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中国社会的“饭恩浩荡”!

中国人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延伸到社会层面,同源而异流后,差不多也都是清代诗人、美食家袁枚“活得要任性,吃得要讲究”的追求。孔子虽然说过“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之类的大话,但他却有一颗高尚“吃货”之心,他认为,每天叫醒你的不是梦想,也不是尿急,而是不安分的灵魂,因为饿了……他在《论语·乡党》中“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话,后来成为中华饮食文化的纲要。

我时常在想,孔子要是在社会建制上倡导“政不厌精,治不厌细”,该有多好啊?但感叹“大道隐没了”的孔子,要弄懂公义与礼仪,法治与德治的意识形态是难的,今天把儒家学说当作心灵鸡汤煲了又煲,也只不过是在吃喝文化盛装下的精神老汤。

从饮食到饮食文化,论及高度,谁也超不过《汉书·郦生陆贾列传》中刘邦谋臣郦食其卓诡不伦的譬喻——民以食为天;民间对应更是直白“只要肚儿魁得圆,不论稀和干”,可见吃饭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头等大事,极至大到无限与天齐,这与基督教“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所呈现的爱与恩典,迥然不同,难怪吴承恩笔下打怪升级的《西游记》中,齐天大胜孙悟空也是因为仰慕神仙般的日子,偷吃蟠桃仙丹撞下弥天大祸,被压在了五指山下。

如此,中国人天性不追寻信仰,那玩艺儿能当饭吃吗?若说一点信仰没有也不对,信仰就是过日子,过好日子,过神仙般的日子。

老子哲学的精道之处在于“治大国若烹小鲜”,意思是治理国家与厨子们真人秀是一样一样的,要抓住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人的胃。事实上,历代统治者也是这么来干的,“四海之内莫非王土,率士之滨莫非王臣”,皇帝老儿就是掌管天下饭局的恩主,用一个现代词管这叫“饭统”,吃饱吃好了,就是太平盛世,百姓极少去想,朝廷凭什么可以主宰我们的命运?压根没思考过皇粮国税取之于民理当用之于民的道理。

明君、青天和盛世总是“三位一体”,但纵观先秦以来的中国历史,称得上“饭统”的就有494位,但细数明君连零头都没有,庸王昏君和暴君构成了皇朝时代帝王专制的全图景,如是而观,中国历史看似厚重,翻开来却跌宕起伏、惨不忍睹,朝政大都是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中一茬一茬更潜的。基尼系数太大,D端人O活不下去了,咋办?打家劫舍,小的做土匪,大的占山寨,搞到梁山泊和瓦岗寨那么大的匪窝,纯粹就是为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所以农民招安总是容易的,给钱给美女再赐个弼马温之类的官,气节算他娘的啥?二话不说,降!!

混到刘邦和朱元章那份上的,毕竟是少数,然,一俟社稷稳定,一干功臣谋士,就要在钱与权上作个了断,归隐的赐万贯家财荣华富贵;贪权恋栈的,稍露野心就会被皇上找岔做掉,而且是株连九族。

吃的最高境界竟然是权倾天下,那么,天下人的“饭统”,必拥有天下最大的特权,谁敢蚍蜉撼树?至于改良主义,绝不是“你有我有大家有”的平权,而是彰显在上饭恩浩荡的恩赐,天大地大不如朝廷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奶娘亲,娘希匹,这些问题上你想多了,就会成为异议分子,做过火了就得坐局,历来如此,历来如此,恰似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所以,统治的根本事关饭局,这是抓要害的地方,吃得起饭,一稳百稳,至于思想,从春秋之尾,先秦之初,差不多就死绝了,也非是永垂不朽的那种,往好处说是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向前看,实底则是被强权奴化后无痛阉割了。你可以想象,当人们天天想着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时,幻觉总会像糠秕那样被风吹散,一个活在“饭统”恩赐的民族,他思想之源能长出天使巨大而洁白的翅膀来吗?

中国和中国人的思想和文化,停在现实主义面前永远止步了,稍有点文化色彩的,要么是吃饱了撑的;要么是绝望后发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聚欢颜”的感叹。谁都认为是自己八字太孬,命该如此,他们想都不会去想,一个稍稍正常的社会,天道酬勤,吃饭还是问题吗?吃饭都成了问题的社会,乃至饿死无辜人的社会,本质上带有反人类罪的特征。一个还在为吃饭发愁的社会,差不多相当一个动物园。

上帝是用他的形象造人,人类的良心、尊严和美德都是基于此。如果忽略这样的本质,你这辈子耽忧的是吃饭,那么你儿子、孙子乃至子子孙孙耽忧的,仍是吃饭,这是秦砖汉瓦铺就的历史启示;但你这辈子追求人的尊严和天赋人权,并竭力维护自己的公民权益,那么你儿子、孙子乃至子子孙孙就会承续这样的尊严,何愁吃饭问题呢?人是属灵的生命,吃饭是人类低俗的生理需求,倘若失去尊严和思想,我们仅仅只是一群类人猿而已,这根本就是对上帝形象的玷污。

时至今日,吃饭仍是中国人经营人生的核心,且不说见面第一问候就是千古不变的“吃了吗?”,混得好也叫吃得开,外出打工就是找活路,职场混得好坏会被形容为端瓷饭碗、铁饭碗和金饭碗,长辈们的教导浓缩起来就两句人生格言,一是赶快把饭碗端紧了;二是不要把饭碗打脱了。基本都是自己打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吃货们如蝗虫般招摇过市,遇到有老人倒在十字路口,也懒得扶上一把;有人遭受不公不义,只要没祸及自己,仍是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

从国家层面来看大抵也是如此,GDP崇拜本质上是国家体制曾经生存危机诱发下的“洪荒之力”,泛滥就会成灾;发展才是硬道理,差不多也是“以粮为纲”的升级版,而体制诱因下,你不得不把祖国乃至某些“权势”视为母亲,这样的阿谀,与某网红所说的“离开了祖国你什么都不是”有着深刻的人文逻辑关系,苟且因着利益的连襟,反会被视为美德。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吃饭保命是一个笼罩在中国历史命运中的价值主题,中国人对吃的追求,远大于对思想探索的火热,吃透过现实主义进入历史的虚空,而思想和信仰之光却能穿透虚空的历史照彻未来!

“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我期待中国和中国人从这里翻开崭新的一页。

 作者赐稿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