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卫士赵枫生出狱后首次公开发言

各位师友:

大家好!

本人赵枫生,已于2017年4月27日上午十一点左右离开湖南省赤山监狱,在没有身份证、没有手机、没有随行人员的情况下,独自一人着装像在工地做事的农民劳工一样,历中巴、大巴、地铁、高铁、空调硬座,经沅江、益阳、长沙、永州,于当晚十二点半左右回到江华县城妻女租住房处。

回来休息了几天,妻子陪同去买了几套夏装,回乡下老家陪父母几天,在国保的同行下去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报了到,再去公安局重新申办新的身份证,然后买了个手机,在县城的租住处拉了网线,把一台旧电脑重装了系统,用妻子的号学着用微信,什么都得重新来,一天一天去适应着新的生活,身体没有大碍,只是节奏有点跟不上,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

至于本人的案子,当局延续几千年的传统把本人以谋反论处,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本人也早已成年,档案都有记录,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自己也清楚,作为一个进城民工,达不到精神领袖的层次,也不是什么英雄斗士,只是凭自己的理解做点想做能做的本份事情,细节的回忆现在还不打算做,时至今天,生存的挣扎还在继续,我对父母妻女有亏欠,重要的还是往前看,只希望自己通过这份历练在将来的日子里能更专业地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唯一要感谢的是这几年一千多个日夜里各位师友的牵挂和关心照顾,这份情谊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回馈的事情。

感谢我的辩护律师刘卫国律师、陈以轩律师、刘正清律师、陈建刚律师,感谢屠夫,感谢我知道名字不知道名字的朋友、网友,感谢从国内外给我寄贺年卡的同行(虽然我不能收到),感谢网上网下为我呐喊给我送饭的同胞。

最后,感谢党给了我历练、成长的机会,我全家祖宗十八代都不会忘记你们的。

2017/5/7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3 则回复 人权卫士赵枫生出狱后首次公开发言

  1. yihui 留言:

    回家后 悠着点,下次 在也别 至信 什么 穆斯林 国什么的了,我算怕了你了! 搞的 把衡阳 异见人士 全部 都当 恐怖份子 那就麻烦了,中共的维稳逻辑 从来 就是 ··· 连坐的,它们 不管那么多,它们的逻辑里面 如果一个人犯罪,那么那整个地区的人 都有问题!

  2. yihui 留言:

    为了你这破事,衡阳国保 拉我 们垫背!靠!甚至 在工作单位 屡次 叫我 叫恐怖份子!当面叫!

  3. yihui 留言:

    你坐牢 之后,我在工作单位 工作期间 数次被国保 骚扰,甚至被 人当面叫恐怖份子,我愤怒到报警 都没用! 是 被叫了 无数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