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文章: 2017年3月31日

许志永 许志永:变革时代

1978年中国告别了近30年的极权专制主义回光返照,重新走上了“洋务运动”走过的改革开放的道路,继续一个半世纪以来坎坷磨难的现代文明进程。三十多年之后,中国经济、社会、思想文化等各领域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 今天,中国的经济很大程度上已经市场化。曾经社会主义经济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许志永1 许志永:理想主义者

今天教育平等志愿者去青龙湖公园植树,这是我们能想到的最温和最友善的推动社会进步的方式,可是公园被临时封锁了。我也失去人身自由,就像过去两年中很多次教育平等较大的活动时一样。无论我们多么真诚和善意,都不能融化这个体制根深蒂固的戒备和恐惧,七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你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刘军宁 刘军宁: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分歧在哪里?

在保守主义与各种“主义”的关系中,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关系特别值得关注。 自由主义是个含义广泛的概念。在西方,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经常发生冲突,互相指责、相互攻讦的事情屡见不鲜,以致在局外人看来它们之间水火不容,不共戴天。为什么这两大意识形态间会不断地发生碰撞呢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阅读 | 发表评论

黎学文 黎学文: 仗义多是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过年回家闲聊,在名牌大学做副教授的二哥,又说起他买了第二套房子的事,话语之间,很有些得意。 我看着他说这些,觉得很是陌生。 在我的记忆中,二哥曾是我精神的领路人,他参加过以前的那个不能提到的XX,而且还是个学生头,在快毕业的时候,被安排进了学习班,差点没让毕业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王健 抛弃恐惧,明日不远——王健的二审最后陈述

各位朋友,大家好!首先我要说明,我之所以要将本案上诉至中级法院并请聘请律师为我辩护,并非我对现有司法机构和法律本身还心存幻想。我这么做只是想借此来表明我对本案的态度,同时也给这个时代留下一个历史的见证。其实从我被刑事拘留到逮捕起诉,再到走上被告席被判有罪的这个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立场 | 发表评论

陈云飞 张国庆:陈云飞案今日几大看点

我今天早上七点五十分(比开庭时间提前一小时四十分)送陈云飞辩护律师隋牧青去成都武侯区法院,尽管时间宽裕,但正逢上班高峰期,短短四五公里路程,竟然走了一个多小时,好在正点抵达法院。 我在法院门口与隋牧青和郭海波律师道别,又握住法官的手,希望公正判决,经得起历史考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