可以完全用这些权力做坏事,警察本来是要抓人的,抓坏人,放好人的,但是他们完全可以为了完成上头交给的任务,捏造证据把一个好人抓起来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甚至错判死刑,滥杀无辜。政府的基本义务本来是保护人民的财产,但是如果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攫取人民的财产又何乐而不为呢?如果可以强占农民的土地,强拆城市的房屋,这种补偿很低,而收取开发商的土地创金很高,征地拆迁岂不成了政府无本万利的生财机器,政府本来应该检查食品安全,惩治环境污染,取缔假冒伪劣,但如果肇事者偷偷给执法人员塞钱请其高抬贵手,他自己可以继续违法牟利,执法人员则可以牺牲执法换来外快,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他俩双赢了,你我的食品安全,环境卫生,产品质量能得到保证吗?无论是《刑法》还是《食品安全法》等等,如果不能执行,就是一张废纸。

因为,要保护自己的这种尊严,我们既不能指望过的看似逍遥自在的无政府生活,也不能建立起一个政府就丢下不管,因为你不管他,他迟早会来管你,一个不受政府统治的民族是野蛮民族,一个乖乖接受政府统治的民族是奴隶民族,无论是奴隶人还是野蛮人都算不上有尊严的人。要生活的有尊严,我们不仅要维持一个政府,而且还要建立一套制度和规则让政府为我们大家而不是为他自己服务。要做的这一点,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眼前的这点利益看的远一点,做的多一点,如果你受了欺负只能忍气吞声,那你还是乖乖接受欺负吧!别指望政府会来保护你这样的人,因为你自己就太弱了,吃软怕硬是人的本性,由人组成的政府也一样,如果只能是他对你如何如何,而你不能对他怎么样,他凭什么来保护你,他袖手旁观甚至助纣为虐,你又能如何?既然已经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奴隶,又怎能指望政府把你当主人对待!

绕了一大圈,挺悬挺复杂,尊严二字说说容易,实践起来则不容易。做奴隶容易,埋头干活就难,做主人则有许多操心事,你还想做一个有尊严的人吗?如果回答还是“是”的话,那么,就来学宪法吧!因为宪法说到底只做一件事,就是如何保证政府只做该做的事,不做不该做的事,要实现你的梦想,你只有通过宪法或者说是实现宪政。如果宪法不落实,政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人民对政府没有发言权,那么我们的利益就得不到保护,我们大家也就不可能过有尊严的生活。

宪法如何帮助我们控制政府呢?说到底,它就是一套基本规则,告诉政府不该做什么,该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我们人民呢,则不能把宪法丢在一边不管,而是要按照宪法规则在一旁监督评价,政府做的好可以掌声或选票鼓励,做错了则至少要给予围观的压力,并要求他及时改正,将错就错,一错再错的必须让他下台换人。比如说怎么保证政府制定的法是对大家有利的良法呢?我们每个人都自私,我立法对我有利,你立法对你有利,政府立法对官员有利,而对我们大家不利,要制定一部对大多数人都有利的法,我们所有人都得对立法有发言权,最后采用多数赞成的方案,但若平时有工作,没时间也没那么大兴趣直接参与每一部立法,那就委托一群叫议员的人帮我们,他们的工作就是在一起开会商量怎么法,但他们可不是白干,而是要从我们纳税人这里拿相当高的工资才去做这件事。这样,我选最能代表自己利益的议员,你也选最能代表自己利益的议员,最后看你们和我们谁选的议员多,多数议员通过的法就是代表多数人利益的良法,如果代表我这边利益的议员上台后变卦,下次就不选他,不选他的人多了,他就下台了。而他想要在台上拿到那份工资,那么他就得好好代表我们的利益。

再比如说,法律制定出来还得执行,如何保证执法人员如实执法呢?如果他不依法办事,我可以去到领导那里告他,如果他那个领导不行,再去领导的领导告,一直告到最高领导那里,最高领导也袒护他怎么办?宪法可以规定,我们人民可以像选议员一样把他选掉,或紧急的话到下次选举就把他罢免掉,或者通过议员间接地把他弹劾掉。总之,我们大家认为如何有效就如何规定,如果执法者违法,还可以上法院告他,不过这个问题就更复杂了。如何保证法院如实按照法律来判决,而不会买他人的人情或受他人控制,要保证依法判决,法官一定要独立,如果我今天判你败诉,明天你就把我免了,我怎么还敢依法审判呢?因此要保证判决公正,必须保证法院和行政,机构和机构之间一定的分权,否者,正如法国先贤孟德斯鸠所说:“所有权力都掌握在一个机构甚至一个人手中,他呼风得风唤雨得雨,那一切全完了。”

你也许会说,这么高深,这么繁琐,这么头疼啊,这个尊严我还是不要了,要想生活的好,我不仅得努力工作,还得选举啊,诉讼啊,请愿啊。要知道,所有这些事情都要得罪领导人,再说即使我学会这些并按照书上那些去做,我一个人有什么用呢?我一张选票能把不合格的代表选下来吗?我一句批评能把那些贪官污吏撤下来吗?我喊破嗓子,司法审查能哪怕往前推进一步吗?面对机制,个人的力量太微弱了,与其以卵击石,不如选择放弃。是,做人不易,做一个有尊严的人更难,一个有尊严的人就是儒家以前所说的君子,当然比自私自利,鼠目寸光,狭隘短视的小人难做,君子不但有道德,有远见,看得到家人社会以及更遥远的制度和自己的关系,而且有担当有勇气,虽然未必需要为了真理舍身成仁或磨底放走为天下,但是至少除了家里的油盐酱醋之外,愿意为这个社会付出一点额外的努力,而不会坐等搭别人的便车。宪法保证我们每个人的尊严,但是我们每个人自己首先要有尊严,才有资格享受司法保障。一群狭隘自私的小人,仅仅为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本来便撑不起宪政的宏伟大厦,随后也确实得不到宪法赋予的实惠,更谈不上什么尊严。

其实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一旦宪政成为大家的一种生活习惯,这套东西很快会成为一种常识。我们可以保证,只要你有考上大学的智商,就不会有任何困难掌握宪政的内容,只要你有和商贩讨价还价的耐心和勇气,就没有困难将其付诸实施,做一个有尊严的公民,当然,你一个人努力会碰到不少钉子,但是如果我们大家都一起认真对待宪法,按照宪法的要求监督我们和政府,你马上会发现,人民的力量是何其不可小觑;反之,如果你不在乎宪法,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不在乎宪法,官员连高兴都来不及,但是那样一来,大家就惨了。我希望你没有对自己失去信心,没有对自己生活的土地失去信心,也希望如果我们重复开头的那个问题:你想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你不会回答说,有尊严的生活,只有在你们毕业之后,想方设法移民出国才能讨得到。

宪政难乎哉?不难也!只要每个人为落实受宪法保护的权益多做那么一点点,你会很快发现自己生活的这个社会和现在何其不同。如果你不愿意让自己的权益被剥夺,自己的正当利益被瓜分,自己的内在尊严被践踏,如果你不愿意战战兢兢地生活在一个不受批评,不受监督,不受控制的政府高压管制之下,如果你不愿意提心吊胆地居住在随时可能被拆迁的房子里,呼吸被盲目发展严重污染的空气,或用微薄的薪水为制度造成的高房价,低医保的三公消费买单等等,那么,就来学宪法吧!这部宪法最终一制定,他至少能告诉你,什么是有尊严的生活,全体公民努力想实现之。让我们一起认真对待自己的宪法,共同建设一个有尊严的宪政国家!

责任编辑:许棋安

转自:青鸟嘤鸣

本文发布在 公民短波.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