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跃:探访许志永博士小记(2)

在许博士家里我们也见到了他的女儿,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好动,一会摸下这,一会动下那,一刻也闲不住,嘴中还总是念念有词,许博士的岳母讲;”女儿继承了她父母的优点(许博士的妻子也是研究生毕业),聪明,玲琍。

许博士入狱后,等女儿大了一些,每个月规定的一次探监,他的妻子每回都会带着他们的女儿过去,隔着那厚厚的探监室的大玻璃,女儿经常的会问许博士;”爸爸你啥时学习完呀?“”你啥时才能回家呀?”,这时的许博士总会柔情的说道;“爸爸快了,爸爸快回家了”。

短短的探监时间到了,这时的女儿的小手,五指伸开,在她妈妈抱着下,她早以习惯性的贴在监室的大玻璃上,许博士的大手随即也贴了上面,隔着监室厚重的大玻璃,一大一小的手贴到了一起,女儿说;”爸爸回家“,这时的女儿眼中有泪。

四年刑期巳满,当知道许博士要释放,释放当天有很多人准备去天津监狱去迎接他,有关方面怕引起麻烦,要维稳,在释放的前一天晚上12点钟便把他送回了家中,可能是亲人间心灵感召的关系;当许博士走进到女儿的卧室,熟睡中的女儿一下子醒了,女儿瞪大双眼看着许博士,嘴里说道;“爸爸你学习回来了”?话音未落,她起床,一下子扑在了许博士的怀里;从他出狱到至今女儿始终都在粘着他,女儿对他有着说不完的话,许博士对我们深情的说;“四年的坐牢,他欠孩子和这个家庭太多太多了,近一个时间最主要的是陪陪孩子,让她真正感受到父爱”。

许博士他提倡”公义,爱”,而他也身体力行的做到了这一切,为了”这公义,爱”,他似忘记了生活,忘记了家庭,他的亲人和我们讲;“他除了他的事业,其它的他都是一片空白”。

许博士为了他的事业,他不讲吃,不讲穿,有时过着似”苦行僧”般的生活;他一年四季的衣服,不讲颜色和款式,每次都是妻子买回什么,他就穿什么;他甘愿清贫,乐善好施,他的家人和我们讲;”他的兜里不能装钱,他每天都要接触到来京上访的访民,遇到有些来北京访民生活困苦,他都会毫不犹豫把兜里的钱掏出给他们,他总是在照顾着穷者和弱者们,而他自己的生活总是”一塌糊涂“”。

许博士的岳母和我们讲起一件事情;一次女儿和许博士陪她逛街,当走过一家专卖店,专卖店里面正在出售打折后的西装;在一件打扣后收二百元西服货架上,他们夫妻二人喜从天降般,象捡了个大便宜是的,许博士拿起了这件西服左试右穿,爱不释手,联联称赞;好好!看着他们为了一件打折的2o0元西服欣喜的样子,许博士的岳母哽咽的对我们说;“当时她的心里很酸痛,很难过,他们俩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而他们眼前的生活……,”许博士的岳母难过的没有在说下去!

许博士把物质生活,物质享受,他看得很淡淡,这次我们去他的家中看到;除了一台液晶电视机值些钱以外,家中也真的没有太多值钱的物品了。

他和妻子女儿现在的住房,除了他们夫妻二人首付以外,因许博士的入狱,他们以无能力按期在还房贷,而家庭生活也遇到了很多困难,这时他们多亏了许博士的哥哥,姊妹们无私的帮助,而他通情达理的岳父母也向他们急时的伸出了援手,在这四年中一直在帮助他们还房贷,哥哥,姊妹,岳父母,真正的帮助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在这艰难困苦的四年里渡过了难关。

许博士的岳母经常的问女儿;”你究竟喜欢他(许博士)那点”?

这时许博士的妻子对他母亲说;”他除了不会挣钱以外,那点都好“,可见许博士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很深。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