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东海律师:我遭约谈的情况通报

2017年9月29日上午,长沙市雨花区洞井派出所教导员王楚和盛志贵打电话说要和我见面,我当时正好在派出所附近办事,且他们此前也约了多次,也就同意了,并在附近罗曼咖啡店喝茶,见面后,互相看了工作证,开始正题,他们派出所户籍警吴姓警察和另一名女警竟然趁这个空档以调查在住人员和消防的名义跑到我家恐吓我妻子,我当即提出抗议,他们再三解释是普及消防知识,没有别的意思,我问他们为何仅针对我一家进行消防宣传,他们说是针对小区所有业主,而我实际了解是针对我来的。

他们在谈话过程中,竟然拿出询问笔录的格式纸和证人询问笔录告知书,我提出异议,表示这种情况下做笔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最后他们没再坚持,谈话主要内容涉及到是否加入环实阅览室和是否认识郭文贵(据说是一个富商,在海外爆料中共贪腐滥权事实),后面雨花区国保大队文姓队长(不愿出示工作证)加入谈话,他态度强硬,说今天找我这个事情不能够找理由,不能够找借口,我听了非常吃惊,这哪里是友好交谈,分明想霸王硬上弓,我当即反驳什么叫找理由和借口,还要不要我说话,并拿起座位上的提包离开了茶室,没有再理他们!

这种约谈情形让我想起了709发生之初,他们对全国三百多位律师和维权人士的约谈架势,我本来对环球实报和郭文贵只偶有听闻,但现在我觉得他们是正直人士,否则党国有其他途径和方法辟谣和应对,动用警力压制隐瞒的必定是见不得人的罪恶!

文东海

2017年9月29日

转自:维权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