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宋泽:十九大最美的风景

昨天被户籍地国保以『一级临控』之名,带回武汉宾馆看守,现在正在跟看守我的一名民警以及他的未婚妻在吃夜宵。

整个过程中,经过了三个派出所,每个所的民警都抱怨民警工作量大人少,一个月没回家。

面前的这位民警也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但是他有不一样的地方。武汉国宝带我回来本说好了要让我回家,结果下车前要改为留武汉看守,经过一番交涉和请示,初步以回家三天,再回武汉看守两天为约,并安排这位民警陪睡一晚,明天陪我回家。国保走后,这位民警朋友表示为难,称自己明天一生死兄弟要结婚,非得去,宁可要违反规定,然后问我能不能改期回家,我说我也表示为难,只能一起跟国保说说明天下午回去或者找人替他。

他说未婚妻每天晚上都会过来陪她加班,说今天也过来,然后很快她来了宾馆,我们聊了很多,她说没吃饭,我们就下来一起吃夜宵了。

他虽然有点暴力倾向,但是文明和开放程度都远高于其他所见民警,甚至有些政治不正确。他是新疆人,他在武汉的辖区采用党国对付新疆的暴力政策打击本辖区的维族犯罪,却有着朴素的对自由和民主的追求,以及对当前体制的不满。

现在他陪着未婚妻在吃饭,我闲来无事,记录近期最开心的经历。这样少有的为民而不是为党国的下属,党国还是好好珍惜吧,至少让他满足明天的小愿望并不难。

20171020

本文发布在 宋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