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宝琳出狱一周年致谢公告

我是中国大陆的范宝琳。现居住在西安。今天是我出狱一周年的日子。去年的11月2日,我走出了位于渭南的陕西第二监狱。到那一天为止,我已整整被囚禁了17年半。但是,我还活着,我还像正常人一样活着。

不过,失去自由的牢狱灾难太过漫长,我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伤,牙齿基本脱落完了,而头发也已经稀疏。17年半来,我所面临的人生境况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连我自己在入狱前也未曾想象到。今天,虽然历经九死一生的坎坷,但我信念仍在,意志尤坚。

17年半的与世隔绝,我无法了解外面的任何信息。出狱后,这个世界已经像一个陌生的星球,让我兴奋而恍惚、焦虑又无所适从。

感谢上帝的恩典,让那么多和我素昧平生的人关心我、帮助我。让我一步步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来。这一年来,我最大的进步是我学会了手机的使用,可以上微信,可以用网络和外界联系。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神奇的事情。

能使我在一年里如此顺利的进入到一个正常的生活状态,和许多朋友的帮助是分不开的。这里,我必须一一地予以感谢,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我是1999年因与当时海外民阵联系而遭抓捕的,被判无期徒刑。入狱前9年的时间,外界对我的情况竟然一无所知,这令我出狱后十分惊讶和费解。

幸运的是,赵常青先生2002入狱,当时被判5年有期徒刑,也被关进陕西二监。是他2007年出狱时,将我的消息和判决书带了出去,而最早由维权网2008年向国际社会予以披露。我首先要向赵常青先生和维权网表达由衷的感谢!

我出狱后,才获知在我狱中期间,澳大利亚的孙立勇先生、人权捍卫者(CHRD)、民主中国、浙江民主党朋友、杨海先生都给予了我人道援助,在此,向他们表达真诚的感谢!

同时,也要感谢“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将我的名字录入中国政治犯关注数据库,并多年来对我进行持续不断的关注和呼吁。

我出狱后,杨海先生和西安朋友又立即为我募集了安装假牙的款项和生活费,送到我这里。武文健先生将义卖自己画作的数千元赠与我,天水李大伟先生、美国周锋锁先生和人道中国给与我及时的人道救助。还有许多国内、海外朋友也给了我宝贵的援助,在此,我向他们一并表达真挚的感谢!

而魏京生基金会授予我2016年“魏京生民主斗士奖”令我十分感动。海外同仁们的肯定是对我莫大的鼓励。在此,我要向魏京生基金会和魏京生先生致以诚挚的感谢!

未来的路还很长,我还要静下心来慢慢学习和生活。但我对自由民主人权事业坚如磐石的信念,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一路上有你们,我不孤独也不绝望,我会一如既往地向前走下去。

谢谢大家!

范宝琳

2017年11月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