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跃:公民李发旺

今天(11月6日)我和刚刚出狱的山西民主人士李发旺兄通过了电话,在电话里,我询问了;他右眼失明的一些情况,他的近况如何?是否需要我们帮助等等。
今年7月底,当我知道了高律师在释放后,在释放后的三年来,他一直在老家遭到软禁,他被他们当地有关部门还派人,对他严加的看管了起来。
在狱中时,高律的牙几乎掉光,他出狱后身体也患有多种疾病,高律在北京时我们曾有过交往。
8月初时,我知道李发旺兄,他老家离高律被软禁的地方很近,我便给李发旺兄打了电话,我说;”我想看望一下高律,给他送些药品和营养品过去,你看行吗?”发旺兄他在电话里,当场们便欣然同意了,发旺兄还提议说;”高律的大哥贩大枣,为躲避看管他的人,咱们以采购大枣人的身份进去。“
当天我联系了在北京的几个朋友准备过去。
晚上在约定的时间里,我和高律通了微信,在微信里(因高律看管他的人每天里都要对他严格的检查,他每天上微信只有一个小时),我首先用问了他近来的身体情况,高律说;”不太好,”我说;”我近期要去看你,给你送些药品去,”高律看罢微信,他对我表示感谢,他说;我现在去,看管他的人很多,我人根本就进不去,等看管他的人松点时,他在让我过去,“因考虑到高律现实的处境,我便答应了高律。
8月12日李发旺兄给我打电说;”他要带孩子来北京看病,到时咱们聚一聚。”电话里我高兴的答应了他。
8月14日下午李发旺兄,带着儿子还有他的一个朋友来到了北京。
在北京我设家宴招待李发旺兄一行,我和相约而来的北京朋友和他一道,喝着他从山西老家带过了的”杏花村”酒,我们推杯换盏,酒逢知己,其乐融融;
发旺兄沉稳內敛,忠厚善良,他话语不多,但说出的每句话都很有分量,掷地有声。
发旺兄在北京的几天里,他还参加了我们关于拆迁的研讨会,在研讨会上他也有精彩的发言。
他在我这里时,我们也谈到了高律师,从他的支言片语中我隐约的也知道了点什么。
发旺兄他是在9月2日被捕后,今天我通过了在美的记者,也是我在北京最好的朋友付振川兄那里得知了;
他在8月14日来北京时,早在在8月11日他和他的朋友们一道就帮助了高律师的出逃。
而通过付振川兄,他采访出狱后发旺兄在狱中的一些事情,从他的采访稿件上我也得知了;
”李发旺被抓之前身患严重糖尿病,两个月的刑拘,他是在极其恶劣的监禁环境下咬牙挺过的,他每日只吃同监嫌疑人吃剩下的一两左右的剩饭。
在提审的路上,他被饿得走不动,身体巳非常虚弱,眼底出血,且右眼已失明。”
而今天我也更加知道了”因为发旺兄不配合,对待审讯的态度始终很顽固,他们让他在审讯椅上一直坐了4O多个小时,而他还是拒绝了配合。身陷囹圄的发旺兄,他意志很坚强。”
而今天;带着有病之躯入狱的发旺兄,出狱后的他病痛交加,他要看病,他的右眼巳失明,他没有其它的收入,网友们,我们不能让他流血又流泪!望经济富裕些的网友们帮他一下或发个红包给他,慰问他,给他一些心灵上的慰藉!
谢谢大家[抱拳]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