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泽:致许志永的信

许老师钧鉴:

首先感谢您能够在百忙之中阅读我的个人申请材料。

我叫宋泽,男,26岁,湖北襄阳人,久闻许老师大名,遂于本月11日(本周二)中午拜访公盟。当时许老师不在,由周小姐接待。参观公盟办公室之后我深受感染,与周小姐在贵团队的发展历程、组织架构、当前援助的事业板块以及团队当前所处环境形势等方面做了大致沟通。临走之时,托付周小姐向许老师转述我申请加入、追随公盟团队之意。数次联络后,今天下午周小姐建议我提交一些含个人教育工作情况、人生经历、申请原因等方面的申请材料。我本人比较迟钝,诚意十足却无法当面表达,唯此毛遂自荐,呈上申请材料,接受许老师与贵团队的挑选考核。

(一)个人教育、工作情况

宋泽,高中学理,大学投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主修国际政治专业,获法学学士学位;同期辅修本校金融学专业,获经济学学士学位。在校期间,多有兼职、勤工俭学、实习编辑经验。毕业后基层工作时间为18个月,前三分之二的时间主要在一家德资电梯企业武汉办事处的基础岗位工作,主要负责销售部门订单计价、工厂非标询价、标书制作与投标、与代理商接洽、部分业务外包等商务行政事务;后三分之一的时间主要在深圳一家私营评估企业总经理办公室从事助理、秘书类岗位工作,主要职责是为董事长、总经理提供演讲稿、函件、网站文字、微博文字、制度文件初稿与作业参考,分担总经理工作上别墅、住宅、厂房调研考察的事务。

(二)做一个公民太痛苦

宋泽少时家境贫寒,家中排行老三,父母身为农民却多嘱咐自己要早立志向,站在贫苦百姓立场从小事、实事做起;小学时期,看完励志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之后,就迷失在保尔·柯察金为全人类解放事业之奋斗中;中学时期,初览民生之多艰,明确自己欲矢志而必弃理投文,寻助人救世之道;大学时期,修社会学科,意识到助人救世之道难寻,一己之力有限……这些让自己十分失望,只愿投身社会,从此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活在每晚7点后半个小时内的新闻联播里”、“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但事实上有些人性深层次的东西是自己否认不了的……

2010年初,刚刚工作,我看见我所在的工地上那些社会最底层的人黝黑的皮肤,满脸的皱纹,他们辛勤地劳动,却住在工地的临时棚里,喝着自来水,每顿饭吃着最差的面包。看着这些,心里总有某种冲动,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2010年年中,自己县城里面发生了一件颇有影响的事件。法院带着武警推倒建筑,市民用摄像机拍摄,被关进监狱。我发现自己有意无意地很关注这件事情。

2010年年底,出差至襄阳,深冬寒冷的夜里,依稀看见市区垃圾桶旁依然有一个拾荒者的身影。我过去问她是什么情况,她告诉我她们山区农村的地被占了,没有办法过活,才远道而来长期寄居在市区的桥洞里、垃圾桶旁。我把我身上的零钱都给她后,心里一片悲凉。之后路过的每晚,我都尽量留下零钱给她。

2011年年中,自己县城第二件有影响的事件发生了。郊区强拆,流出视频显示房主女儿被逼跳楼。难道仅仅是因为强拆地点离我家很近,我才有这样强烈的感触?

……

我强迫自己好好做一个普通人,只顾着自己过活,但是我发现这好难做到,看见路边需要帮助的人,如果自己不伸出手去,过后就会很痛苦;看见身边不平的事情,如果不站出去,就会有一种耻辱感;看见别人能够对需要帮助的人帮到更多,就会责怪自己太没有用,不能够多做些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做一个普通人,一个无能为力的人,一个只能够为自己而活的人,会这么痛苦呢?后来才知道,这是做为一个最朴素的公民,来自于人性深处的本能的同情心、正义感与责任感的驱使。

(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公民

如果知道每个公民都有发自人性深处的本能的同情心、正义感与责任感之后,我想每个普通的公民脑海里都会发生有某些变化,会像我一样深深地印在自己记忆里,挥之不去:1999年,第一次听说89年学潮的大屠杀,脑袋懵了一天。我在想我读大学是为了什么?

2000年,自己的邻居因为无钱治病,而逝于家中。当时我知道这是普遍存在的,但是我不知道要是发生在我的亲人身上,我能够做什么。

2001年,看村里选举。原来是结果不对就一直投票,直到结果是既定人选为止。

2002年,考上高中后,得知自己很佩服而成绩又很优秀的同学,因为家里无钱上学而辍学。知道后我就告诉自己,将来永远都不要这种事发生在我的伙伴身上。

2005年,村子里的人外出打工,在工地上,因为高空作业跌落而失去生命,留下孤儿寡母,无所依靠,却无法得到赔偿。

2006年,上大学后发现学校里面竟然有部分学生是花钱买进来的,他们占去了很多本该读好大学的同学的名额,并且之后还用钱做了很多一般学生做不了的事情。大学里面第一次参加社会投票,老师竟然告诉我们要投哪个人。

2007年,看完89年学潮的纪实片之后,我总认为的确是应该有一种东西值得我们用生命去争取。

……

(四)我到底要怎么样

面对上面这些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能够做什么。有时候,我问自己:我是谁,我的使命是什么,我到底要怎么样?

小学的时候,我想,我要成为一位侠客,处处打抱不平,不让天下有不平之事,有不申之理;中学的时候,我认为,我将来要强大的财力,大到足够建立一个理想国,让自己的亲人朋友、父老乡亲生活在里面,提供他们最好的生活,同时接纳外面受苦受难的人们;大学的时候,我认为肯定有一种方法能够让天下人都不再受苦受难,于是刻苦学习,寻求助人救世之道;毕业之后,在中山公园仰望国父孙文的塑像,又看到现实中自己的无力,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看见路边需要帮助的人们,给他们微薄的施舍。

去年年底,《新水浒》初播,尤为突出其中鲁智深仗义、宋公明救世的角色,而主题曲中毛阿敏又唱到“寻常的瓦舍评书,暗藏着救世秘诀”,每每听到这里,我都痛苦莫名——一直都在追寻着的助人救世之道,难道仅仅只是鲁智深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仅仅只是李逵做县令时候的自己肚子饱了,同时让自己管辖的范围内的人肚子不饿?路见得到、管辖得到的地方百姓得救了,路见不到、管辖不到的地方百姓又怎么办?

我到底要怎么样?什么才是真正的助人救世之道?

(五)真正的答案

“行侠仗义”一词一直以来都是宋泽作为一个碌碌无为之人心头的关键词,搜索框里面一输入,跳出来的头条便是新浪财经的《行侠仗义许志永》,这或许是一种答案。

许老师,作为公盟的创始人,数年来一直与公盟的同事们献身在正义、人权、民主、法治的最前线,无论是道德文章,还是长期以来的成绩与创举,都令我这个“想做些事情又做不了”的普通人感佩万分;相对的是,许老师在这个过程中以极大的正义感、社会责任感与本能的同情心成为为大多数人承担痛苦的少数人,这又让天下满怀正义感“想做些事情又可以做”的仁人志士情何以堪。

“感佩万分”与“情何以堪”,单是这两个情感状态都足以让任何一个好男儿不能够袖手旁观,都足以让任何一个大丈夫下定“拔刀相助”的决心!而宋泽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想做些事情又做不了”的人,一个“做不了会很痛苦”的人。如果能够回避这种精神的痛苦,就算是像许老师一样身陷囹圄又如何?

(六)申请
一个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能够袖手旁观”与“下定决心”的公民,他不乞求信任,只愿用行动来获得信任。诚望许老师与贵团队能给宋泽一次尝试努力的机会、一个可以分担贵团队神圣使命的空间,宋泽必尽心尽智,与贵团队共存共荣,为我中华“公民”之明天奉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

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

此致敬礼!

襄阳宋泽
2011年10月16日

本文发布在 头条, 许志永特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