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王理乾律师:护宪战书

昆明市司法局律师处呙晓滔处长

昆明市律师邪会呙晓滔秘 书 长:

你好!

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

任何一点文明与进步几乎都凝铸了志士仁人的汗水、鲜血或生命。

你最近把你的后事安排一下,我也把我的后事安排一下,因为我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与你进行一次生死决战的古老方式来捍卫《宪法》三十五条所赋予公民“结社自由”的权利,捍卫一个律师的尊严。

我并不是一定要和你决战,而是我要和昆明市司法局律师处处长、昆明市律师邪(协)会秘书长这两个官僚位子上的人决战,你恰恰就在这两个位子上,而且是个“歪嘴和尚”——在我等四人退出违宪律邪的问题上不能主持正义,屡屡刁难我等(不否认,你也有些善举)。

更可恶的是,你还把责任往那些象你及司法局的奴婢一样的律邪身上推。这些我都调查过了,别再装洋,去年你就骗过我一次了,今年还想再骗吗?别以为律邪里我不认识一个人,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

我已隐忍了两年,忍够了,忍够了,该是了结的时候了,该是了结的时候!

当今这个社会,在有些问题上百姓根本没有讲理的地方。

两年多来,我等多名律师在《律师法》四十五条违宪强迫律师加入律邪的问题上曾向昆明市、云南省、北京政府的人大、政协、政法委及司法部门反映过多次,均是装聋作哑,没有任何答复。 为此,我深感绝望。

律邪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我凭二十七的律师执业生涯之亲身体会告诉你,告诉全体中国公民:律邪是一个违宪、违例(社团登记条例一、二条)、贪财且怂包的奴婢组织,它劫掠了律师的自由意志,“去”了律师的“势”(割骟动物生殖器,象太监一样);小小一个昆明市,每年收取律师及律所六、七百万的会费,岁岁如此;另外年年假借培训之名还要再收若干。这些律师巨额的血汗钱都干什么了?

我要查帐,必须查帐!因为我被逼迫做了二十多年的会员,交了二十多年的费,我有权利、有义务知晓这些钱都是怎么被那些王八蛋花掉的!

民谣说律邪:

工作就是开会,

管理就是收费。

见到权贵献媚,

律师遇难装睡。

还有象你这种无耻之徒,国家三令五申禁止公务员在民间团体担任职务,你还死皮赖脸地要在你所管的律师邪会中担任秘书长要职,而且据说一上台就周游列国,挥霍律师的血汗钱?

据我了解,只有在社会污浊、真假不辨,无耻之徒违宪乱道,日月昏暗不明的时候,老百姓才会屡屡采取极端的方式来维护自己做人的尊严与权利。

我等的所作所为到底做对不对呢?人不回答,那就让天回答吧。

为了保证决斗的公平性,考虑到你是个女人,力气可能小一点,我决定让你三刀(枪)。

具体规则为:我躺在地上,你用自备的刀枪可在我身上任何部位乱砍乱打三下。如果我耐不住三下死了,证明你是对的,证明中国《宪法》的确是一个可以一任权贵们玩弄的妓女;如果我没死,那我就要出手还击了……生死都是天意。

人总是要死的,谁人迟早不是死路一条、粪土一堆呢?

人活多大是够数?

人该如何渡过自己或长或短的一生?

我认为:人活一世要有尊严,要有意义,不能象飞禽走兽一样为了吃一口食而活着任人宰割、任人欺凌。

我和你生死决战就是为了捍卫我王理乾做人、做律师的尊严,捍卫《宪法》的尊严。

不叙。决战的具体时间、地点任由你尽快决定。

如果你不敢或不愿应战,那我只能天天寻找你逼你决战。我给你准备了一把刀。

我的忍耐时间和力度极其有限。

下次拜见你的时候,就是我安排好一切、不愿久等、找你决战的时候……

致礼!

独立法治战士

王 理 乾

二 0一七 年五月八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