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纪事

袁兵 袁奉初:忆述坐监经历

诸位同仁好!我是袁兵(网名袁奉初),湖北赤壁人。由于看到当前政治腐败、社会黑暗,便下定决心参与民主维权运动。 2012年在广州结识了郭飞雄、唐荆陵、野渡、郭春平、徐琳、刘远东、成秋波、孙德胜、袁小华等朋友。积极与这些朋友参加广州的公民同城聚餐,并多次与这些朋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胡剑鸣:祭记

6日下午5点左右,老朱如从天而降般出现在我面前,我正惊呀于怎么事先一点信息都没有,老朱倒先开口了,问我给陈延老师打电话了没有,问得我一脸芒然。原来老朱来之前给我发了信息,同时让我联系陈老师,只是我整个一个下午没上网,没看到信息。老朱这次专程从广州回湖南,就是为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行动 | 发表评论

于世文,陈卫 陈卫:两个陈卫,两个陈兵——谨以此文献给“8964”二十八周年

八九民运期间,有两个四川大学生陈卫,一个是就读于北京理工大学的四川遂宁的男陈卫,一个是就读于广州中山大学的四川重庆的女陈卫,也就是我。 1991年中期,我因“制造动乱”在广州被关押近两年后回到重庆家中修养时,陈卫已获释并在北京继续投入地下民主运动。 1993年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原姗姗 原珊珊:709被维稳中

今天上午谢燕益被北京密云国宝约谈2个小时。 要求:一、谢燕益和我,对王全璋等,不要再发声,不要参与,不关注。 二,不要关注六 四参与、发声。 三、谢燕益要做好我的工作。 谢燕益向国宝表示并请国宝向上级领导转告其建议:对待王全璋、江天勇、吴淦等希望能够尊重事实、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顾剑夫妇 一叶小帆:路在脚下,前往远方!——写给亲爱的他  

我和老公在一起已经有三年多了,这三年来有欢乐,有泪水,有吵吵闹闹! 在我人生最低谷时,他走进了我的生活,他让我看到了黎明的曙光,让我知道人间还有爱。我想告诉他:谢谢你陪我走出了人生的那片沼泽! 他不是很帅,但是很有思想,让我有点崇拜;正是因为他有思想、有正义感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王全璋 吕青:记全章律师

全章是我认识的律师里最不好合作的律师,他脾气很大,固执己见,沟通和改变他都很困难;全章也是我认识的律师中最有学识和判断力的律师之一,他对于民决团、对于拘留制度、对于刑诉法修正案的精彩判断,他阻断法庭的辩护策略,令人眼前一亮。因为独立无畏的个性和高超的判断力,他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黎学文 黎学文:爱与自由,我的四十岁生日在路上

今天是端午节,也是我的生日,我和女友思敏却不得不提前离开广州,为躲避敏感日,我们选择了到海滨小城北海散心。 这是女友陪我过的第三个生日。活了四十年,她是第一个给我过这么多生日的人。在此之前,我是一个几乎不过生日的人。我一直不记得我的阳历生日,也许是小时候在农村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王全璋 李对龙律师:我的朋友王全璋律师

年初在某地开会时,一位律师突然问我:“你老师现在在哪?”我一脸茫然,“谁……?”“全璋啊!怎么,你不觉得他可以做你老师?”他笑言。“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场喧嚷,打断了我的解释。其实我是想说,习惯了和这位给我过颇多帮助、一点架子也没有的律师以朋友相待,正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尹旭安 蔺其磊律师:尹旭安案件宣判情况简记

2017年5月27日8:40,我经过围绕法院的路边特警和便衣的注目礼来到大冶市法院门前,还是戒备森严的架势:台阶下救护车旁边有几十人的警察和便衣,看到有四五个人正拦追一个老人上台阶,正是尹旭安的老父亲,我呵斥这些人陪老人上到台阶上,门口两边是站着的有十个人的制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顾剑 顾剑:公民社会建设——许志永美好理想的必由之路

还记得读到许志永《这十年》的时候,泪流满面心情激荡,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受到人间的大爱,这和父母子女间孺慕舐犊的情感不同,不需要血缘联结只因为我们同为人类。此后为了了解他的更多事迹,我在网上搜索许志永,当时百度词条被屏蔽,但能搜到他的一些文章,以及朋友们写他的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李姝云 709李姝云律师获释后首次披露遭酷刑细节

2015年7月10日天降横祸,刚吃完早饭后就变成了犯罪嫌疑人,到现在我都不敢回头,不相信自己曾经在密不透风的充满甲醛味道的屋子里无声无息被软禁六个月,看守所的三个月更是恍惚艰难。九个月里我被管教提审辱骂,被罚站16个小时,被限制在凳子上七天一动不许动,被吃药七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子肃 李化平:记子肃老师

01, 子肃老师又进去了。上月底,看到网上那封党员公开信,我就知道:子肃老师又要进去了。 今天早上,子肃姐姐给我电话:昨天晚上(2017.5.11.)当局将法律文书送达家属,子肃被取消“取保候审”收监。当时,我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位姐姐。 “这些人都是在为我们受难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梁太平 尾生:我曾在梦里为你(谢阳)鼓掌

一 早晨醒来,依稀记得梦里谢阳在法庭上慷慨陈词,引得下面一阵掌声。此时,窗外正下着雨,虽然天空阴暗,但确实是黎明了。为什麼我的眼里有一种酸涩?我一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多了。据传,今天上午九点谢阳的案件会开庭。我还在怀疑这个开庭的真假,因为前几天也说要开庭,结果人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张宝成 张宝成:云南游之惊魂篇(二)

我们等待很久,他們開始翻查我們的物品並記錄,帆姐的手提袋物品記錄了三頁纸,然后要她签名、按手印。她按着手,印回头对我说“我怎么感觉像是卖身契啊?咱结婚那会儿也没这么隆重啊。”看到妻的幽默,我内疚、慚愧的心稍稍轻松了一点点。 该清點我們的旅行箱了,箱子没上锁,我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一)

编者按:“六四”又要到了,廖亦武先生重新编写了他纪念“六四”的著作《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为了纪念“六四”亡灵及受难者,我们将陆续发表廖先生重新编写的文本。“六四”英烈永垂千古!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狱友蒲勇 蒲勇,川东北大巴山脉南江县人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张宝成 张宝成:云南游之惊魂篇(一)

(5月3日)中午12点,到达关坪,因为建刚小儿子仁儿又开始发烧,所以决定就此住下,先照料小不点儿康复。 找了一处十字路口处的街边小店,因为刚下高速,所以马路较宽,街边店林立,但人却不多,我们挑的这家门前有近20米宽,屋檐下除了放三张矮桌外,还能停车,视野很好。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陈剑雄 陈剑雄:二零一七四二九之反思

今年的四二九!提前一天赶到了灵岩山下,其时心里当时就有了个大致的次日行动规划,四二八当晚集合了已赶到现场的人,微微失望的是总数只有七八人不到,大概说了一下次日的行动计划,就寄望四二九当日,会有更多的人赶来山下集结行动助势了。 可是当夜睡得太晚,次日醒来已早上八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行动 | 发表评论

张海涛 李爱杰:万里探望丈夫张海涛——沙雅监狱

24日上午,我们赶往沙雅监狱。由于路况不熟,途中走错又折回,大概在10点半左右到达沙雅监狱。一路上,我内心忐忑不安,加之昨晚因为担心能否顺利会见而彻夜难眠,令我更加疲惫和紧张。 我和一些维族探视家属,被安排在一辆监狱公交车上。坐上车,我的内心激动万分,要和日夜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刘荣生 陈建刚律师:春风曾拂过我的耳畔——纪念刘荣生律师

欢声笑语似乎还在眼前,但遽然之间,刘荣生律师已成古人,万分悲痛、惋惜之余,我要写一点文字来纪念这位老哥哥。 ■泰山下的第三把剑 人权律师是律师中的异类,是受公权力合法伤害的“一小撮人”。每有敏感时期总有一些暗中的蛆虫过来骚扰,类似于挨个过堂。我在北京,律师是多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铁流 铁流:反右斗争六十周年祭

九十二岁亦联署,民主精神动地天。 六十一名年已古稀的老右于三月五日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致信公开要求:开放言禁,彻底平反五十年前反右冤案,赔偿受害人经済损失。已半月有余,但当局至今未作任何回答,也可能不回答了。但参加签名的人却与日俱增,目前已超过六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