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永喜:袁兵会见小记(2017,11,24)

今天上午在赤壁市看守所会见了袁兵先生。昨天中午我与隋牧青律师已到赤壁市,下午会见时,看守所以袁兵与陈剑雄二人同案,看守所又只有二间会见室,同时会见有串证之嫌为由,让我们分批会见,等前一个会见完,再会见另一个。因此,隋律先进去会见陈剑雄,我先在外面看《罗马帝国衰亡史》消磨时光。原想隋律会见一个小时结束,留一个来小时给我会见袁兵。谁知隋太敬业,一直到下午五点半才出来。下班时间到了,我只得看天上午会见。看着他悠然飘出,我既敬佩他对当事人负责,又痛恨他耽误我会见袁兵。

袁兵今天感冒,嗓子略带沙哑,但精神尚可。据袁兵陈述,其于2017年5月 出狱,但派出所和镇政府的人员监视他活动,骚扰他生活,干涉他自由。他认为派出所和镇政府的违法行为系赤壁市国保指使。于是2017年10月2日他同陈剑雄、梁一鸣去国保大队理论。但国保不接待,理论未果。赤壁市公安局罗副政委在信访室听取他们反映诉求,但因双方理念不同,争论颇激,最后不欢而散。

袁兵回家后,将在公安局里的遭遇简要纪录发至朋友圈。同日下午三点,袁兵在家带小孩,五六名警察闯至家中,将其带至公安机关。袁兵称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也仅有一人身着警服,余者皆便装。

当日的审讯内容只是围绕他们找国保理论及与罗副政委争论之事。随后便将范围扩至网上言论、岳阳旁听、牢狱纪实、南宁荔枝节游玩等事。袁兵表示所有活动都是合法行为,未触犯法律,不构成犯罪。

最后,袁兵说:“虽然牢狱生活非常艰苦,饮食不如猪狗。但如果上天选择他为时代进步贡献微薄力量,我甚觉荣幸。感谢大家的关心支持,向朋友们问好!”

葛永喜

2017年11月24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