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丽丽:一个女人的呐喊——打了谁的脸

一声”全璋啊!你快回来吧!”包含了一个女人多少的辛酸与泪水。

李文足,王全璋律师的妻子,一个柔弱漂亮的女人,却不得不离开她的梳妆台上街去打流氓。

他们4岁的儿子小泉泉,已经快两年没有见到爸爸了,照顾顽皮的小泉泉,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顽皮的天性也让他比别的小朋友更容易受伤。

一年前,文足在我家陪伴当时情绪低落的我,适逢”有关部门”又在那个时间,因为709案去找遍了她的七大姑八大姨抹黑他们夫妻俩。情绪愤懑的文足,又碰上孩子不小心磕伤了下巴,后来足足缝了十针。坚强的孩子还安慰妈妈说不疼,在去医院的路上就睡着了。到医院后医生抱走了泉泉,文足哭成了泪人,蜷缩在角落里,自责与无助包裹着她,使她更加瘦弱,凌晨两点的医院又频添了几分悲凉。

去年,拜”相关人员”所赐,泉泉成了石景山幼儿园的”名人”,他的名气大到没有幼儿园敢接收他。所以,至今他跟着妈妈四处”漂泊”。

1「709被株连不能上学的李和平的女儿和王全璋的儿子,扮演公主和勇士打败了怪兽」

同样遭遇的还有李和平律师的女儿小佳美,从没见王峭岭哭过,坚强的她,在听说女儿上不了心仪已久的学校时,愤恨和悲伤席卷了她,任凭眼泪肆意的流淌。

八个月后再次相遇,泉泉和佳美在家自学,陪伴他们的还有一只叫小黑的狗狗,她们都长大了不少,比以前更懂事了,也更让人心疼了。小泉泉半夜跑到我的房间,哭喊着说:”阿姨,我想妈妈!”我抱着他,很快又睡着了。这个孩子明显有了与他的年纪不相符的沉重。

2*俩孩子以狗狗会友,在小区交了不少的新朋友*

对于父亲,或许孩子的印象已经模糊了,文足却一刻也忘不了全璋所受的苦,而这个家的痛苦和磨难,就只因为王全璋是个人权律师。有消息称,他们遭遇了非人的折磨和酷刑。

当江律师说起他被酷刑时,哭的像个孩子,那种生不如死的绝望,不是亲身经历是体会不了的。

柔弱的女人被逼上了街头,为丈夫呐喊奔走,总被逼迁的她们拖儿带女总在搬家,失去了安逸却依然倔强。在今天的盛世中国,现行法律保护不了她们的自由和权利,却成为迫害她们的工具,这如此的耻辱打了谁的脸?

一个为别人争取法律赋予的自由和权利的人,却因此失去了保护妻儿的权利,在媒体和各种社交网络还在大肆抹黑监狱里的王全璋时,他却被提名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这又是谁打了谁的脸??

709家属樊丽丽
2017年4月13日夜于承德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