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骨灰撒大海,家属记者会上“感谢党”

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遗体7月15日早上在沈阳火化后,骨灰撒入大海。刘晓波的妻子等六位亲友出席遗体告别仪式,刘生前好友无法送行,官方安排人员以“好友”身份给刘晓波送行。当天下午,刘晓波的大哥刘晓光在官方安排的记者会上表示,感谢共产党和政府完成了家属心愿。

15日下午四点多,沈阳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刘晓波的兄长刘晓光在官方的安排下见记者。政府发言人张清洋称,刘晓波的骨灰中午已撒入大海。面对境外记者,刘晓光两度感谢党和政府,他说他们家族早有海葬的先例,他和几名家人已签名进行海葬,都是发自内心:“我带领几个亲属在自愿海葬申请书上签字,是我们真实的签名,都是发自内心的”。

刘晓光表示,刘霞没有到场原因是刘霞身体虚弱:“她现在身体及其虚弱,回去可能又要打吊针。所以说她今天不能到场,很遗憾。但是她跟我说,我可以代表她,尤其是她对这么多家媒体来和我见面,她要我转达对媒体各位记者发自内心的谢意”。

稍后,张清洋说,刘晓光年迈,需要休息。刘晓光被请离会场。

当天早晨刘晓波的遗体被火化。两个小时后,沈阳市政府发言人称,刘晓波的遗体告别仪式于早晨6时30分按照北方地区死亡三天内火化的习俗举行;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大哥刘晓光等亲属及其生前好友都有参加;按家属意愿,告别及火化在沈阳浑南区殡仪馆举行。发言人还称,火化遗体一个小时后,将骨灰盒交给刘霞,刘霞接过骨灰盒紧紧抱在怀中。

在殡仪馆外,警察设置路障盘查过往车辆。现场画面可见,参加告别仪式的不足20人,其中包括6名亲属。身穿黑衣的刘霞向刘晓波遗体告别时,因悲痛过度,需要弟弟刘晖搀扶。刘晓波亲属在莫扎特的《安魂曲》旋律中向遗体行三鞠躬礼。

刘晓波及刘霞的众多朋友当天则遭到公安警告,不准前往沈阳参加告别仪式。刘的一位朋友当天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在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警察来我家了,不让我去沈阳”。

维权人士胡佳称,刘晓波的朋友均被禁止前往沈阳;为刘晓波送行者中,没有他“真正的好朋友”。而在照片上看到的吊唁者大部分是年轻人,其中一名男子的脸部被“打马赛克”,无法辨认。有网民认出,参加遗体告别式的所谓刘晓波的“好友”都是国保以及政府方人员。

刘晓波的朋友莫之许称,在官方发布的照片中,没有一个是刘晓波和刘霞的朋友:“14日凌晨以后,刘霞、刘晖等人都与外界失去联系。关键是我们没有家属的邀请,也不知道在沈阳哪一个殡仪馆。当局至少在遗体告别仪式上达到他们的目的。就是让刘家答应不邀请友好出席遗体告别。告别式上没有一个是刘晓波或刘霞的好友。从年龄上也可看出都是年轻人,不可能是他们的好友”。

61岁的刘晓波今年6月证实患上肝癌获保外就医,7月13日因为器官衰竭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逝世,引起美国、德国及法国等国政府关注,批评中国政府。诺奖委员会就此发表声明称,中国政府对刘晓波的早逝负有重要责任。

本周六,官方《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评论,称西方把刘晓波“奉若神明”,但这并不能抵销他所犯的“罪行”。文章还说,刘晓波是中国改革与开放的“破坏分子”。一位退休教师对本台记者说:“环球时报简直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环球时报说现在是中国发展的最好时机,那么法制呢?环球时报这么做,又是给自己加了一条罪行。很令人愤怒。我们失去了刘晓波等于是失去了一面争取民主自由、走宪政道路的一面旗帜。但是刘晓波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政治遗产,后来的人会继承他的遗志”。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尚宝军律师对记者说,目前尚无法联系到刘霞;如果刘霞愿意委托,他将为刘霞争取应有的基本权利。他说:“只要刘霞有需要,我们会尽所能去帮助她”。

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则在网上发悼文。其中写道,晓波:您虽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拥有的人间大爱,是世上谁都无法比拟的。在我们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刘霞:为了晓波、为了您自己、为了世上所有挚爱你们的人,您一定要坚强地、有尊严地活下去!

前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被问及刘霞状况时,他说将会依法处理有关问题。有记者追问能否让刘霞赴挪威奥斯陆领取刘晓波2010年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耿爽回应称,对刘霞能否出境“不要做任何预判”,又重申中国反对将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

另外,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7月14日向奥斯陆中国领事馆申请签证到中国参加刘晓波葬礼,被拒。她向路透社表示,中国官员要求她要获得被探访人即刘晓波或家属的邀请,才可获发签证。她说刘晓波已去世,也无法联络他的妻子刘霞。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吴晶/网编:景铭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