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彪峰:我的朋友謝陽律師

谢阳 区彪峰

已經記不清是什麼時候具體在什麼地方第一次認識謝陽律師,可能是2012年或2013年的什麼時候在湖南長沙的某個飯桌上,那時候公民同城聚餐活動在全國各地正開展的如火如荼,每個地方有自由民主思想、普世價值理念的人士通過微博、推特等自媒體網絡平台走到現實生活中結識,約好時間、地點定期或不定期聚餐以便鄰近的網友相互熟悉了解並增進溝通交流。

就是在某次這樣一個聚餐活動的飯桌上,外表有些粗曠、性格開朗豪爽的謝陽律師講述他2011年11月隻身前往山東臨沂東師古村探險的現實荒誕故事。在這之前,謝陽從來不相信現實社會會有如此荒誕離奇的事情,謝陽的一位朋友和他說維權人士陳光誠被長期軟禁在東師古村的家裡,當地政府花費巨資安排人員24小時不間斷輪番把守,嚴密防止外界接觸陳光誠,每一個試圖接近東師古村的陌生人只要進入把守人員的視線,便會被盤查審問,然後可能會被誣衊為小偷或壞人而遭遇暴力對待,這位朋友開玩笑賭謝陽要是能去東師古見到陳光誠並拍照合影,就給謝陽多少多少錢,沒想到謝陽竟然當真了,謝陽認為這錢太好賺了,於是隻身從長沙出發奔赴山東臨沂,在接近東師古村時被把守人員發現,他們不問緣由就對謝陽一頓暴打,並將謝陽身上的財物洗劫一空,然後把謝陽丟棄到一座偏僻的山上。

謝陽失魂落魄的撿回一條命,後來經常聽他在和朋友們的聊天時說,以前只知道共產黨黑,沒想到共產黨有這麼黑,如果不是自己的切身經歷,真還不知道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現實社會存在著多少荒誕離奇到不可思議的事情。說這些話的時候,謝陽依然是笑容滿面的輕鬆樂觀,好像東師古村的慘痛遭遇並不曾發生在他身上。就是從這以後,謝陽對中國社會現實有了更真切的認識,也更加關注那些權利遭受侵害而無處申訴的人們,這都是源於政府公權力不受外界監督約束,政府相關部門肆無忌憚恣意妄為,導致社會黑白顛倒,公平正義得不到彰顯。

和謝陽熟識以後,我們一起參與過多起公共事件,謝陽以律師的身份代理案件,我以公民的身份參與圍觀聲援,長期的接觸和交往,由此和謝陽建立深厚的友誼。2014年3月下旬,舉世震驚的建三江事件發生,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四位知名人權律師在東北建三江農墾區因代理信仰案件而遭警方非法拘留,國際輿論譁然,引發全國各地眾多律師和公民參與現場圍觀和聲援,建三江當局如臨大敵,警察在入城路上便設下哨卡詳細紀錄每一個外來人士,城內每個賓館酒店的每個房間每晚都有大批警察來查房登記,以此刻意製造恐怖氛圍阻嚇圍觀聲援者。到達建三江參與現場聲援的律師和公民朋友都盡量避免單獨行動,否則隨時可能會被秘密失蹤而無人知曉。4月2日上午,謝陽在網絡發佈消息說已經在來建三江的路上,我當時和單亞娟大姐已從建三江撤退到鄰近的富錦縣和高飛一起從事聯絡和接應工作,因為來去建三江的聲援者基本都要經富錦縣中轉,中午在富錦縣和謝陽會面後,簡單吃過午飯,謝陽說本來約好和陳建剛律師一起去建三江會見被拘留的江天勇,他身上正好帶了江天勇的授權委託書,但陳建剛律師要第二天才能趕到,我們就勸謝陽先在富錦縣休整,等第二天和陳建剛律師會面再一起去建三江,因為一個人去建三江可能會有預想不到的風險,謝陽說等不了了,江天勇正在拘留所可能急需律師會見呢,於是匆匆奔赴車站坐車前往建三江,眼見勸說不住,單亞娟大姐便自告奮勇陪謝陽一起去了建三江。

謝陽到達建三江後已經趕不上拘留所會見的時間,在一個酒店開好房間安頓休息,沒多久便遭遇警察查房,後來有幾個便衣人員在謝陽入住的房間對面也開了房間,他們把門打開以便監視,謝陽也不畏懼,大方的把門也打開還主動和那些監視他的便衣人員聊天。一夜相安無事,第二天上午謝陽起床後便直奔羈押江天勇的七星拘留所,正是工作時間,拘留所的柵欄門卻是關閉的,也不見有工作人員出來接待,謝陽於是站在冰雪剛剛消融而仍然寒風凜冽的拘留所大門外聲嘶力竭的朝裡喊話:“律師要求會見,請立馬答覆”,但就是沒有人出來回應。雖然最終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沒有會見到江天勇,謝陽的探險精神卻已經再次很好的展現出來了。

2014年6月10日,湖北張科科律師因為執業證被武漢律協刻意刁難暫緩年審,張科科律師不得已在武漢旅協門口絕食靜坐以示抗議,我和謝陽得知消息後約定前往聲援,當晚就從湖南乘坐高鐵趕赴武漢,於晚上十二點到達武漢律協門口,此時已有一批提前到達聲援的律師和公民朋友,謝陽對疲憊憔悴的張科科表達了支持和鼓勵,並承諾等律協上班他就找相關負責人要求解決問題。6月11日我和謝陽一早就直奔武漢律協辦公室,外面靜坐聲援的還在繼續,謝陽直接了當的要求說話能夠算數的領導出來和他對話,工作人員當得知是為張科科的律師執業證年審一事,招呼我們等待後就沒人出來回應了。將近兩個小時的等待,自稱從六百公里外趕回來的湖北省律師協會副會長兼全國律協理事柳平終於出面回應,謝陽開門見山毫不含糊的要求柳平給出一個合理解釋,為什麼要對張科科的律師執業證暫緩年審,柳平或許是被謝陽先入為主的氣勢所震攝,竟然無賴的以官腔十足又盛氣凌人的口吻推諉說這是湖北律師的事情,拒絕與湖南謝陽律師談話,並請求其他人士一律迴避。謝陽經過多番努力,與張科科協商談判策略和技巧,在律協現場靜坐抗議人士的持續聲援和網絡輿論的不斷關注中,武漢律協終於在6月13日上午作出決定,同意給張科科的律師執業證予以通過審核。如果不是謝陽憑藉勇氣和膽識據理力爭,武漢律協恐怕不會這麼輕易就範。

2014年10月3日,我和謝陽共同的好朋友謝文飛(原名:謝豐夏)因為在廣州街頭和朋友拉橫幅公開聲援香港佔中運動,謝文飛當晚就被廣州警方抓捕,先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後被改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逮捕。謝陽於是接受謝文飛的委託擔任他的辯護律師,2015年4月21日,謝陽奔赴廣州第一看守所會見謝文飛,久別重逢的好朋友隔著鐵欄桿來了個美式的擁抱,謝文飛此時雖然已經繫獄半年有餘,但他們的會面沒有悲傷,只有喜悅。會見過程中,謝陽徵詢謝文飛的同意進行視頻錄像,但很快就被窗外的管教發現而被迫中止,謝陽於是採取相對隱蔽的方式對會見過程進行錄音,以獲取謝文飛在被羈押期間遭受酷刑虐待的第一手控訴資料。但十多分鐘後管教就衝進律師會見室以未經允許錄音錄像為由強行中止會見,更以向湖南司法機構發函吊銷謝陽的律師證作威脅要求刪除錄音錄像,經過艱難交涉和權衡利弊後,謝陽刪除了相關拍攝內容換取繼續會見,但是機智的謝陽還是把會見謝文飛的一段珍貴視頻帶了出來,並上傳到網絡。會見結束以後,謝陽根據記憶整理了一份《會見謝文飛記》,然而這篇文章日後竟然成為當局指控謝陽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具體事實之一。

2015年7月11日凌晨,謝陽外出辦案期間在湖南洪江市托口鎮黔洲大酒店的房間被一幫突如其來的警察強行抓走,這是當局在全國範圍內對活躍維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實施大規模整肅的“709大抓捕”行動的重要一環,謝陽從此失去自由至今。在先期半年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謝陽飽受酷刑折磨和非人虐待,2016年1月9日謝陽被移送到長沙第二看守所繼續羈押,情況也沒有好轉,後來陳建剛律師在會見謝陽時做了詳實紀錄,並將會見紀錄內容公諸於世,謝陽的酷刑遭遇引起外界極度震撼。或許謝陽被抓之前也不會想到,自己還會遭遇比獨自探險東師古村時更糟糕的慘痛經歷。

謝陽律師失去自由已經578天,幸運的是他和失去自由更久的屠夫吴淦(被抓已經631天)前不久都已經獲准律師會見,從律師處也得知他們的精神和身體狀態在遭受酷刑虐待後正逐漸得到恢復,但願他們能夠早日見到自由的曙光。

歐彪峰2017年2月8日於湖南株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