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评论

笑蜀 笑蜀:国家利益必须拒绝意识形态绑架

提要:他们并非真正的“爱国者”,而无非一堆意识形态偏执狂。他们爱的不是自己的国家即中国,他们爱的只是他们的意识形态。从意识形态角度,他们对中国可以说早就绝望。只有朝鲜大旗不倒,朝鲜才是他们梦想的乐土,他们精神上的祖国。 多年前,一位老军人给我讲过他的一段朝鲜亲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头条 | 发表评论

金陵毕康 毕康:论共产主义运动作者

1、破坏、毁灭、饥荒、死亡及权力泛滥共产主义运动的初衷是反阶级压迫,追求人类公平、解放及人的全面的自由的发展,消除私有制及资本主义的消极影响。这与西方早期的乌托邦理想一脉相承。但正是试图建构乌托邦式、充满浪漫色彩的理想主义的天堂之路将这个星球的一部分人群引入通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李明哲 李金芳:宣讲人权民主的李明哲被控“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3月19日,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从珠海进入大陆后失踪。这是大陆实施《境外NGO管理法》后抓捕的境外第一位非政府组织工作者。在国际社会及媒体的高度关注下,十天后国台办才证实李明哲因“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被调查,其妻子李净瑜及各民间团体多方呼吁,仍没有李明哲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高瑜 高瑜:反右运动消灭了中国的知识分子

50年前,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是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运动,那场运动的对象是中国的知识分子,他们是知识、思想和科学的载体,这场运动的结果,是消灭了20世纪上半叶中西文化孕育出来的中国几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这场运动制造的严重后果有三个明显的特征,一是政治、经济、社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2 樊丽丽:一个女人的呐喊——打了谁的脸

一声”全璋啊!你快回来吧!”包含了一个女人多少的辛酸与泪水。 李文足,王全璋律师的妻子,一个柔弱漂亮的女人,却不得不离开她的梳妆台上街去打流氓。 他们4岁的儿子小泉泉,已经快两年没有见到爸爸了,照顾顽皮的小泉泉,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顽皮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燕薪1_副本 燕薪律师:简述丁汉忠案中的土地及拆迁问题

2013年9月25日,山东省昌乐县乔官镇发生一起令人扼腕的重大案件,并最终导致“两死一伤”的严重后果。案件的起因,缘于包括受害人在内的相关人员对丁汉忠合法居住的房屋进行的违法强拆。在血拆事件层出的当下,此案一经报道,即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巨大反响。本文不以探讨丁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刘军宁 刘军宁:什么是国运?

按照现在的历史教课书,对中国而言,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是一个备受西方“列强”欺凌的时代。许多国人至今还在慨叹中国的国运之不济。那么什么是国运? 国运在中国人的眼里,是带有神秘性的观念。什么是国运?国运就是国家的命运,事关一个国家的幸运。决定国运好坏的最重要因素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金陵毕康 金陵毕康:社会运动重塑中国政治

无论在财产权和经济自由、人身自由和刑事正当程序、隐私权还是平等权领域,中国的权利运动正在崛起。从齐玉苓案和孙志刚案开始。户籍制度改革、迁徙自由、沉默权和禁止刑讯逼供及超期羁押、消除乙肝歧视、出租车司机“罢工”维权、废止《拆迁条例》…. 公民参与推动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刘军宁 刘军宁:威权国家的转型是如何发生的?

自二十世纪后期以来,全世界最壮观、最持久、波及面最广的政治浪潮莫过于从威权专制政权向自由民主政体转型的民主化浪潮。当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生活在自由民主世界中的人们对民主政治疑窦丛生、信心殆尽的时候,以葡萄牙的康乃馨革命为标志,拉丁美洲与南欧的威权国家纷纷垮台,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1 条评论

赵常青 赵常青:我在89学潮前的忧患和思考

1988年秋天,我进入省城西安读书后,我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我的眼界、视域空前扩大,大脑里关于外部世界的信息量成爆炸状扩张。我有足够的时间和条件从图书馆、从报刊杂志阅览室、从电视及收音机里捕捉到我所需要的信息。 我上大学的1988年,正处于文化大讨论的高潮期。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头条 | 发表评论

李化平 李化平:浅谈群体事件与维稳

维稳超过军费,在专制政权下不奇葩。对这样的政权威协最大的是内部分裂;然后就是国人的群体抗争。而非外敌。 如果大家仔细观察当局的维稳摸式,研究过当局对不同群体事件的应对模式,就能明白镇压是必然的——当局最恐惧的是事件进一步扩大、升级;从一个个案演化成乡镇级的压力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李金芳 李金芳:作为喉舌的媒体报道背后的真相

中共两会前夕,针对人权律师的再次抹黑行动以《揭秘“谢阳遭酷刑”真相:为迎合西方凭空捏造》、《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谎言》等文章及视频的形式在互联网上流传。然而,由中共授意炮制出来的“真相”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能相信,而我们,需要知道的只有这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两点心:基层政权黑社会化

春节期间,街坊邻居闲谈时,一个人说到现在农村的基层政权普遍被地痞流氓所把持,他老家的村支书就是刑事犯,牢刑没做满,就由人掏钱买了出来,之后继续当支书。他的话获得大家一致认可,并纷纷说起自己老家的情况。可为什么会这样呢?其中一个街坊一下子就说到了点子上:“因为政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杨丽君 杨丽君:社会急需保护,谁来保护社会?

社会的公平和正义需要由政府通过制度和法律来确立,各种独立自治的社会组织也能起到保卫社会的功能。 最近连续两件与人命相关的社会事件在中国网络疯传,一起是自闭症少年雷文峰在救助站染病死亡,爆出了救助站背后的黑幕,另一起是高利贷逼债辱母引发的杀人裁决。如果说前者涉及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金陵毕康 金陵毕康:宪政与善治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其《政治学》一书章一,如此开宗明义地写到:“凡所见之城邦皆为某种共同体,而一切共同体之建立皆是为了某种善业。 人类的所有行为即是为了心中的善。既然所有共同体都以此为目的,那么代表最高、涵盖最广的社会政治共同体所追求的一定是至善。” 我们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黎学文 黎学文: 仗义多是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过年回家闲聊,在名牌大学做副教授的二哥,又说起他买了第二套房子的事,话语之间,很有些得意。 我看着他说这些,觉得很是陌生。 在我的记忆中,二哥曾是我精神的领路人,他参加过以前的那个不能提到的XX,而且还是个学生头,在快毕业的时候,被安排进了学习班,差点没让毕业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杨继绳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去年,73岁的杨继绳从北京飞往纽约,接受了曼哈顿研究所颁发的哈耶克奖。 和哈耶克结缘,是杨继绳晚年收获的意外之喜。他记录大跃进和大饥荒的作品《墓碑》,暗合了哈耶克的某些精神遗产。“我读过他的几本书,他的学说对分析中国大饥荒有用。在没有战争、没有瘟疫、气候正常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刘军宁 刘军宁:野蛮与文明的冲突——论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不是文明间的冲突,而是野蛮与文明的冲突 对恐怖袭击的最流行的解释之一就是“文明冲突说”。按照这种说法,极权主义在冷战中坍塌之后,伊斯兰教国家(甚至一定程度上包括儒教国家)与以英美为代表的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冲突,成了当代国际政治的主题。恐怖分子与西方的冲突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公民阅读 | 发表评论

海底 海底:请直接批评共产党

最近经常看到一些什么“深度好文”,我可以定论,仅凭这四个字就已经肤浅了,已经不符合哲学辩证观了,深不深度?这有可比概率吗?文章功能重在如何表达作者意愿,反映社会状态,注重社会共鸣效果,这是文章三大功能。要谈深度则复杂了,请问有文学深度吗?有美学深度吗?有哲学深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周健 周健 : 自闭症少年雷文锋之死和社会救助背后的无事悲剧

49天死亡20人,不是人命有多贱,而是这些查找不到亲人的“无名氏”,在他们眼里就不是“人”,而是赚钱的道具。 鲁迅说:“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