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雷:下岗律师谋生记

去年临近年关的时候,我被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下来了。在此期间,我得到了很多老师朋友的鼓励与支持,我觉着自己应当向大家汇报一下自己这几个月的感受。

主要是汇报两个方面:一是后悔不后悔,二是过得怎么样。

自从我的停止执业行政处罚听证申请提出之后,我就如释重负,迄今为止,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认为,如果选择沉默反而会后悔,必不能原谅自己。在郭飞雄辩护问题上,我没有任何错误,有错误的,是那个法庭与法官。

过得怎么样?一个字:忙,忙得不得了。一方面,是因为不接新案子好歹有些空闲时间,我必须首先利用这个时间处理我以前承诺过的案件,大多数是冤案申诉:看案卷,拿方案,帮人撰写申诉状。必须承认,这是一项非常痛苦的工作,我再次全身心投入那些案件场景,活着看自己以前辩护的案卷,这对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真是一种考验。

众所周知,我还那么高调地开了微店。对于自己停牌之类的遭遇,我还是有所准备,早就注册了公司,申领了有关手续。首先是兜售辣椒酱,这个辣椒酱是我的一名蒙冤当事人的女婿送给我的,他是一位国保大队长。我吃着好,就绕过他直接联系厂家联系来卖,迄今卖了差不多三四五千瓶,竟然还发展了代理。然后,又卖水果,都是去年联系的朋友。直接从果农家发货,没有中间环节,美其名曰“远程采摘”,水果品质当然不错,卖的很好,利润我说必须压到最低。但是上周出了大问题:枇杷短斤少两。我气的够呛,一气之下决心不再与果农合作。但是,后来找出问题,云南蒙自果农当地惯例,家家如此:卖水果连包装都算重量,所以枇杷一定缺斤少两,出了大问题。我最终原谅了果农,毕竟果农不容易,都知道做枇杷最辛苦,要上山摘,下雨不能摘,露水太大不能摘,况且我们要求摘了之后要跑到很远的地方立即当天发货,很辛苦。而且,我们选择的品种叫做“长红枇杷”,算是枇杷珍品,味道甜美产量极低个头小,并不是所有的枇杷都是这个品种。所以,我们只能联系以前所有买过枇杷的顾客,少一赔二,一家一家退钱处理,果农也一再保证不再缺斤少两,每单过秤都把视频发过来。这算是一个小危机。

还有,卖国学经典和和商务印书馆的西方经典汉译名著。主要是面对律师以及律师的子女,从现在做起,必须让自己以及自己的孩子多读书,读好书。

最辛苦的是我的助理李宁,号称市场总监李总,实际是一人忙得团团转。网上订货,问题随时有,朋友们喜欢微信直接问,忙的不得了。忙的李宁晚上十二点还在对账、接单、回答买家各种问题。好端端一个姑娘,累的长病。以后,朋友们可以直接微店客服反馈问题。

最感动的是听周泽律师为我的事情掉泪。据说北京市司法局把周泽叫去,上纲上线,批评周泽带头为我的事写公开信,全国律师联署几百名。周泽在北京市司法局说着说着激动了,说伍雷这样一名优秀的刑事辩护律师,被逼的去卖水果,开客栈,是好事吗?周泽律师说着说着落了泪。

我非常感动,我并不优秀。我曾经说过,一个有点擅长为冤民伸冤的律师最后把自己变为冤民,最符合中国逻辑。

是的,我还在大理开了客栈。下一步还可能会推出大理到拉萨的旅游产品。我已经和著名前警官郑成月、著名冤二代李宁、史上最穷黑社会家属朱玉珍大姐这些最善良最勇敢的人成立了专业化团队,准备在全国范围承揽资产执行业务,我们的口号是“我们不会骗人,也不会被骗(陈满对这个广告词会有意见吧),我们诚实信用,我们依靠法律,我们自己养活自己,我们是不良资产执行专家,我们死磕不良资产”。这个平台——北京名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很快就会推出试运营,我们的广告片马上会推出,值得您期待,很有可能,我们会发展壮大成中国最优秀的不良资产执行团队——因为我们这个团队实在很特别。

一手抓伸冤,一手抓生产,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体面的生活,带动大家乐观的生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下岗后的理念。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我们应当证明,律师业务之外,我们能养活自己以及老婆孩子以及孝顺爹娘。

做了十多年律师,我不能冒充穷人,这是我告诉自己的。

朋友们笑称我完全违背创业规律,一上来就搞集团战略。我说,我们不能走寻常路,我们就是别具一格,我们没有大的投资,我们只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去赚钱。我们一开始是随心所欲,差不多的时候,就会确定方向。

只是有时候会提醒自己,不能滥用大家对自己的同情心。每赚一分钱,我都在思量,这里面同情换取的利润有多少?我为此很是不安。我要好好做,争取把我们利润中“同情”的份额下降,“市场”的份额上升。

终于有些时间看书,这是最让人快乐的。重读了三国、红楼梦,西厢记等“闲书”,准备继续阅读外国名著小说,继续读经典,继续读史记,吕氏春秋,读点苏格拉底柏拉图装装门面。

最痛苦的是,是突然想到狱中那些对我充满期待的蒙冤者:陈国清,金哲宏,孟荣展等等。一想到这些,我就痛苦不堪。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轰轰烈烈的伸冤已经走入死胡同,即使我律师证有效,我也实在没有把握能够推动多少。

好了,就说这些。知道和不知道的朋友,我正在云南大理,过几天就开始挺进拉萨。路上没有时间吆喝微店卖辣椒酱,卖书,卖丑柑,卖枇杷,卖茶叶,你们,就帮着我吆喝几声啊。

伍雷

二0一七年三曰十二日写于北京东长安街西长安街前门西南2921公里的云南大理古城客栈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