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晓平:雾霾当前,中外有何不同?

雾霾

如今关于雾霾的文章铺天盖地,本文试图揭示的是,同样是雾霾当前,中外到底有何不同?

中国人常说,外国的月亮不一定就比中国圆,当然外国的雾霾也跟中国差不多,只有雾霾发生地的人文环境不一样。我们都知道,雾霾是人制造的,也是人消灭的,人不一样,未来的结果便会大不一样。

第一点不同,国外有敢于揭露雾霾真相的良心媒体和科学家,在中国不是没有,而是被消灭了。应该大家还记得,率先披露PM2.5概念的是美国大使馆,当年从外交部发言人,到各大新闻媒体都认定那是故意抹黑中国。媒体人柴静自费拍摄《穹顶之下》,没放几天就被封杀了,相关行业的科学家有站出来说句话的吗?各大新闻媒体对此统统保持沉默。

而国外就完全不一样了,看当时美国各大新闻媒体对洛杉矶的雾霾进行大肆报道,并对受害者进行深入追踪。当时加州理工大学教授——荷兰化学家阿里·哈根·施密特勇敢地站出来宣布自己的研究结果,他的结论严重威胁了那些大资本家的利益。

社会舆论是防止雾霾的第一道防线。良心科学家的坚持,勇敢记者的不懈努力,让老百姓明白雾霾的根源。而中国百姓非但不明真相,还要被御用文人大灌迷魂汤,什么“空中有霾,心中无霾”,这是狗屁逻辑。

第二点不同,人们关于雾霾产生的逻辑不一样。当时洛杉矶雾霾的研究结果是汽车尾气造成的,美国人的逻辑是,我用全价购买了车辆,交足政府税款、保险和牌照费以后,每天24小时使用是我的权利。造成尾气污染的是汽车生产厂家和炼油厂,如果限行就等于剥夺我购置车辆的资产。

而中国的逻辑是,每个老百姓都是雾霾的制造者,要做到绿色出行,不但要支持单双号限行,更要闲置私家车。这完全是本末倒置的概念。汽车企业、炼油企业、钢铁企业获取巨额利润,保障产品和生产过程不产生雾霾是他们的责任,这和消费者无关。

民众的觉醒是防止雾霾的第二道防线。

第三点不同是。制造雾霾的人要为此买单,而不是受害的老百姓买单。老百姓有权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凭什么要我自己花钱买口罩,凭什么要我自己花钱买空气净化器。我全价买的汽车,全价上税,凭什么让我开一天停一天。

洛杉矶治理雾霾的时候,他们是直捣源头,那就是汽车生产企业和石油大亨。加装尾气排放设备,提高汽油标准,这要让雾霾的源头付出的代价比所有百姓多得多。

中国雾霾的源头都是国有企业,怎么对他们下得了手。就拿钢铁企业来说,国际上对中国钢铁反倾销,也就是说中国制造雾霾的钢铁企业用白菜价卖给别人,还遭别人征收高关税,这种害人害己的缺德事已经足够了,然后他们还产生雾霾。石化行业不也是这样,中国的汽油本身就有问题。

说白了就是政府的产业结构出了问题,导致产能过剩,停掉会造成浪费和工人下岗,不停的话又不断产生排放。这是根子上的问题,政府去整治,人家说这是你当年给我批的项目啊,你现在让我关了,我怎么办?银行怎么办?这不就成了一个死结了吗。

政府对雾霾源头企业的干预是防止雾霾的第三道防线。

第四点不同,老外绝对不接受自己这一代去牺牲概念,雾霾发生之日,也是百姓走上街头抗议之时。根据历史记载,洛杉矶雾霾引起全美的抗议行动,注意,是全美国,不是仅仅的洛杉矶,不是仅仅的加州,而是全美。也就是没有雾霾的地方的人们依然抗议政府的不作为,倡导环境保护。如今中国深陷雾霾当中的人们还保持沉默,唯一站出来抗议的是成都人民,似乎还被以维稳的名义抓了起来。

这里讲讲老外的逻辑,为什么要抗议政府?雾霾到底和政府有什么关系?当人们意识到制造雾霾的源头是那些商业大佬的时候,民众没有能力去和他们斗,只有逼着政府去整他们,因为百姓授权政府手里掌握国家机器。你在台上不作为,百姓就用选票把你赶下来,换一批人上去替百姓说话。这里让我们看到选票的力量了。

民众的反抗是防止雾霾的第四道防线。

第五点不同,国外雾霾受害者的集体诉讼不但发生在美国,同样发生在英国,日本,乃至今天的印度和印尼,细心的人们完全可以在网上找到相关的报道。和雾霾相关的病患者得到相应的巨额赔偿,这就导致企业对排放的重视。

中国的钢铁为什么在国际上能卖出白菜价?石化企业为什么如此腐败?是因为侵害百姓以后他们不必付出任何代价。看到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罹患癌症死去,治疗的过程导致一个又一个家庭的破产,有人能得到补偿吗?

公共健康是防止雾霾的最后一道防线。

中国人从来都是这样,当没有明显侵害到自己利益的时候,永远保持的是沉默状态,真正得癌,也没那个精神去折腾了。于是人们在雾霾当中一个接一个地悄悄死去,或许还等着大救星来解救自己。

在我看来,如今中国的雾霾要比当年非典严重上百倍,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余晓平:雾霾当前,中外有何不同?

  1. 焦公飞 留言:

    小小竹排江中游,三聚氰胺地沟油。雄鹰展翅飞,雾霾信天游。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