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评论

张千帆 张千帆:律师与宪政

任何国家的宪政都离不开律师,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如果从1908年的《钦定宪法大纲》算起,那么到今年中国宪政恰好走过了一百个年头。这个百年对中国来说真是风风雨雨、磕磕碰碰,换了许多部宪法,但是宪政却仍不尽如人意。之所以一直有宪法而无宪政,重要原因就在于缺乏律师的充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佚名:制度差异与政治反对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李普塞特与斯坦因.罗坎在系统考察现代欧洲各国政党对立史时,曾极富洞察地将政治社会称作”分裂结构”(李普塞特,1995,第4章)。事实的确如此,政治永远都是冲突着的过程。没有冲突,也就不会产生以国家为中心现象的政治社会。在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金陵毕康 金陵毕康:厘清变革、抗争、革命

变革通常是指体制内外携手下的政治、社会革新;抗争则是指社会抗争及公民抗争;而革命通常指大规模的社会抗争。 在当前大陆的政治语境下,体制内的守旧派不断强力打压民间势力,继续强化刚性维稳社会治理格局,致使民间的愤懑、不满、仇恨情绪不断升温,自然主张革命的民间势力有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1 高雨莘:中国楼市的幻影

中国政府90年代将住房私有化,让大批城镇居民富裕起来时,此举被誉为改革经济的非凡成就。自那以后,房地产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占中国家庭财富的70%的巨大产业 在过去20年里,私人房产不仅仅承担居家之用,还承载着中国城镇居民的种种愿望。在城市里,房产被证明是一个可靠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父亲节致辞:父亲们的天职是改良社会

父亲节就要到了,我们这些已经做了父亲的男人到底要怎样做,才配得上这个节日? 当然是爱我们的儿女。 可怎样才算爱他们? 陪伴、照料、保护、训练、言传、身教、授人以渔、作出榜样……  这些都对。  作为个体的父亲,做到这些,甚至只做到这些里的一部分,就很好了。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江淳 江淳:杂议中国民主

一个不允许批评的政府就不是一个民主的政府。讨论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如真的像某些专家所说的:“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是全世界最好的制度”,那任何讨论都失去了意义。但事实并非如此,话语霸权和新闻书报管制已成为一道民主的栅栏,官方的假话和专家的诡辩,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资中筠 资中筠:我觉得我们有一种走向野蛮的趋势

我原来说我不想讲话的,我有一种“欲语无言”的感觉,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觉得经常听到的都是令我感觉到没话可说的。违背常识背离知识,简直多得不得了,天天听到这本书被禁了,明天听到那个书下架了。还有听到说,不要公开说下架,出版社自己再偷偷把它买回去,不许传播某一书。这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老道刘星 老道刘星:意志的力量——709系列案之潍坊案件之二:

我被警察强行摁上车时,对他们说,不用你们强制,我自己走,坦然上车 。 到了某街边一栋楼的小院里,被带下车,关进了地下室,身上的手机,烟,打火机,和五百多元钱,还有一张买火车票的名为“任某某”的临时身份证纸片。 负责审讯的有三人:王晓东,王萌萌,还有一自称姓张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1 孙立平: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别人欠了他八百吊?

这里我想提出一个概念“原敌意识”。即在人与人的关系中,哪怕双方本来就不认识,也不存在利害关系,但在潜意识中,把对方当作一个对手,当作一个敌人,当作对自己有害的存在。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没有什么来由的就把其他人当作敌人的意识。 在前天的《关于那个女孩,关于那次碾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张国庆 张国庆:偶像坍塌是国家重生的洗礼

从普遍恩典来讲,西方文明是个内涵相当宽广而丰富的概念,作为其主流的,则是基督教信仰和人权、宪政民主思想。 基督教对日尔曼人、法兰克人、维津海盗和匈奴突厥等蛮族的信仰教化和灵魂的挽回祭,使看上去支离破碎的欧洲,得以成为几百年来人类的火车头。 事实上,北美也是欧洲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冉云飞 冉云飞:中国千年高考作文的精神内核

什么叫大词?没有看到过一个众所周知的、人人皆可接受的标准答案,似乎也没看到过有字典解释。但著名哲学家波普尔在《反对大词》一文中说:“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无知,这十分重要。因此,我们决不应当佯装知道任何事情,我们决不应当使用大词。”借用波普尔自己的解释:所谓大词乃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王全璋 王峭岭:“官驭律师”“自干保”

惊闻王全璋律师有了官派律师,我们不禁怒火中烧。啥叫官派律师?用某律师的话说:就叫“官驭律师”或者“官奴律师”。用高律师的话讲,是人格太监者。 这当中被骂得最惨的,都被709家属们亮了菜刀的,是长沙的“贺小电”。这当中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企图骗709家属律师费的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张博树 张博树:“六四”并未离我们远去

28年,就人类个体生命而言已经是一代人的间隔。在哥伦比亚大学,我所面对的学生绝大多数出生于“六四”以后,而他们中的不少人对“六四”说不出个子丑寅卯。这当然是党国封杀历史记忆的极大成功。 记得“六四”天安门屠城刚发生后的那些年,李鹏作为国务院总理每年都会遭遇“两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酷刑24 李金芳:中共当局对人权捍卫者施以反人类的酷刑

为了纪念联合国大会1984年通过并于1987年生效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1997年12月,联合国大会宣布6月26日为联合国援助酷刑受害者国际日。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在大会上表示:“支持酷刑受害者国际日的宗旨是对酷刑受害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笑蜀 笑蜀:从天道和人心中探求改变的力量

提要:或许,功夫在诗外,根本的变革力量,就在天道之中、人心之中。 今天转发了一个关注许博士的帖子,马上被一个体制内的兄长接力转发。我很意外,因为这于体制内人士不无风险。我致谢时,那位兄长回答我一句话:“良心不允,除非把你拉黑”。这更打动我,而有如下一段感慨: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头条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仁蘇羅:中國整體經濟依靠基建和房地產兩條腿支撐

中共中央政府的辦公室秀才庸官以及被這些人忽悠的習李等高層不了解地方實際經濟狀況,為了維穩經濟保持那個六點幾的虛偽數據,不斷以行政命令的形式強力要求地方政府加大投資基建等公共項目,地方政府只能不擇手段弄錢,比如進一步大幅舉債(2017年一季度,近20年罕見地出現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张昆 刘二狗蛋:张昆为什么重要?——保护公民火种,保护徐州张昆

张昆又进去了,这次因为辱骂坐牢时对他用过酷刑的狱吏孙某被当局打击报复再次失去自由。玫瑰团队的徐秦大姐和刘女士前几天去徐州市看守所看望张昆被拒。受法大博士及李律师之托共给张昆存了2000元饭费。据徐秦说只要有拘留通知书照片和自己身份证就可以存钱。这次有外界的关注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成都刘小琼:热烈庆祝《中国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即将实施

或许很多人跟我一样,手机都收到下面一条短信吧: “《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于2017年6月1日起施行!网络连着你我他,安全防范靠大家。网络安全同担,网络生活共享。——四川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四川省通信管理局宣” 作为资深屁民的小女子,首先对我们伟大光荣正确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王全璋 刘二狗蛋:一个国家恐怖主义的典型受害者,他的正直善良成了国家公敌

——人权律师王全璋 王全璋消失了快两年,他的律师见不到他。他的妻子李文足见不到他。他四岁的儿子泉泉也见不到他。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消失在96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根据中国的法律,一个人失踪了,可以报告公安机关,进行失踪人口登记。如果两年找不到,可以宣告失踪,如果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中国《网络安全法》冲击跨国公司

企业代表和分析人士警告称,中国首部《网络安全法》将加大跨国公司的成本,使它们易遭商业间谍活动侵害,并赋予中国企业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这部将于本周四起施行的法律的某些方面受到了广泛欢迎,很多人认为它在引入急需的数据隐私保护方面是一座里程碑。但分析人士担心,该法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