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死磕律师的积极意义和有效作用

朋友转给我一篇左春和的帖子:“把颠覆政权的荣耀给予一些死磕派律师显然无法令人信服,这必然引起持久的历史争吵。这些人不但无法颠覆政权,而且还是政权的得力维护者,正是他们使得政权安如泰山。因为他们给予各种本想进行血亲复仇者提供了一条温和、理性的申诉之路,使无数绝望者看到了幻想,然后在长期的维权行动中磨灭了仇恨,丧失了斗志,释放了针对体制的高压。倒是周永康薄熙来之类的人才是真正的颠覆者,他们身居高位,手握权柄,老谋深算,而这些律师大都是一些理想主义的书生而已,虽然不是口口声声歌唱政权,但实际效果上确实在让政权延年益寿。”

最近配合官方诋毁死磕律师的言论甚嚣尘上,但基本上都很低劣,一般人都能看出问题、驳倒它,但这个帖子很有迷惑性,一般人还看不出问题,正如把这帖子转给我的这位朋友,他还觉得蛮有道理。即使能看出问题的人,也可能不知道怎么去驳倒它。

既然朋友把它转给了我,那我好好地驳一驳它。

首先,作者认为“把颠覆政权的荣耀给予一些死磕派律师显然无法令人信服”第一个理由是死磕律师“无法颠覆政权”。那么请问,迄今为止,所有被当局扣上“颠覆政权”罪名的人,有哪个是能颠覆政权的?既然这个政权还没垮台,那么就显然是没有哪一个人是能够颠覆政权的。那岂不是那些人都不配这份荣耀?

颠覆专制政权需要靠众多人们的努力,每个人做的事情可能不一样,但都是在为颠覆这个专制政权出力、做功,因此可以说大家都是在颠覆这个专制政权。人权律师尤其是死磕律师在颠覆这个专制政权的运动中发挥着其特殊的重要作用,怎么能说“把颠覆政权的荣耀给予一些死磕派律师显然无法令人信服”呢?给你才令人信服吗?

其次,说“他们给予各种本想进行血亲复仇者提供了一条温和、理性的申诉之路,使无数绝望者看到了幻想,然后在长期的维权行动中磨灭了仇恨,丧失了斗志,释放了针对体制的高压。”请问,你凭什么判定那些当事人是“本想进行血亲复仇”的?难道有当事人跟你说过“我本想进行血亲复仇的但是死磕律师帮我打官司后我就不想进行血亲复仇了”?如果当事人最终没有进行血亲复仇,那么他很有可能原本就没打算进行血亲复仇。你既不能断定他原本就是想进行血亲复仇的,更不能把最终没有进行血亲复仇的原因说成是死磕律师造成的。再说,打官司是死磕律师逼迫、引诱当事人去做的吗?显然不是。打官司是当事人自己主动要做的,即使死磕律师不接受其代理,当事人也会找其他律师,甚至会找到与官方勾兑的律师。假如当事人没有找到死磕律师来代理,那么会是什么情况呢?如果当事人找的不是死磕律师,那么就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找的是无能的、不负责任的律师,还有一种情况是找的是与官方勾兑的律师。找这两种律师打官司,必定打不赢,而且律师还会掩盖其无能、不负责任或掩盖其与官方的勾兑,把失败的原因推到当事人身上,说你这官司本来就是打不赢的,法院判决是公正的,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已经尽力了,云云。其结果恰恰是忽悠、麻痹了当事人,使其不仅不会去进行血亲复仇,也往往不会再进一步申诉或上访了。而如果找的是死磕律师,那么死磕律师会尽全力去帮当事人打官司,当法院等部门的人员有违背法律的行为、不依法公正判决的时候,死磕律师会不依不饶,指出其存在的问题,坚持要求依法公正判决,并将案件情况向社会公布。这样一来,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法院最终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纠正错误、依法作出公正的判决,事实上这种情况也有不少。另一种情况是,法院仍然顽固坚持错误,不依法公正判决。这种情况,虽然没能赢得官司,但却让当事人看到、认清了这个政权的黑暗、邪恶,当事人只可能会更加不服、愤怒,绝不可能是“磨灭了仇恨,丧失了斗志,释放了针对体制的高压”。反而是,如果当事人没找死磕律师,倒很有可能会“磨灭了仇恨,丧失了斗志,释放了针对体制的高压”。所以,左春和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胡说的。

当然,虽然死磕律师用其尽职尽责的专业的死磕式的代理揭露了当局的黑暗、邪恶,但当事人也并不一定就会去进行血亲复仇,这不是死磕律师造成的,这完全是当事人自己的选择。事实上死磕律师都是诚恳的,他们都会在代理之前进行客观的分析、评估,打不赢的绝不会说会赢,并且以其死磕的精神、做法证明其确实尽了全力、想尽了办法,而不像那些无能的、不负责任的律师或与官方勾兑的律师,事前说得很好听,一定会赢,做的时候却随便应付,反而安排当事人做一些很难做到的实质上对打赢官司并没有帮助的事情,官司输了就说是当事人没配合好。

死磕律师为什么要死磕?当然是因为司法部门不依法办事所以律师才死磕。死磕既是律师在死磕,也是当事人在死磕。首先是当事人愿意死磕,律师才能去死磕。如果当事人不想追究下去了,律师也就没法再死磕下去了。律师只是把死磕这个行为具体化了。死磕律师不仅是让当事人看到、认清了这个政权的黑暗,也让更多的人们看到、认清了这个政权的黑暗,从而走上反专制的道路。死磕律师明明是有力的推墙者,怎么把它们说成是专制政权的得力维护者呢?死磕律师在颠覆专制政权上是功不可没的,领受颠覆政权的荣耀是当之无愧的。

当然,我并不是说所有的死磕律师都是想颠覆政权的,但既然当局判定某个死磕律师是想颠覆政权的,他本人也没有否认,那么这份荣耀就应该属于他。

至于说周永康、薄熙来才是真正的颠覆者,这逻辑就太可笑了。试问,你在表达了“把颠覆政权的荣耀给予一些死磕派律师显然无法令人信服”之后,说周永康、薄熙来才是真正的颠覆者,意思是要把颠覆专制政权的荣耀授予周永康、薄熙来吗?这说法太雷人了吧?他们做了那么多坏事、害了那么多人,我们还要给他们荣耀?这跟认贼作父差不多了吧?

周永康、薄熙来想颠覆共产党的领导吗?当然不想,没有了共产党,他们自己也就完蛋了。他们顶多只是想夺取最高权力,这根本就谈不上是颠覆专制政权。如果他们掌握了最高权力,很难说不会比当今的统治者更坏。那么,你是说他们的行为对这个专制政权的颠覆起到了推动作用?你从哪些地方看出来了?就从“手握权柄、老谋深算”看出来的?他们手握权柄、老谋深算更多的是用在欺压老百姓方面你不知道吗?难道你是想说他们欺压老百姓越厉害这个专制政权就垮得越快?可是在他们欺压老百姓最厉害的时候这个专制政权没有垮台,现在他们已经不能再欺压老百姓了,这个专制政权不仅没有垮台而且还更猖狂了,怎么能说周永康、薄熙来他们是真正的颠覆者呢?即便这个专制政权在不久后垮台了,也绝不是因为周永康、薄熙来们所起到的颠覆作用,而是人民抗争的结果。

周永康、薄熙来也罢,其他所有欺压人民的掌权者也罢,他们都只是人民要颠覆这个专制政权的原因,而不可能是这个专制政权的颠覆者。颠覆这个专制政权的只能是人民,包括死磕律师,包括每一个从事宣传民主、维权等推墙行动的公民。

2017年9月15日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独家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