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刚:忠肝义胆,奋勇直前——记大侠陈建刚律师

陈建刚

陈建刚,国内知名维权律师,为笔者的同案张宝成做过代理律师。本人曾经和他在2015年6月张宝成婚礼上有一面之缘,那次他和王宇律师一起来的,时间不长就提前走了。他们当时已经是很积极的维权律师了。陈建刚律师身材不高,长得很敦实,四十岁左右。

陈律师积极参与了建三江案维权活动,还为系狱的新公民运动的参加者张宝成做代理律师;在“709”惊天大案中,他又做了谢阳律师的辩护人——谢阳律师被关押16个月,才首次见到律师。陈律师在2017年初会见谢阳律师后写下了长文《会见谢阳笔录》,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全球诸多主流媒体给予大幅报道。

此事一个多月以后,大陆官方媒体经过筹划,全面发起反击。比如中共喉舌《环球时报》3月1日发表文章《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该文说“‘谢阳遭酷刑’的文章发出后,西方媒体进行大肆炒作,一些所谓“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进行呼应”;还通过去年11月被捕后一直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却被允许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江天勇律师的话说:“西方对中国‘人权’、‘酷刑’很感兴趣,这些都他们被视为珍宝,他们喜欢利用这方面的负面新闻对中国进行施压,丑化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类似的信息说什么他们都信,更何况是中国人写的呢?”(江天勇的律师已就此发表声明,指出当局的违法行为,并认为谢阳、江天勇都受到虐待和酷刑。)

陈律师做刑辩律师多年,代理过多起人权案件,知道中国的法治状况,他清楚自己的危险处境。为此,他发文托孤:如果他被抓,希望朋友们帮忙照顾他的妻儿老小。之后,他毅然发表了《会见谢阳笔录》,并就此案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针对上述《环球时报》的文章,他撰写了长文《就湖南省检察院对谢阳酷刑事件“独立调查”的追问》,陈律师的勇气十分让人敬佩。

在《会见谢阳笔录》中,陈建刚律师披露:

警察对谢阳进行训斥和威胁说:

“我们整死你像整死一只蚂蚁一样。”

“在这里面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应该是我们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你别以为出去以后可以告状,我告诉你,你告状也没有用,你这个案子是北京的案子,我们代表的是党中央来处理你这个案子。我们即使把你弄死了,你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我们弄死你的。”

“我白天休息得很好,每到晚上这个时候我就很兴奋,我就是要故意折磨你,你看着,我要把你折磨成一个疯子,你别以为你以后出去还可以做律师,你以后就是一个废人……”

“我们有的是资源和手段,这个案子,我们没有任何限度地往下整,包括你在的律师事务所,你的同事朋友,我们想整谁,想怎样整就怎样整。”

警方还以谢阳妻子和孩子的生命相要挟:“你老婆孩子开车的时候要注意交通安全,现在这个社会交通事故比较多。”

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中,陈律师在谈及个人的安危时表示:“‘709’他们没抓我,我本人非常意外,当时我已经做好被抓的准备了。……警方几次对我威胁训诫,不要说话、不要写文章之类的。”“我发言一向激烈,但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我宁可坐牢或者死掉,我不能接受这种生存状态,我不愿意为了安全就放弃言论的权利。”

陈建刚律师这次惹恼中共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揭露了谢阳律师在羁押期间遭受的酷刑。中共官媒说什么“谢阳遭酷刑是捏造的”,实际上酷刑在中国一直存在,简直可以说是司空见惯,随便在网上查查,即比比皆是。2013年,笔者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期间,同案犯人宋泽,因为零口供被酷刑,包括:整天锁在铁椅子上不允许上厕所、遭管教指使的同号人员殴打、被迫和传染病人挨着睡觉、长时间戴固铐和脚镣。

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以羁押扒手小偷为主,所以这里的酷刑尚不算严重,最普遍的一种惩罚是固铐脚镣,固铐是把两个手腕紧紧固定在一起,不能转动;而脚镣有二三十斤,戴上非常难受;更严重的是把手铐脚镣连在一起,整个人就像一只虾米,腰不能直起来。对待普通的刑事犯和经济犯尚且如此,对专政对象更不会手下留情。

中国的良心犯在监狱中大多遭受过各种不同的酷刑虐待。比如我的同案人张昆,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在牢里被多次殴打,冬天被迫洗凉水澡,被克扣食物、衣服等等。出来后,他的一个鼻孔变形,无法呼吸,还得了抑郁症,需要长期吃药控制。另一位同案人张向忠,坐牢期间,他被殴打成脑萎缩,一只眼睛失明,出狱后还需要长期服药。我认识的翟岩民大哥,他在监狱中的遭遇也很悲惨,用翟大嫂的话说,就是人整个给废了。我还有个朋友唐志顺,因王宇、包龙军案被逮捕,至今在牢中;狱中一年多的时间,他的体重暴降80斤,并且被迫长期服用不知名的药物。众所周知的李春富律师,出来后已经精神失常。此类事情举不胜举,在中国酷刑迫害政治犯司空见惯,因此谢阳遭受酷刑绝不是意外的事。

中共专政机器一向残酷,对良心犯除了酷刑肉体折磨外,还绑架亲情,即以株连亲人要挟当事人屈从。笔者就曾经在预审中亲身经历过,当时审讯者拿孩子上学的事情要挟我。我的同案袁冬,他的孩子受其株连而上不了应该上的重点学校。总之,中共特务机构的各种下贱手段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按照中共公安机关的剧本,下一步他们很可能会找个理由羁押陈律师,罪名无非是寻衅滋事、造谣诽谤,或者干脆就是“煽动颠覆”,等等。他们将用尽手段折磨陈律师,如果陈律师骨头够硬,扛得住,那他们就会拿陈律师的老婆孩子做筹码,就像2015年的王宇律师案;王宇律师最终“认罪”,就是他们抓住她的儿子作为人质,为了儿子,她不得不屈从。

如果未来有一天,陈建刚律师也在电视上认罪,我也不会觉得太奇怪。在这个极权体制下,他和谢阳律师都是不惧死之勇者,但是如果“绑架”了他们的亲人、孩子,结果就很难说。
读陈建刚律师的《会见谢阳笔录》,很多人对中国极权制度下的司法很是绝望,而我以为更让人绝望的则是大多数的“吃瓜群众”。2013年,新公民运动被全面打压,多人入狱,直接起因是新公民运动成员上街张打横幅要求中共官员公开财产。对之,多数民众并不理解。我为此入狱,在牢中,甚至同号的小偷也在耻笑笔者,觉得他们比我更聪明,偷个钱包还能吃几顿好的,而对于中国的专制腐败,他们不以为然。

在国人眼中,律师是高收入阶层,而人权律师纯属傻瓜,放着好日子不过,专给政府找麻烦的。他们不在意人的尊严,也不在意这些人权律师冒着风险争取的公民权利也有他们的一份。近百年前,鲁迅写了《狂人日记》、《药》、《风波》、《阿Q正传》等一系列文章、小说,对悲惨愚昧的国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看来当今的国人至今未有什么改变。对之,我深感无奈而无力。

建刚兄弟作为人权律师多年,我想他也会深有同感。然而,他并未消沉,而是明知是刀山火海,也是奋勇直前;为了心中的“义”字,他勇敢站出来为谢阳律师辩护,并将其遭受酷刑的情况向全世界公开。建刚兄弟真可谓是义胆忠肝!衷心祝愿他平安、保重!

作者简介:李刚,北京人,大学学历,企业白领。2012年参与新公民运动,因上街张打横幅要求官员财产公开,于2013年7月至2014年1月羁押于北京市第三看守所,2016年流亡美国。

转自:中国人权双周刊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