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其磊律师:徐琳案通报(2017.11.13)

2017年11月13日上午,我到广州市南沙区看守所递交会见徐琳的手续,办理手续的女警察知道徐琳不见律师的事情,经过来回几次告知我:他同意会见了。

随后经过照相、只能带笔纸进去档案袋也必须存起来、共经过两次人脸识别四道门岗才进入看守所,不出意外徐琳精神状态很好,向我讲述了被抓的经过:今年9月26日,在广州生活居住十多年的他在湖南老家照顾父母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南沙分局的警察以寻衅滋事罪名抓走关进南沙区看守所。从10月5日到10月20日警方每天都是三班倒提讯,白天一班10点多到15时许,晚上第一班是22时许到次日凌晨1时多,隔半个多小时开始到天明7时许是晚上第二班。虽说是白天让他睡够八小时,但号房有的时间点根本睡不着觉,所以很疲惫。前几天徐琳是不回答任何问题,后来就是聊天,除了一份确认他身份的笔录签字外,他没签过笔录,一直零口供。警方所涉及的话题大致是徐琳创作的歌曲、发表的文章以及微博推特脸书上的言论等等。

徐琳谈到他刚拘留时不见律师的来由:一是我早就事先声明过被抓不见律师,以免浪费公共资源,也避免给律师带来风险。二是我不承认办案机关的合法性,我的行为全部是言论,言论无罪辩护无用。三是我认为我无罪,这完全是政治迫害。

徐琳还平静的谈到:在看守所我也能为社会进步做些事情,比如一些制度的改善和落实,我要把坐牢当成一项工作来做。如果因为我坐牢使家人遭受了灾难,那只能更证明我做的是对的,更证明这个社会需要改进,而社会的改进不能没有反动派。衷心感谢所有关心、支援我的朋友!

在外面雨声陪伴下,我们很愉快的交谈着,似乎忘了这里是看守所,12时许,在管教警察的催促下,我们结束了这次会见,看着瘦弱而坚毅的徐琳先生的背影,敬意油然而生。保重,徐琳先生!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