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波宏:“低端人口”从来是暴政的“沉船”者

几天前,我与一位大姐来到大兴西红门片区,所见的除了一堆堆瓦砾,还是瓦砾,间或有傲立不倒的断梁残柱,在见证和控诉着极权的暴行。
透过几千年的历史记忆,人类可以窥知一个个大帝国时代以及德国纳粹和旧日本军国时代的残暴达到了何种程度,但还从没有一种残暴能够达到与共产极权相比所能达到的反人类犯罪的程度。
从共产极权的诞生到它在苏、欧的覆亡以及到它今天在中华这片土地上演未日疯狂的近二百年里,它所制造的反人类、反人道、反人性犯罪的骇闻暴行真是出离言说。
如果我们的同胞对此还持怀疑,那就用人类70亿个心灵和70亿双眼晴去感受和见证、当下正发生在北京这块土地上的法西斯蒂的暴行场景吧。他们以疏解非首善功能为幌子,不需要任何对宪法和法律一一虽然在这个国家连”宪法”和“法律”都是依着极权的意志而非公民参与的票投,但既便如此,他们依然会毫无顾忌的会搬除挡在他们前面利益的一切障碍一一的敬畏,唯奉极权意志为圭臬,对为北京奉献苦力的无数非京同胞施使大清洗,他们残暴得象驱赶蛆虫一样驱赶他们,以”低端人口”蔑称他们。它们使尽最残无人道的解数,以短短数天,就在区区一个叫北京的地方将原本属于这块国土上合法生存的几百万他们的姐妹弟兄、从寒夜中被毫格尊严的任意驱赶和羞辱。
虽然他们重演的是当年希特拉和旧日本军国时代的套路,但希特拉和旧日本的暴行针对的也仅限于异族、异国之民,而这个极权清洗的对象可是他们不折不扣血脉同源、同祖、同国、同土的同胞。真难想象,在人类迁徙自由和信息文明时代的今天,竟然会在一个北京地方发生如此仇视世界人权法、一国宪法和法律的暴行;真难以想象,一个拥有十数亿同宗同祖的国家,竟会被如此仇视现代文明法制秩序、如此戾气残暴的一小撮所辖制;真难相信,如果这个团伙是经由多党竞争且由公民公投产生的把头,他们还敢丧心病狂到这般境地吗?
极权的恐怖使他们泯灭了人性,使它疯狂到不认得自己的身份,不认得自己也二足动物、人类的同类,更不认得自己也是中国人,同属一个华夏子民、同属一个中国妈妈,同有一样基因、同流一样血液。
极权的邪恶使他们蒙住了眼睛,使它们看不到中国今天城市的一楼一厦、一花一草、一吃一穿,一住一用,没有一样不是外地的苦民同胞用他们的苦力、气血、生命乃至被迫牺牲尊严所承托起来的。
极权的残暴遮蔽了他们的心灵,使它们彻底忘恩负义,他们哪里还认得,正是这些被他们蔑为低端人口的无数悲民,以生命和血海托起了他们作威作福的今天;他们哪里还愿意想一想,当年起家的那一小撮家伙,同样是他们口中蔑称的低端人口和污合之众。今天他们的后代遗子靠欺骗、暴力和嗜血的狰狞劫持中国,辖制众民,强掠同胞、垄断资本,摇身一变反成了自我感觉的“高端人口”。
极权的无道使他们闭锁了大脑,他们蔑视和抵挡一切有碍于他们贪婪嗜血的法制和信息文明时代的规则秩序。但不同于过往的是,今天他们的作恶,除了延续历史暴君的残暴,还多了层伪装的狡猾面具,使他们看起了反象正人君子,他们也时常和你讲”法治”,只不过“法治”一词是他们掩盖一切罪恶的逃逋薮,而极权意志才是他们行恶的一切指南。
暴戾之魔啊,你们要记听:水载舟也覆舟,既然昨天你会被”低端人口”从水里托起,那么今天你也注定逃不脱被”低端人口”沉船的定数。
的确,你们逃不脱的,因为你们已经为全大陆的无数“低端人口”亲自示范了你们覆没的方式。你们未日的疯狂确是唤醒了数以亿计曾经仅仅为了苟活而不得不出卖苦力和尊严的懦弱之子。今天他们已被你们锻造成意志无比坚固的“沉船”战士和舵手了。只是何时沉船,取决于“低端人口”下一秒的意志罢了。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