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灵杰——我的自白

作为一名访民可以说我是很不称职,在屡次遭遇各级信访部门接谈登记人员刁难和拒绝后没有去死磕,但也并不是像有些部门说的那样已经息诉罢访,而是选择在网络上揭发报道访民所遭受的苦难,为此我多次被北京警方抓走讯问、辱骂,甚至于被以寻衅滋事罪传唤。

就在今年2月9日下午,我刚下公交车就被北京丰台云岗警方抓走,但直至关押7个小时后释放警方都没给出抓捕我的理由。2月24日下午4点多,我再次被北京警方抓走并被抄家。这些闯到我住处抓我的人既没有出示身份证件也没有搜查证,就这样我被抓到北京市丰台区云岗派出所,同时被带到派出所的还有我的一台电脑、4部手机、U盘、数千元现金等物,而我的现金被抄走竟没有进行清点。

到了派出所我才知道,原来这次浩浩荡荡出动大队人马到我住处去抓我的是北京市公安局和丰台分局及国宝人员,当然也有云岗派出所警员。好在这次警方总算给出了抓我的理由,就是两会期间不要在网站发稿子,我明确告知,我的事情还没解决,警方提示我,被处罚多少次了,意思是不听话还会被处罚,我也没含糊,直接告诉他事解决不了处罚没用。

是的,这并不是要和警方作对,不仅我是如此,在我上访和做民生观察网站义工的这10年时间里,我接触了太多太多一次次被警方及相关政府部门拘留、劳教、判刑、非法拘禁的访民,他们重获自由后为了申张自己的冤屈忍受了常人不能仍受的屈辱和折磨,带着满身满心的伤痕奔波在上访路上,而他们的要求仅仅是依法解决诉求!

遗憾的是法律虽然存在,但却不能保护百姓的利益。法律成了权贵阶级用来掠夺民财,搜刮民脂民膏,保护那些为人所不齿的罪人的工具。强拆、强征、暴力执法、钓鱼执法、徇私枉法等等权贵阶级的罪恶充斥了我的眼底耳间,每每于此我的愤怒悲悯之情都不能抑制。

当北京警方了解到我所反映的是陕西西安警方逼良为娼、钓鱼执法、私放强奸抢劫犯等事情后说,“这你怪谁,你就没有辨别能力”。我直言“这不能怪我,谁让电视、电影里宣传的那么好,我哪想到事实和宣传的不一样,警察和当官的都那么坏。”警方提醒我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还有个警察告诉我,放心吧,北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希望如此。我希望我们访民到了北京能受到合法的保护,不会在被绑架、殴打、驱逐、无端抓捕。可是,现实却让我很失望,就在被关押到2月25日凌晨两点释放回家数小时后,警方再次登门,在我住处等了我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这次他们未能如愿,因我没有回到住处才免了此次劫难,而我却成了在自己国家流亡的人。

湖北随州警方也在这个时候凑起了热闹,为了找到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逮捕的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的罪证,再次联系我要和我谈谈。当然他们没像前一次一样承认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在给我带话让我劝刘飞跃认罪,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了回避。

因为我知道我所作所说湖北警方不会相信,甚至会迁怒于我。为了刘飞跃老师,为了访民的需要,为了网站更好的生存,为了自己,我只能回避,以尽我网站义工,公民记者的职责,为每一个需要倾诉冤屈的人倾诉。就像民生观察网站创办人刘飞跃所说的那样,尽我匹夫之责甘为百姓呼号!我虽为一介女流也愿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刘飞跃老师所做的一切。

最后我想告诉河北定州和陕西西安有关方面人员,我没有息诉罢访,不要以为把我的登记和寄去的信件销毁就能把你们的罪行遮盖,我要让你们的罪恶暴露在阳光之下。不要怪我,是你们这些罪人造就了我的今天,你们每一次的胡言乱语都是对我最大的激励。就在今天河北访民告诉我,“定州警方说你已经息诉罢访了,北京方面要判你两年刑”。我知道可能会有被判刑的那一天,但我所作所为无愧于心,为了自己,为了子孙,为了社会的发展,为了公平正义的早日到来,我甘愿如此。

丁灵杰
2017年3月14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