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剑:请南通女子监狱方善待单利华

单利华

上午去了单利华家,见到了阿姨和单大哥,我是有愧的,单大姐转移到监狱以后因为无法再给她存钱,我已经太久没有跟她的家人们了解过她的情况了。今天还是因为不久就要离开市区才记着把群友们托我寄存给单大姐的500块给了单大哥,托他代为寄存。短短二十分钟交谈,触目惊心,原以为劳动教养制度废除以后,监狱里也不用劳动了,却才知道不仅需要劳动,而且时间强度惊人,甚至吃饭时间都不太够,单大姐比在看守所时期更瘦了。从早上5点起一直劳动到晚上9点,监狱里的犯人只是被剥夺了政治权利,什么法律能够超越上位法宪法,强制人犯劳动,剥夺休息时间,这就是比美国人权好五倍的中国?

监狱同时也是一种社会形态,特权在监狱并没有消失,原港闸区副区长黄雅香在监狱里长期不用劳动,霸占着老弱病残专用的五监区,而单利华有非常严重的过敏性哮喘和支气管痉挛,只能靠一种德国进口的药延续生命,更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而消瘦,却只能天天劳动。家人给她存钱以改善饮食增进些营养,而这钱能不能用能用多少,还需要根据所谓的表现。犯人,他们首先都是人,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关押,限制人身自由的暴力处罚始终存在,可是在这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的中国监狱,在被限制自由以外,还要义务给不知道是哪个老板的人干活,劳动时间如此之长,这些享受免费劳动力的老板们,你们才他妈的是该被收监的犯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些老板和权力部门都必然涉及权钱交易,都是赤裸裸的犯罪,也不要说是什么国营企业,获利的都是个人。

基于以上事实,我呼吁监狱方善待良心犯单利华,她是因为良心太好,管的闲事太多才入狱,而不是对社会有害的罪犯。制度改革牵涉多头利益,不可能一蹴而就,但让单利华不再劳动你们完全可以做到,就如你们对待黄雅香那样。

——顾剑2017/4/8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