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天赐的孩子——5•12汶川大地震九周年纪念

1

4月20日晚8:30分,一位叫仁增(又名热伍珍)的年轻的藏族妈妈,在一群基督徒低沉、婉转的歌声中,静静走完了35岁的短暂人生,此时,距5·12汶川大地震九周年已不到一个月。

仁增的儿子,活泼帅气,取名天赐的小朋友,特地从阿坝州理县赶过来,陪伴妈妈最后时刻。

这是5·12大地震经典传奇的最后落幕,故人逝矣,天堂今有歌声,那里有喜乐……

1 孕期的灾难

回溯九年前的今天,一场巨大灾难在时钟的嘀哒声中,悄然无声地袭来。

那时,如花似玉的仁增还不满26周岁,是怀孕七个月的准妈妈,丈夫外出打工,她呆在理县扎古脑镇克增村的家中待产,心情美得像花儿一样。

时针指向下午2点28分,突然间地动山摇,天昏地暗,从映秀发端的汶川大地震,短短几十秒钟就沿龙门山脉,将整个四川撕裂。

汶川

家,在地吼中剧烈摇晃,墙体很快崩塌,瓦片和房梁也纷纷砸落下来,仁增本能地捂住肚子,在惊骇中左躲右闪,一阵锥心的疼痛后,便失去知觉。

仁珍的婆婆彭素芳回忆说,家中的房子垮了一半,仁增的颈椎、腰椎受了重击,几根大梁重重压在她腿上……救出时,早已人事不省。

奇迹也会在艰难时发生,山崩地裂后,外界的出路全部阻隔,但仅过一天,一架直升机突然降落在了附近的甘堡寨,时任空军政委的邓友昌上将率工作组前往灾区一线指导赈灾工作,听说仁增伤势后,邓友昌二话没说,亲自定夺,让部属让出座架,将仁增接上飞机,直接送往成都华西医院。

2 昏迷中产子

仁增昏迷了近两个月,迷糊中隐隐听见有婴儿的啼哭声,多么熟习的哭声啊,就像腑在她耳边一样。

是的,是婴儿的哭啼,一阵一阵地传来,像是在呼招她赶快醒来似的,多么揪心的啼哭啊,这分明是饿坏的孩子在渴求妈妈的奶水。

仁增挣扎着,努力想睁开双眼,但天空一片灰暗,眼皮总是像幸福的大幕,任凭怎么拉也拉不开!

虚空与现实就这样传递着一个新生命降临的信息,仁增后来回忆,她几乎耗尽了毕生的精力,那双沉重的眼皮终于透进来一丝微光,接着就有护士惊喜莫名地大叫:天啊,她醒了,她醒了!

昏迷了两个多月后,仁增终于醒过来,婆婆彭素芳兴奋地抱过一个嗷嗷待哺的大胖小子,乐呵呵地冲着她说,仁增,快看,这是你的儿子。

原来,在仁增入院快满两个月时,昏迷中,羊水自然破裂,孩子竟然从母腹中迫不急待地向外窜,重症病房的护士们都没有妇产经验,大家手忙脚乱差不多都吓呆了,等到华西医院妇产科的专业医生闻讯而来时,孩了竟已奇迹般地自然爬出,脸蛋绯红,叫声嘹亮,十分健康。

1

(天赐在爸爸怀中,妈妈仁增仍在婚迷中)

这一天是2008年7月11日,差一天,就是512汶川大地震两月整,昏迷中,孩子足月出生了。

3 孩子取名天赐

仁增怎么看也看不够自己的儿子,灾难虽然夺去了她的健康,但上天却出人意料地回赠给她更加惊喜的生命大礼——孩子保住了,她重重松了口气。

这是上天的恩赐啊,仁增与婆婆和丈夫商议,给孩子取名天赐。

这是一个奇迹,华西医院的医生说,当仁增从灾区送来后,我们在救治她时费尽了心机,为了保大人也保孩子,医院顶级专家会诊后选择保守治疗,没有给仁增下重药,孩子能健康出生,也与白衣天使们日夜护佑休戚相关。

取名天赐,其实蕴含了许许多多的感恩。

天赐降生后,成了医生和护士们的共同宝贝,也得到了超乎寻常的呵护,医院每月都会对小天赐进行的特别的例行检查,一切表明:小天赐是一个完全健康的孩子,他在母腹中成功避开了大地震的伤害,但他妈妈却因颈椎、腰椎和双腿的重度损伤,终其一身只能坐在轮椅上或趟在和床上了!

1

或者也可以这样说,妈妈在地震到来时,为了保护孩子而舍已!

4 天赐在爱中长大

大地震后一年,华西医院参与仁增治疗的医生护士为小天赐举行了生日典礼。小家伙萌动机灵,差不多是人见人爱!

1

也是在这一年,由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牧师王怡施洗,天赐的妈妈和其他几位地震伤员在华西医院受洗归主——上帝的安排竟也如此巧妙,赫赫有名的华西医院,其前身就是教会医院。
此后,他们从华西医院转到刚落成的温江八一康复医院继续后期治疗,渐渐长大的天赐被温江当地幼儿园免费接纳,而且,天赐也渐渐懂事起来,他的生命与母亲是连为一体的,他每天上完学,就爱泡在妈妈的病床前虚寒问暖,他是妈妈的小甜心,更是感动妈妈生命的小天使。

2014年后,仁增和孩子转回到阿坝州理县的家中,天赐开始进入理县营盘小学读书,天赐是学校的小名人,老师和校长都对他特别关照,有时调皮掏蛋犯点小错误,也容易得到同学和老师们的包容。

那时,差不多每个季度都会有成都各教会的弟兄姊妹驱车数百公里,翻高山,越溪流,穿峡谷,不辞辛劳,前往他们远在理县克增村的家中探访,带给仁增和小天赐各样礼物和爱的安慰。

1

这些大哥大姐、大叔大伯甚至是爷爷奶奶都是在成都时就开始陪伴他们家的,风雨九年,他们的爱从不曾间断。他们所在的教会,也会在慈惠事工上各尽所能,给予这个苦难家庭特别援助。

小天赐与他们都混得很熟很熟,每次见面都亲热无比,亲热是他这个年龄对爱的全部诠释。

5 天赐妈妈的葬礼

经受了长达九年的伤痛折磨,仁增肠胃功能不断衰退,今天春节前后,病情突然恶化,仁增被家人从理县紧急送往成都八一康复医院急救。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荣美教会等立即启动慈惠帮扶,几个月的治疗,差不多所有费用都是由成都各教会鼎力支助的,大家都在盼望仁增的笑容重新回来,像格桑花开在这个春天。

但随着仁增肠胃吸收功能的继续弱化,已没有足够营养来支撑整个身体的康复,病情危急,医院几次下了病危通知,许多弟兄姊妹为仁增流泪祷告。

1

进入4月后,仁增差不多都处于昏迷状态,有一天,她突然醒来,告诉婆婆彭素芳,她遇见上帝了,上帝许诺给她一双奔跑如初的腿,并给她一个更新更美的家,她说,自己快要走了,她希望天赐以后可以做传道人……那之后,仁增就一直处在昏迷中,直到临终都没有醒来。

听说妈妈病危,远在理县的天赐特别从学校请假,心急火燎地来看望病危的母亲,他腑在妈妈病榻前失声痛哭,但昏迷中的妈妈眼角与嘴唇在抽动,就像九年前听到天赐出身啼哭时的那种抽动,只是,仁增这次再也无力醒来安慰已是少年的天赐了。

4月20日晚8:30分,在亲人爱的簇拥中,在七八位弟兄姊妹低沉的赞美诗声中,仁增放下所有的劳苦愁烦,沉沉地、安稳地睡去。

1

两天后,仁增的葬礼在成都东郊殡仪馆举行,除了婆家亲戚、娘家母亲和哥哥扎西也从甘孜州马尔康赶来,送仁增最后一程,为仁增施洗的王怡牧师在唱诗班悠然的歌声中,为仁增的信仰作了最后一次祝福和祷告,他说,此时,仁增已回到上帝慈爱荣美的怀中,上帝要亲自安慰自己的女儿,为她擦去哀伤的眼泪,那里再没有灾难、痛苦、死亡和哭号,因为一切都过去了!

随后,在唱诗班“更加与主接近”的歌声中,来参加仁增追思礼拜的100多位弟兄姊妹,将白色素菊放在仁增的灵柩上,直到牧师王怡扶着婆婆彭素芳和天赐走出来后,低沉,婉转的赞美诗才渐渐平息……

11

(本文特别感谢刘倍宏、晏洪弟兄和向迪英姊妹的图片支持)

本文发布在 独家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