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东海:贵阳糜崇标办案小记

糜崇标

贵阳老人糜崇标被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区分局非法拘禁近四年,老人忍无可忍,在和看管他的国保冲突中用菜刀捅伤了他,老人被指控故意伤害,我受他儿子委托担任他的辩护人,但非常奇怪的是,老人被刑拘不满十天,又被公安局的人从看守所带走,并从此和糜崇标的妻子李克珍一起被消失的无影无踪,口头对家属和律师说是对糜崇标监视居住,但不愿出具任何法律手续给家属,家属怎么要人也要不到,包括李克珍同样见不到,律师想见人,也同样见不到,甚至律师控告后,乌当区检察院要求办案单位乌当区公安分局提供卷宗以监督他们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是否合法,他们也死活不愿意把卷宗提供给检察院,并说他们虽然是办案单位,但实质是贵阳市公安局在幕后统筹和指挥,故要经过贵阳市公安局批准才可以把卷宗提供给检察院,于是,我今天和贵阳的李贵生律师及委托人糜祖恒(糜崇标的儿子)来到贵阳市公安局希望核实是否真如乌当区检察院所说:是明面上由乌当区公安分局办案,实际贵阳市公安局幕后违法操纵。起初,我们希望见局长,因为这么重大的事情只有局长才可能知情,但你懂的,中国警察局长可不是那么好见的,到公安局大门口一番询问后,又被他们引到贵阳市公安局信访局,其它门是进不去的,起初,信访局的科长宋凯衣衫不整,穿着拖鞋便衣接待我们,并且很不耐烦,只跟我的委托人糜祖恒说话,律师想插一句话,他马上火气很大的说,你别插嘴,我在跟当事人说话,如果你要说话,先提供信访代理委托书,我当时被雷到了,律师到了信访局,没有委托书还不能够说话,虽然一番激辩后,他也觉得不妥,并且重新换了警服下楼接待我们,但最让我迷惑不解的是,他否认了乌当区公安分局的说法,不承认是贵阳市公安局在幕后操纵糜崇标案的办理,他否认也就否认了,我们正在大呼上了乌当区检察院的当的时候,该科长特意把糜祖恒单独留下来谈话,并说要他解聘律师,兴许解聘了律师再向有关领导求情,也许就能够让他见上父母一面,并且只能够瞅一眼,不能够说话。

其实我今天感到最意外的事情,不是乌当区检察院说他们调不到乌当区公安分局的案卷,法律监督名存实亡,也不是贵阳市公安局信访科宋凯威胁我的委托人解聘律师。我晚上和几个朋友吃完晚饭直到十点多才到宾馆《星际商务酒店》1910房,在回宾馆途中,我接到我妻子电话,说洞井派出所的吴警官打电话给我妻子,问我是否在家,说要到我家去看看,后得知我不在家,又向我妻子索要我电话,但我至今未接到电话。回到宾馆在前台办理续住手续时,前台服务员好心告诉我,派出所警察今天来查房了,说是看有没有未登记的人入住酒店,并说晚一点还会再来!

长沙贵阳两地警方心心相印,同时开始关照我,我真有点受宠若惊,其实我也当过警察,本来觉得警察也没有什么,可现在警察不是很受党国器重吗?不由得也有点担心,但我转念一想,也许他们只是碰巧,再说了,我所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希望大家都把法律当回事而已,即使有打击报复,可我心始终释然!

希望警察早一点来查房,并且最好自带钥匙,因为我可不会给他们开门,还有我睡觉很死的,基本一入睡后不是有人来推我是不会醒的。还记得前不久在江西乐安开房,服务员拿错了房卡,结果我在别人房间呼呼大睡,半夜突然闯进了一批人,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他们摇了我半天才醒,我还以为他们是抢劫犯,我最担心的是我口袋里仅有的几百元钱是不是会被他们搜走![偷笑][偷笑][偷笑]

文东海

2017年7月25日夜11:10分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