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生:青岛市第二看守所会见李延香情况通报(2017,11,27)

今天上午李延香的丈夫李洪财作为李延香委托的非律师辩护人准备和我一起会见李延香,一楼接待窗口工作人员说这是第一次遇到非律师辩护人要求会见的情况,打电话请示后说需要检察院开一个允许会见的信,非律师辩护人才能会见。李洪财把给李延香带的《刑事诉讼法》和《刑法》两本书交给我,让我带给李延香,由于看守所不允许律师私自带物品给在押人员,我只好委托二楼窗口工作人员转交。

在会见室两个门都敞开(看守所不让关门会见)的情况下会见了李延香。她脸色苍白,我们握手寒暄,感觉她的手冰凉。她说她的体质差,虽然室内有暖气,比其他在押人员穿的衣服多,仍然感觉冷。并且自进看守所以来一直呕吐,吃不下饭,有时候肚子痛,痛起来半夜睡不着。由于看守所规定在押人员的医疗费需要在押人员自己承担,她的病一直拖着没有治疗。

问她怎么看平度市公安局以所谓的“查明的事实”(包括1.2015年5月庆安火车站举牌“我是乘客向我开枪”、“我是访民向我开枪”。2.2015年5月潍坊市中级法院门前和其他人扯横幅。3.2016年北京中南海周边“非法上访”两次被训诫八次。)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审查起诉?她说只要以上事实证明她构成寻衅滋事罪,她没有遗憾。我向她表明了律师意见:以上事实你都受到了相应的处罚,平度市公安局再次移送审查起诉的行为违反了一事不再理原则,这就好比一个馒头蒸熟了之后再放入锅里蒸一遍一个意思,是毫无道理的,也是非法的。

问她想对家人说些什么?她说她最牵挂的是儿子,正读高三,快高考了,贫血,告诉他爸让孩子多喝红糖水,补铁的。

会见快结束时问她很有什么补充的?她说她不太愿意委托律师辩护,害怕连累律师,青岛市有关部门要求本地律师不得为访民辩护,本地律师为访民辩护只有一种情况可以,那就是按照政府的意思辩护,否则会吊销他们的律师证。再说了,即使请了律师,(在目前的法治环境下)她的案子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律师的努力是徒劳的,不如不请,省下律师(资源)帮助其他人。其他地方的访民去北京上访,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只有平度市访民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说到动情处,李延香泪流满面。

会见结束,去驻所检察室反映李延香的医疗费不应该由她本人承担而应当由看守所承担的问题。看守所门口挂着“青岛市第二看守所驻所检察室”的牌子,却找不到驻所检察室的门。问门口看守所工作人员,说没有检察室的办公室。另一个工作人员听见我找驻所检察室,脸上挂着一丝轻蔑。

宋玉生 2017.11.27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