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人民不能自由表达的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

有人在网上发了一段视频,一个年轻人带着大家喊口号:“独立建国,香港万岁!”一个中年人情绪激动地冲上去打他,说:“我们是中国人,你建什么国啊?”

有人评论说这视频中喊口号的人是分裂祖国。

我反问道:“分裂祖国?他有这个能力吗?你不准他表达这种愿望,那么你能给予他充分的自由吗?你能消除他对于权力的恐惧吗?如果不能,你为什么要阻止他表达想法?苏格兰曾经全民投票表决是否脱离英联邦,是不是所有投赞成票的都该打?你不赞同独立,你可以投反对票,你也可以像他这样宣传你的主张,就是不能打他。今天你赞同打他,明天专制的鞭子就会抽到你的身上!即使你是专制势力的一员,也难保不会被自己人干掉。”

记不清是谁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如果人民不能自由表达,那么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

视频中那个年轻人喊“独立建国”,这只是一种愿望,本没有什么对错可言,因为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事。如果绝大多数香港人都有这种愿望,那么就应该这样做。如果绝大多数香港人都没有这种愿望,那么他们那些人再怎么喊也没用。

视频中那个年轻人之所以要带着大家喊那种口号,其实是因为对这个国家不满,主要是对统治者不满。之前香港在英国统治时期,也从来没有人喊出要求独立。如果有,中共央视一定会报道的,因为央视最喜欢报道境外的动乱、不好的事情。

如果人民都生活得很幸福,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谁会去反对统治者呢?谁会去分裂国家呢?人民起来反对统治者是为了追求美好的生活,有充分的自由,不会随时被权力侵害,如果这最终导致了国家的分裂,那也只能是顺其自然。与其让整个国家的人都在专制的迫害下生活,还不如让一部分地方的人分出去享受自由美好,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被分裂了,一堵柏林墙把原来的德国划分为两个世界。西德实行的是宪政民主制度,人民享受着自由美好的生活,而东德实行的是所谓社会主义制度,实质上是共产专制,人民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不堪压迫的东德人不断地越过柏林墙奔向自由美好的西德。经过几十年的冷战,最终东德与西德又合并了,一起实行宪政民主制度,从此德国变得更加强大,成为世界上排名前五的发达国家。当然,它不会再是那个野心勃勃侵略他国的纳粹国家了。

最新研究成果显示,人类都是从非洲发源而来的,那么追根朔源的话,我们的祖国是不是都应该在非洲?人种会变化,生活地域可以变迁,祖国又有什么不能变的呢?如果远离祖国是可耻的,那么所有的华侨岂不都是可耻的?那还叫什么爱国华侨?要说可耻,那不是华侨,而是这个逼得他们背井离乡的国家。

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都说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可是共产主义者们却大搞爱国主义,这不是很滑稽吗?不过,其实这一点也不好笑,而是让人感到可悲,所谓的共产主义者们用爱国主义忽悠人民,是为了维护他们的专制权力。其实共产主义也罢,爱国主义也罢,都只不过是他们的幌子,他们真正要的是极权主义。

种族主义是文明的对立面,民族主义就是最大的种族歧视,爱国主义就是民族主义的变种。

三国演义开篇中写道:“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话倒不一定很有道理,但它至少反映了古人对于国家的分分合合的一种淡然的态度,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当然,以往历史上的分分合合都是统治者为了自己的利益进行的抢夺或退让,从来就没有真正考虑过老百姓的利益。如果一块土地上的人民是完全自主地表决,那么不论是分还是合,都是合理的、一定会有美好的前景。就算今天香港独立出去了,在大陆实现民主后,也完全有可能再加入进来。

英国作家、文学评论家和诗人塞缪尔·约翰逊说过:“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爱国主义之所以能成为流氓的庇护所,是因为专制统治者需要用爱国主义来维护其专制统治。当人们起来反对专制统治的时候,统治者就说:“你们这样做会导致国家分裂,你们是在分裂国家。”然后把反对专制统治的行为扣上分裂国家的罪名予以惩处。而流氓则把维护专制统治的行为包装成爱国主义向专制统治者讨好献媚,博得专制统治者的欢心,受到重用,从而达到其卑劣的目的,其流氓行径也可以得到掩盖、庇护。

中共前党魁毛泽东1920年时曾在长沙《大公报》发表了12篇文章,推动湖南“独立”,第一篇题目就是《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主张湘人治湘,还政于民,还说中国27个省应该建27个国,这比春秋战国时期、比十六国时期还多得多呢,叫分裂国家都不足以体现其壮举了,那简直叫撕碎国家了,要定罪的话,该叫碎国罪。好在民国政府比较开明,没有追究他的罪行。

可笑的是,如今的崇拜毛泽东的爱国小粉红们却骂要求香港独立的人是搞国家分裂。其实是他们自己精神分裂。

如果你问我是否赞同香港独立,那么我只能这样回答你:“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对这个问题表态。因为我觉得,在目前这个专制体制下,我的表态对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丝毫作用,只会被某些人利用来给我制造麻烦。我现在想的是如何尽快结束这个专制体制。只有在真正自由的环境下,对于分与合的问题的表达才有一点意义和作用。当然,对于在目前形势下以理性的方式勇于表达的人,我赞赏他的精神勇气。”

请不要说我是卖国贼。在这个国家里,我想在街边卖点水果都不允许,我还卖国?

尽管不允许,但我总得要活下去,我一没地,二没当官的亲戚关系,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做大点的买卖又没资金,看来还是只能做点街边卖水果的营生。如果哪天爱国小粉红看见我在街边卖水果,请不要叫我卖国贼,我只是一个卖果者。

“卖果咯!三块钱一斤!”

2017年9月21日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独家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