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家属致习近平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709 家属尊敬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习近平先生:

您好!

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之际,我们郑重地写下这封信,向您介绍我们的遭遇。

我们是警方口中的举世瞩目709大案的家属。从去年(2015年)7月10日之后,我们踏上了艰难“寻找”亲人的路。我们的亲人被警方带走后,再无下落。一直到今年1月8日,我们收到了他们的“逮捕通知书”,他们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或者“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一年零四个月,中国宪法和刑事诉讼法确认的人的权利,被警方践踏的一干二净。随着时间的推移,公检法各部门透露的消息,使我们知道这是国安委主导、庞大的专案组操作的天字第一号大案。而国安委的直接领导人,就是习主席您。

如果说去年七八月份,您对如此践踏您倡导的“依法治国”的709大案并不知情,我们可以相信。但是经过这一年央视和环球时报的抹黑报道、国际媒体的如实报道,如此大的案件您一定是知道了!如果到现在您还不知道此事,那您属下的工作人员应该反省一下他们的工作。不过没关系,我们现在写下这封信,您就算以前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

709案至今已经近一年四个月,我们用几句话概括给您听:

抓捕规模大无限,媒体抹黑无下限,酷刑程度无上限,亲属株连无极限,程序违法超无限,公开审判统统限。

抓捕规模大无限。警方抓捕和约谈300位人权律师和公民。其中包括俩夫妻(王宇、包龙军),俩兄弟(李和平、李春富),俩父子(吴淦父子),还有其他大量无辜公民。规模之大,堪称“运动”式。

内媒抹黑无下限。国内媒体不仅抹黑我们的亲人,也抹黑我们寻找亲人的家属。把我们的视频错乱剪辑配音,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敢相信党媒如此龌龊?!

酷刑程度无上限。我们的亲人所遭受的酷刑残酷程度令人发指,远超过重庆歌乐山渣滓洞。关于谢阳律师的酷刑信息——刑讯逼供、意志摧残、肉体刑罚等,更使我们家属思之而夜不能寐。

株连亲属无极限。对周世锋律所其他律师和其他律师所律师的株连,对家属株连,对辩护律师株连,限制执业,限制出境,限制子女入学、限制入住。以儿女亲人威胁,以工作威胁,以生命威胁……

程序违法超无限。在这一年多来,公检部门拒收辩护人递交的律师手续、拒收律师和家属的信函,非法限制律师和家属的人身自由。家属被告知四不准:不准请律师,不准自己发微信微博、不准和其他家属联系,不准接受境外媒体采访;而且我们家属找不到办案单位办案人,警方推出一个发言人应付家属、律师;我们这些家属被要求劝亲人认罪伏法;被取保候审的人,没有被人见到过,辩护律师也被抓被逼自证有罪。辩护人和家属到控申中心反映情况,到高检、最高检控告根本不被受理……

公开审判统统限。八月初的公开审判,变成了一出闹剧。什么都限,限律师,限家属,限媒体……开庭当日,我们家属被警方非法拘禁在家里;警方没有文书,不亮工作证件。各种违法甚至严重犯罪行为,只有想不到,没有警方做不到的。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如此践踏法治的行为,若立即改正,也许还能说是“依法治国”。马上就要召开十八届六中全会,作为诺大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我们期待您密切关注此事,及时纠正本案错误,公正对待709所有涉案人员、家属和辩护律师,释放所有在押人员!我们相信您若依法纠正709案件办理过程中的各种违法、立即释放709案被抓的律师和其他公民,你一定将获得广大人民群众的交口称赞!

我们期盼习主席您的关注!期盼709所有涉案人员的客观公正的结果,期盼所有被株连人员的真正自由!

709家属
王峭岭(李和平律师妻子)
李文足(王全璋律师妻子)
原姗姗(谢燕益律师妻子)
陈桂秋(谢 阳律师妻子)
谢惠成(谢阳律师父亲)
梁凤英(谢阳律师母亲)
黄 仪(谢阳律师大嫂)
谢扬军(谢阳律师大哥)
谢翠平(谢阳律师大姐姐)
肖 松(谢阳律师大姐夫)
谢保连(谢阳律师二姐姐)
秦名南(谢阳律师二姐夫)
谢池连(谢阳律师三姐姐)
黄渊友(谢阳律师三姐夫)
谢晚连(谢阳律师四姐姐)
袁邦群(谢阳律师四姐夫)
谢菊平(谢阳律师妹妹)
林又国(谢阳律师妹夫)
谢续华(谢阳律师侄儿)
宁海燕(谢阳律师侄媳)
陈甲木(谢阳律师岳父)
王全秀(王全璋律师姐姐)
李茂堤(王全璋律师岳父)
王凤恩(王全璋律师父亲)
莫正兰(王全璋律师母亲)
李荣生(李和平李春富律师父亲)
王友华(李和平李春富律师母亲)
李春连(李和平李春富律师姐姐)
杨 波 (李和平李春富律师外甥)
王昌运(李和平律师岳父)
任玉琴(李和平律师岳母)
王险峰(李和平律师妻兄)
李 英 (李和平律师妻嫂)
王峻岩(李和平律师妻妹)
王 伟 (李和平律师妻侄)
2016年10月24日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