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魁明律师:判决后第一次会见苏昌兰(2017.4.9)

3.31宣判后,4.6上午律师第一次会见了苏昌兰。说到判决,苏昌兰虽然有所预料,但判决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因为判决时法官没有问苏是否服判和上诉就把苏带离了法庭,所以我们并不清楚判决后苏的情况。

苏昌兰说,判决当时我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带出了法庭。出来法庭后,我就跟书记员说不服判决,要上诉。虽然我对判决有所预料,但结果出来后还是感到气愤难平。我因为参与本村的万亩土地维权,先把小学教师的工作搞丢了,最后还遭致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三年徒刑。我说:你们判我煽颠罪,没有任何证据,完全是打击报复。

庭后苏昌兰要求在法院见下家属,法庭一开始不答复。追问多次后又说家属已经走了(其实家属和律师都在法院等待天理案件的宣判),苏昌兰说不可能,走了也可以叫他们回来的呀!当时苏昌兰自己感觉到控制不住情绪了,甚至有想死的心。那时她跟书记员吵架哭闹,说你们法院没有良心,今天不给见家属,我就要以死抗争!这个时间持续了有十五分钟。后来法院有女性工作人员出来安慰她,要她安静,正在等领导批准。最后答应给她在看守所会见家属。

11:30后在看守所家属会见室会见了家属,但也只是会见了苏昌兰的婆婆,时间仅有十五分钟,没有给会见丈夫陈德权和哥哥苏尚伟。

当律师告诉她陈德权和苏尚伟他们当天失去联系直至会见时仍然没有消息时,苏昌兰觉得太吃惊了。

之后,律师和苏昌兰交流了二审聘请辩护律师的意见。下午,律师向佛山中院提交了上诉状和要广东省高院公开开庭审理二审的要求书。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