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生活:澄清妖魔化西方民主的十个反智洗脑谎言

(郑重声明:正如官方媒体所言,中国作为一个现今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民众拥有最广泛的民主权利,因此,本文所提及的专制国家、专制制度均不针对中国,而仅作社会学的一般概念来使用。)
一个民族,如果大多数民众被官方媒体的洗脑宣传丧失了对常识的判断,很难想像这个民族会有卓越的创新和长久的发展。如果不认清官方媒体反智宣传的危害,大部分民众缺乏起码的独立思考能力,像几十年前官方鼓吹的那种亩产十万斤、百万斤的神话,把讲真话的知识分子作为牛鬼蛇神加以大规模屠杀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再次发生。

常识一:西方民主制度真的是虚伪骗人的么?

一个社会制度是否虚伪、骗人,关键是看这个制度在实际运行中,是否做到了它标榜的那样言行一致,表里如一。

世界各国制度形式上千差万别,本质上只有两种制度,即要么是民主制度,要么是专制制度。民主就是民主,专制就是专制,没有所谓的西方民主或东方民主之分,当然也没有南方专制与北方专制之别。民主制度的共同特征是:多党竞争,公开选举,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核心是多党平等竞争。专制制度的共同特征则是:一个政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以党领政,以党领军;核心是一党专政。因此,一个国家是民主国家还是专制国家,核心是一党专政还是多党平等竞争。

如果一个自称为民主的国家,却实行一党专政,那必定是虚伪的;同样地,一个被称为专制的国家,实行的却是多党平等竞争的制度,那同样是虚伪的谎言。一个天天说谎的国家,却总说世界上其他国家都在说谎,而且绝大多数民众对此深信不疑,这就决定了这些人及其子孙的悲剧性命运。

常识二: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真的没有好坏之分么?

这个问题五毛们一直不敢正面回答。官方的说法是,只有适合自己国情的才是好制度,中国人民已经享有广泛的民主权利,西方那套民主制度不适合中国。

毛泽东在40年代就对谢伟思说:“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士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他应当对他遇到的每一个中国人谈论民主。美国官员应当对中国官员谈论民主。”毛泽东1943年7月4日为《新华日报》所写的社论中说:“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核心,民主的保护神,人民的朋友,专制者的敌人。所有的封建专制统治者及其既得利益的官僚集团都把美国当眼中钉,都是极端的反美、反民主、反人类文明的垃圾。美国是人类社会的成功模式的榜样。”毛泽东的这些话,很好地回答了五毛们刻意回避的上面这个常识问题。

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世界上近200个国家和地区,整体而言,民主国家在经济、科技、文化、教育、医疗水平等各方面远高于专制国家;一些原本历史、文化、民众素质和资源十分相近的国家,由于选择了不同的社会制度,比如南北朝鲜和东西德国,几十年来的发展差异有目共睹。

更重要的是,民主国家的民众享有思想与言论的自由,免受恐惧的自由;而专制国家的民众,却经常因言获罪,甚至被有组织地大规模屠杀。只要是人而非畜生,都能看清两种制度的巨大差别。

常识三:泰国和埃及的民主倒退能证明民主制度靠不住吗?

民主国家的失败和专制国家的成功无疑都是小概率事件。不能用小概率事件否定规律这是常识。这就好比人都吃饭,但有吃撑死的,你能说吃饭会死人吗?还有个别的精神病人吃屎,你能证明所有人都喜欢吃屎吗?个别专制国家短时间内的经济成功,不能证明专制制度优越,同样地,个别民主国家的暂时困难和倒退,也不能证明民主制度的失败。

实际上,辛亥革命时,全世界只有约20%的国家是民主国家,二战后民主国家占到了40%左右,到苏东解体后5年时间,全世界超过70%的国家成了民主国家,最近几年来的颜色革命,又让全世界更多的集权国家实现了民主转型,即使有泰国、埃及这样的民主倒退,目前全世界的专制国家数量已经剩下不到10%,而共产主义国家则剩下区区4家,其中越南还义无反顾地朝邪路飞奔而去。这才是人类文明进步发展的大方向,是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

泰国和埃及民主转型的失败或暂时倒退,有其自身的特殊国情和历史,但相信同样无法抗拒人类文明进步的步伐。

常识四:新加坡和日本的执政党长期执政能证明专制制度的成功吗?

首先,新加坡是一个面积比北京还小的小岛。地理环境、领导人素质等都有不可复制性,因此也不具有代表性。同时,新加坡是一个主要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国家,其民主形式与法制都很健全。新加坡有反对党,有竞选,并非一党制。随着强人时代的结束,它将会迅速成为一个更民主的国家。大约5年前,新加坡驻北京大使馆就以中文官方专稿形式严正辟谣,详细介绍了新加坡是一个多党平等竞争的民主国家,绝非一党统治的专制国家。

同样地,日本在战后长期由自民党执政,也不能说明日本是一个专制国家,而是人民长时期认同自民党的执政理念和执政能力,后来民众不认同了,自民党只好交权下台。民众看看反对党上台后不行,又选了自民党上台执政。

一些御用文人和官方媒体拿新加坡和日本的执政党长期执政,带来经济的繁荣发达,以此证明专制制度优越,不仅犯了以小概率事件推定普遍性规律的逻辑错误,而且根本就是拜错了祖宗、烧错了香。

常识五:印度的经济落后能证明民主制度的失败吗?

印度有错综复杂的宗教矛盾和种姓制度,而且没有推行强制计划生育,人口自然增长率现在是中国的3倍,总人口很快就会超越中国。民主确保了它的多样性。尽管它的GDP总量和国民人均收入现在都远不如中国,但它实现了全民公费医疗和义务教育。官方媒体更不敢报道的事实是,最近3年来,印度的经济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中国!印度人不用担心国家政治体制有大的动荡,个人也不会因言论而失踪。如果不民主,以印度的历史和文化,很可能经济上更加落后。

从来没有人说过民主制度十全十美,更没有人说过民主制度能让所有国家迅速富裕起来。实际上,民主制度也有其缺点,比如因为决策透明且效率低下,民主政府玩阴招就玩不过专制国家;又比如,民主国家无法以随意牺牲个人利益来进行公共建设,因为不能大规模强制拆迁,就无法做许多面子工程。

相对于古老的封建专制制度,从大英帝国的“光荣革命”算起,现代民主制度仅仅建立了三百余年,而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民主制度才建立了不到百年,就整体而言,民主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文明程度,远超过专制国家。最近30多年来,更有大量经济落后的专制国家,在成功实现民主转型之后,快速步入发达国家行列,成就了这个时代人类最动人心弦、最激动人心的伟大社会变革!

常识六:民主必然导致社会动荡,国家四分五裂吗?

经常听到反对民主的自干五五毛说:中国不能民主,因为中国内有56个民族,外有趁火打劫的外敌。一旦民主,中国就会社会动荡,国家会四分五裂。 这种观点看似有一点道理,但是却没涉及到本质,究竟什么原因才导致国家分裂呢?

首先从中国历史上看。中国古代都是专制集权的国家政体,重复着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循环。每个朝代都经历了“建立发展强盛衰弱解体”的过程,由强而衰都是统治集团无法自我完成革新,导致社会失去活力。最后不是农民起义,群雄并起,就是内部腐败堕落导致被外族入侵灭国。外族入侵与内乱只是表面直接原因,内里深层原因是统治阶层利益固化,无法完成革新,最终灭亡。

再从世界其他各国的情况来看。现在世界分裂的国家很多,比如南斯拉夫联盟,苏联,印度一分为三等。这几个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外族占比比我国高得多。专制集权虽然能表面维持一统局面,但当专制制度无法保持活力,走到穷途末路时,一旦专制制度崩溃,国家自然就分裂了。因为专制没有不灭的,而强大的分裂势力就会借机而起,这不关民主什么事。

更重要的是,国家存在的惟一目的是保障民众的幸福,并非国家越大越好。实际上,一些民主国家总是通过全民投票来决定国家统一或分裂,印尼与东帝汶的和平分手,英国北爱尔兰、苏格兰地区的独立投票,加拿大魁北克独立公投等都是最好的例子。民主国家的统一和分裂,完全是民众的自由选择,并不会发生社会动荡,也不存在所谓国家四分五裂的担忧。

常识七:民主带来了伊拉克的战乱和倒退,证明所谓民主是最大的祸害?

中国官方媒体对伊拉克的报道,给人的印象是萨达姆倒台后,没有了强势政府,导致社会管理失控,天天炸弹爆炸,民不聊生。中国官方媒体整天夸大伊拉克民主转型带来的混乱,却无视这样的事实:1988,萨达姆对库尔德人聚居的哈拉巴贾用飞机投下化学武器轰炸,造成了约5000平民死亡。与此同时,萨达姆政府在北部地区实行了旨在种族灭绝库尔德人的“安法尔行动”。伊拉克军队将库尔德村庄整村屠灭。据估计,有大约4000个村庄被伊拉克军队毁灭,18万人死亡,150万人流离失所,萨达姆政权垮台后发现无数的万人坑。萨达姆政权就是靠这样的残酷统治,维持了伊拉克所谓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的假象。

今天的伊拉克,不但建立了运转正常的民主制度,并成功举行了多次大选,而且由于医疗水平的提高和全民福利的改善,人均寿命有明显增长;虽不时有恐怖分子滥杀无辜,但因为民主制度的建立,库尔德人也放弃了武力反抗,每年不再有成千上万的政治异己分子被政府秘密警察和军队处死,现在每年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比萨达姆时期下降了95%以上!

为了说明民主给伊拉克带来的混乱,每到伊拉克大选,中国官方媒体总是卖力宣传伊拉克到处都是爆炸和暗杀,各路专家更解说由于恐怖分子威胁将血洗各地投票站,预测伊拉克的投票率将会不到30%,选举结果无法反应真实的民意。事实是,每次伊拉克选举都让中国官方媒体和各路专家们大跌眼镜——民众踊跃投票,每次投票率都高达70%左右,这在民主国家中属于非常高的投票率。这既说明伊拉克根本没有中国官方媒体宣传的那么混乱,同时又说明伊拉克民众对自由民主的渴望远比中国御用文人想像的强烈。

尽管现在IS恐怖组织仍然活动猖獗,但伊拉克推翻萨达姆独裁政权之后,社会、经济仍然得到了全面发展。让我们看两组最有价值的社会经济发展的数据:2002年萨达姆倒台时,伊拉克人口是2558万,人均GDP仅有625美元;在萨达姆倒台后,到2014年底,伊拉克人口增长到3600万人,人均GDP增加到7639美元,排名超过了中国。事实上,近年来伊拉克尽管有恐怖组织IS作乱,然而无论是人口还是9%以上的GDP增长率均远远超过中国。这是中国官方媒体从不告诉民众的客观事实。

事实上,不仅伊拉克,曾经被中国媒体用来恐吓民众的民主化混乱国家,仅仅过了20多年,现在许多已经成为国际公认的经济发达国家和地区,如韩国、台湾、斯洛文尼亚、捷克、斯洛伐克、爱沙尼亚、智利、赤道几内亚、乌拉圭、拉脱维亚、克罗地亚、匈牙利、立陶宛、波兰等。许多中国人印象中穷得要死的非洲国家,大多数在民主转型之后,短短20多年人均GDP已经超过中国,其中一些更已经挤身发达国家之列。只有那些井底之蛙才会认为只有中国才是最近20多年来发展最快的国家。

常识八:美国总统选举是假的,是富人操纵的烧钱游戏?

美国总统大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期间要经历党内初选、两党全国代表大会确定候选人、全面投票、选举人投票等多个环节,历时一年左右。由于竞选活动需要雇用工作人员,制作竞选标语和招贴画,布置演讲场地,发布广播和电视广告等,因此花费高昂。估计希拉里和特朗普投入2016年美国总统的全部选举费用,最后总计在10亿美元左右。

特朗普本身是大富豪,自称花自己的钱搞选举,当然实际上也接受他人捐款;希拉里夫妇虽然两个都是名律师,一个还是前总统,一个是前国务卿,但因为投身政治,经济上一直负债累累。不管是有钱的特朗普还是还是穷光蛋希拉里,巨额选举费用当然不可能由自己掏腰包,大部分来自支持者的捐赠。那么,美国总统选举真是富人操纵的烧钱游戏么?

首先,美国总统选举真的很烧钱么?4年一次的美国总统选举,即使烧掉10亿美元选举费用,大部分也用来做了电视、报纸的广告,以及支付临时雇员的工资,即使纯粹从经济利益效益上讲,不能简单说成是浪费。况且,美国总统选举并不花政府一分钱,完全由民众自愿捐款埋单,与中国政府每年花巨资开“两会”,养无数官僚机构和官办协会相比,区区10亿美元,可谓九牛一毛!

其次,美国总统选举富人可以操纵么?美国法律对美国总统选举的筹款活动有严格的限制。直接捐给候选人的钱,被称为“硬钱”,其使用要接受严格的监管,而且不是每个人、每个机构都有资格捐款。早在1907年,国会就立法禁止国有公司和国家银行向联邦选举捐钱;到了1947年,所有工会、商业公司和银行向联邦竞选捐款更是被永久禁止。而个人的捐款金额要受到严格限制,任何个人在一年中向某位候选人的捐款限额为1000美元,个人每年各项政治捐款的总限额为25000美元。这些规定的目的就是为了限制巨额捐款者和大企业通过曾受惠于自己的当选者影响公共政策。

当然,对“硬钱”的严格限制,客观上导致了“软钱”的泛滥:不准我捐款给某人,那我成立一机构,专门帮某人吆喝。于是就出现了政治行动委员会,这些组织专门为特定候选人的政策做宣传,但和候选人又没有直接关联,既可以说是政治行动委员会的自身主张,其实是为特定候选人做宣传。简单地讲,如果某竞选广告直截了当地说“请投某某一票”,这笔花费就属于“硬钱”,受到严格的限制;如果只是宣传某人的政策理念,或者抨击他的竞争对手的政策理念,并没有宣传投某人的票,这笔钱就算作“软钱”。“软钱”的使用没有数额上的限制。但极少有哪个企业或者哪个个人投入巨资,做这种纯粹的政治宣传,企图操纵美国的选举。

说区区10亿美元就能操纵美国的总统选举,只能是骗中国愚民的笑话——如果这点钱就能左右美国选举,每次美国总统大选选出的一定是中国的傀儡了——因为这点钱对中国来讲就是贪官送二奶的小费而已,何况聪明绝顶的中国人最会贿赂,一定让美国人抓不到任何把柄!

常识九:美国人屠杀了几千万印第安人,这就是美国人标榜的民主?

由于妖魔化美国的需要,中国媒体提及清教徒与印第安人的关系,总会提到美国清教徒和美国政府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其实美国政府真跟屠杀印第安人扯不上关系。说建立了民主制度的美国政府屠杀了印第安人,就好比说我党推翻了清王朝或灭了秦始皇一样荒谬。

早期清教徒与印第安人的战争,是那个时代新移民与原住民之间无法避免的生存冲突。历史学家 William M. Osborn在《野蛮的边界:从詹姆斯敦殖民地到“伤膝”的美国——印第安战争中的暴行》一书中,尝试记录了美国边界最终成型前的每一场暴行。从1511年新移民与印第安人第一次接触到1890年边界的形成,有9156名白人死于印第安人之手,7193名印第安人死于白人手中。该书是公认较为权威的印第安人被屠杀的历史记载。

当然,其他历史学家有不同的统计结果,绝大多数历史学家们认为最可靠的数字是有21586名双方人员在1850—1890年间死亡、受伤和被俘,双方差不多各占一半。另有学者认为有45000名印第安人和19000名白人在这段时期被杀,这一数字包括了双方被杀害的妇女和儿童。

历史学家们认可两个基本事实:一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美国白人或美国政府屠杀了几十万甚至中国媒体上所说的几千万印第安人;二是印第安人对白人不分男女老幼加以屠杀的残忍战争方式,激发了白人发动对印第安人毁灭式的军事行动,但白人军队故意屠杀印第安人妇幼的情形并不多见。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武器和训练远胜于印第安人的美国白人,死亡人数与印第安人相差无几。

所谓美国一边标榜民主制度如何文明,一边却野蛮地屠杀了几千万印第安人,就是中国官方媒体编造的亩产几万斤、几十万斤粮食同样的无耻谎言。可悲的是,至今相信这个谎言的中国愚民,跟文革中欢呼亩产几万斤、几十万斤的民众一样多!

常识十:美国害怕中国崛起,所以处处为难中国、围堵中国吗?

中国官方媒体和五毛们常说美国害怕中国崛起,一是害怕中国抢了美国老大的国际地位;二是世界就那么点资源,美国害怕中国13亿人过上美国那样的富裕生活,让美国人无资源可用。

真的这样吗?那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香港人和欧洲人比中国富裕多了,美国人怎么不害怕?美国人千方百计搞垮了前苏联、南联盟和非洲许多专制政权,正如前面提到的,仅仅过了20多年,其中许多国家由穷逼国家变成了发达国家,美国人为何不担心这些国家富裕起来的民众抢了美国人的资源?不要说中国是人口大国,这些国家的人口加起来可是远远超过中国的!

是的,正如中国官方媒体所宣传的,美国的确在许多方面处处跟中国政府过不去,比如美国通过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压中国政府给中国劳动者双休日,成功迫使中国政府设立最低工资制度,以及禁止使用童工、禁止出口监狱产品,加强环境保护等;又比如,美国政府总是施压中国政府释放因言获罪的异议人士,并给予其中一些逃出中国境外的批评政府者政治庇服。甚至可以说,美国确实长期推行对中国和平演变的政治策略,正如美国曾经千方百计颠覆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政权那样。就此而言,美国的确是中国党和政府的敌人。

但是,任何人只要有稍微正常的思维,就会明白政党、政府、国家、民族与民众这些概念的不同。一个自由、民主、遵守人类共同价值观的中国的崛起美国是欢迎的,正如美国推动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民主转型那样。但是,如果你的“崛起”,肆意破坏国际秩序和法律体系,或者背离世界文明进步的潮流残酷对待国内的民众,不但美国害怕和反对,除了北朝鲜区区几个同伴外,全世界都会害怕和反对。

注:关于亩产百万斤的出处,见百度百科《放卫星》,原文照抄:因为徐水县在“大跃进”的过程中,曾经放了一亩地产山药120万斤、小麦12万斤、皮棉5000斤、全县粮食亩产2000斤等高产“卫星”。毛泽东主席在1958年8月4日到徐水县视察时,县委书记张国忠亲自向毛主席汇报的,毛主席听后大加赞许。从此,徐水县这个名字响遍全国,一时成为“大跃进”的明星,各地的党政领导干部纷纷来到此处学习取经。

转自作者新浪博客

本文发布在 独家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