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孝顺:致所有关注709案及吴淦的朋友的公开信

各位同仁,吴淦的兄弟朋友们,709案的各位受难者和声援者:

我在这里向大家问好。我叫徐孝顺,是吴淦的父亲,我比这个政权早几个月来的中国。自吴淦被当局非法关押以来,各位对他给予的支持和关注,我借此机会表示衷心感谢。谢谢大家!

吴淦随母姓,却没有继承他母亲的温和,脾气和我一模一样,喜欢打抱不平。多年以来,吴淦帮助过很多素昧平生的人维权。我不像他那样懂得上网,只能看到身边的人和事凭经验折腾一下,他怎么折腾,具体的情况我了解不多。我所能了解和信任的,是他的满腔热情和正直善良。我也曾经说过他,你这样不疼不痒的折腾有什么用,迟早把自己搞进去。他有自己的想法,我们每次见面都要争执,但是每次争执之后,我们还是会去各自折腾。

2008年以来这几年间,吴淦所做的事情相信大家都略有所知。当局非常痛恨他,也曾经多次打压他,但都没能让他屈服。它们做事的风格就是那样,治不了本人就找家属来要挟。于是在2012年9月13日,本地政府纠集了一些人,编造理由,以职务侵占罪把我刑事拘留。报案人福清市天源新能源有限公司本身不具备经营汽油的资质,他们经营走私汽油,没有经营重油项目,却串通公安局捏造假案,诬告本人倒卖50.9吨重油,侵占重油货款。所以关押到2013年5月23日,该案经两次补充侦查后,却不依刑事诉讼法171条规定作出不起诉决定,只让我取保候审。取保一年到期(2014年5月23日)没有证据才解除取保候审。但是在2015年5月19日,吴淦在南昌江西高院为江西乐平一起死刑冤案维权时,又被抓并关押起来。为使吴淦屈服,它们又开始折腾我。我自问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它们就用之前编造的事由,于2015年6月25日又 把我刑事拘留。此后,它们装模作样地开了三次庭,2017年1月19日又让我取保候审。同年4月17日,福清法院才作出了允许检察院撤诉的刑事裁定书。2017年5月3日,我收到了福清市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从刑拘到撤诉,我这次被关押了近2年。至此本案从开始至结案跨越6年,我本人生活也遭受6年迫害。 明眼人都能看出,前后我被关押两年多,是因为我儿子吴淦的维权活动。我受了些苦,但是我从来没有怪过他。他做的事情没有错。我也算个有些文化的人,这中间的道理我懂。有人说我是被连坐,对此我是有不同看法的。连坐是商鞅发明的,指一个人犯罪,亲人有责任要被罚。我儿子吴淦并没有犯罪,我被抓,只是被当作要挟吴淦认罪的人质罢了。这种说法,相信大家更容易理解。本来现在吴淦还未“审判”,709同难者很多还在被当局非法关押,还不到向大家说声感谢的时候。我身体不太好,看守所里面被关了两年多,老毛病发作,腰腿不是很利索。现在我自己的“案子”了结了,我必须要出来说一声,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两年多来对我的支持,对吴淦的帮助。我想,这也是我们709同案家属的心声。

我仔细看了它们炮制的对吴淦的“起诉书”。按照“起诉书”列举的,我儿子吴淦涉及十二件事情:声援福建三网友,声援拆迁,声援我,声援建三江,声援怀化黄氏姐妹,声援郑州十君子,声援程海律师,声援云南陆勇,声援范木根,声援庆安徐纯和,声援江西乐平案。这十二个案件,每一件都有具体的受难者,都是确实存在的问题甚至罪恶。声援受难者,为受难者伸冤,却得到“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说实话,看了起诉书,我很生气。吴淦不就是打抱不平,还没有到梁山聚义,却捞了个反贼的名号。对于他的做法我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我的内心真是为他感到骄傲。我可能并不完全理解我的儿子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我了解我现在生活的这个社会和统治它的这个政权。

我出来以后,吴淦的朋友给我找来他之前自己录的一个视频,看完视频,我哭了。这么一把年纪,我很少哭的。1999年,村里被污染,我牵头维权被判刑关押时,我也没有哭。但是看完儿子的视频,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我哭了。我儿子是条汉子,我却哭的像个孩子。
我不会上网,但朋友们给我看了网上的消息,知道了不少吴淦被抓后发生的事情。我知道吴淦被抓后,还有很多律师被抓,这个大案子叫做709案件。很多709家属及亲友都在一起奔波呼吁,特别是王峭岭女士和李文足女士,她们特别了不起。还有很多支持709同难者的亲友和网友,你们都特别勇敢,充满智慧。作为吴淦的父亲,作为709家属的一员,虽然腰腿不便,但我也想加入,尽量做一些事情。 吴淦被抓前,交代了让一些朋友帮忙料理,拿主意。他们会上网,信息多、动作快,人多力量大,我也很放心。我写这封信,既是要表示感谢,也想通过这个途径发出呼吁:大家一起来,为了709案件,为了我儿子吴淦,反贼不嫌人多。

惭愧得很,我爱好不多,只是喜欢琢磨风水。以前不时有人找我看风水,找墓地。有人可能认为这是迷信,我是觉得它通过某些寄托或者某种环境,给人精神的力量。吴淦的朋友告诉我,有位因709案受难者的母亲,是位虔诚的修行者。她每天早课后,都要加一句:我儿子没罪,它们把他抓了,不让律师会见,一点消息都没有。佛祖,它们什么时候死啊。我想告诉这位妈妈,我也要每天在心里说:我儿子没有罪,它们把他抓了,现在不让律师会见,我要早点给它们找块适合它们的墓地!

再次谢谢大家!

徐孝顺
2017年5月14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