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正清:关于这三天到长沙会见谢阳情况通报

鉴于多位关心谢阳的朋友给我来电询问会见谢阳的情况,因不能一一作答,为此在关注谢阳的朋友群里一并告知:

我于2017年2月27日到达长沙,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此情况,因我与陈建刚律师同是谢阳的辩护律师,须互通信息,故我将该情况告知了陈建刚律师(详情见附件——【今天会见不到谢阳】)。

到长沙后我的黑包莫名其妙“丢”了,(因读书是我的生命线,包里所携,不过一汉王掌上图书馆,供在旅途中读或听而已,内无敏感内容——仅丘吉尔《二战回忆录》、《史记》、《红楼梦》等著作罢了)。昨天(2017年3月1日)上午在浙江律师黄志强的陪同下,再次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一则找包,二则交涉谢阳会见事宜。

该所领导正在开会,尹所长要我到会议室谈。我就对胡副所长说:“之前,是你跟我约定好的,要我来看守所之前跟你手机联系,怎么我多次打你的手机,你都不接,我可不是打骚扰电话呀,我是业务联系。”。胡副所长:“尹所长已经答复你了。”。我就转而问尹所长“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我会见?”。尹说“48小时内答复你。”,我说:“请你明确一下,这次安不安排我会见?不要含糊说答复,如不让我会见今晚我就回广州,免得我耗在长沙,大家干脆点。”,尹还是说“48小时内答复你”。

我是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办理会见谢阳手续的,到今天(2017年3月2日)上午10:06,48小时已届满,到此时(19:57),该所不但没有安排我去会见谢阳,而且也没有如尹所长所说:48小时内答复我!

昨天下午回宾馆,根据广州一热心律师提供的信息说:广州市律协有一协助律师解决困难的机构,故按其提供电话号码(02083556147)打过去,无人接听,再打其提供的另一号码(02083544943),接听者说他们只负责投诉,不负责此方面的事。

我的心凉了半截,由于本人律师业务失败者居多,故阿Q魂灵附体——强者我斗不过,只有找该热心律师算账!

圣者云“无实学徒而具虚名必致祸变!”,请朋友理解:我还没有作好上报、上电视扬名立万的知识准备!

2011年“茉莉花”期间我学唐吉诃德去会见唐荆陵,结果唐荆陵没见到,我自己却进去了;我妻子没工作、小孩是未成年人还在读中学,我后事还没有安排好,我不能为了见谢阳再学唐吉诃德斗风车了!!

我已经回广州了,恳请朋友理解我的无能和懦弱!!
刘正清2017-3-2

附:
【今天会见不到谢阳】

今天(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准备会见谢阳。向值班人交律师会见手续时,该值班人说要我到二楼找看守所的尹所长。去看守所前我打胡副所长留给我的手机号码无人接听(之前胡说会见前先与他联系)。

我跟尹姓所长亮明我要会见谢阳,尹说谢阳不能见,有人正在提审。我说下午能见吗?尹说下午也不能见,这几天都不能见,他们都已经预约了,这几天都要连续提审。

问他是那个部门在提审。尹说是专案组。我说“好,那你48小时内安排我会见,我在长沙等。”尹说”48小时给你答复。”,我说“不,不是答复,而是48小时内安排我会见!48小时内安排会见法律是刚性规定”。尹说他会跟有关部门沟通答复我。

我最后提醒他说“安排我会见不是新闻,不让律师会见肯定是新闻!连续提审不是阻挠48小时内安排律师会见的法定理由!”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