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纪事

欧阳经华 欧阳经华:参观“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有感

【一】 引子 2017年7月10日00:48分,离开长沙,买不上卧铺,没有座位,买了站票前往沈阳,{后来在途中补了一段卧铺},因为我要去看望、探视我一直仰视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他罹患肝癌,生命危在旦夕。他已经离开了辽宁锦州监狱,在沈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汐颜 何伟律师:汐颜会见小记(2017,08,15)

2017年8月14日接汐颜现辩护人闻宇律师电话,汐颜因某人“头七”而海边祭奠被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而刑拘,羁押中的汐颜希望我能担任其辩护人并协助闻宇律师开展辩护工作。汐颜真名汪美菊,汐颜是本人2014年因于网上偶然拜读其诗词文章并惊羡其才气而主动网络加人,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刘正清律师 刘正清:一个普通右派的悲惨遭遇——忆我九死一生的叔父

上高中时,读陶斯亮纪念其父的文章(《一封终于发出的信》),心中颇有同感。那时便立意要为叔父所遭苦难写一遍文章,给未来研究“共产主义天堂”的史家们提供一点史料。然而惰性使然,30余年了,未能动笔。随着伯父和父亲的相继去世,叔父现已耄耋之年,每每回家,看到叔父的身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赵常青 赵常青:“8.13”个人危机通报

2017年8月13号下午,个人命运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现将这起恶性事件向朋友们通报如下: 8月13号下午三点多,我在万寿路附近上了一辆从西安体育场发往高陵的班车。 上车后,看到后面座位基本都有人,而第二排右侧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一个年龄约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隋牧青、冯正虎 隋牧青律师:令人大开眼界的司法闹剧

浦东农民诉浦东新区政府信息公开案开庭记 2017.8.10上午九点,浦东农民诉浦东新区政府拒绝信息公开案在上海第一中院开庭,原告农民多达五十四人(众原告分别起诉,法院合并审理),作为原告之一施克华的代理人,我是庭审中的唯一执业律师,与两位公民代理人一起坐到前排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江天勇 蔺其磊律师:江天勇律师一案的情况通报

2017年8月14日上午,谢阳律师开车陪我一块冒着瓢泼大雨赶到湖南省司法厅,我向厅办公室递交了要求公开“江天勇律师的官派律师的姓名,单位”的信息公开申请书,一办事人员转给相关人员,停了一会一自称姓孙的主任过来告知:你的申请我们会让律师管理处回复你的。我要求出具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李文足、王峭岭:挖好陷阱等我们跳?

昨日石景山国保好心要送李文足去天津声援吴淦开庭,被我们严辞拒绝。 今天一早五点半,文足与我一起出门。门口值守的人懒洋洋拍了我们一张照片。我们下了楼,只有一个胖墩墩的小伙子跟着我们,而平日都有四五个人跟踪。跟踪的车也由平日两辆变一辆,坐上出租车后二十分钟,这唯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李文足 李文足:709家属李文足的“特殊”待遇

今天上午十一点,我从峭岭姐家出门,没多远就看见几个人尾随跟踪。仔细一看,原来是石景山区的国保便衣。他们的标配别克商务舱就停在路边。车上下来的副支队长陆凯跟我说:“你明天肯定要去天津吧?我们开车送你去。” 一句话,让我毛骨悚然! 昨天,已经传来梁律师,余律师,刘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徐文石 隋牧青律师:美丽苏州的人权灾难——苏州大抓捕之会见徐文石通报

徐文石,人称老徐,六十五岁,苏州常熟人,知名维权人士。 多年前因遭公权掠夺,老徐与其它众多职工同事一道失去就职的常熟开关厂股权,自此起而抗争,持续参与各种维权活动,经常发帖和接受外媒采访,揭露、抨击不法公权。曾参与围观范木根反强拆正当防卫案、江西乐平冤案等,声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徐琳 徐琳:最近两次被传唤的经历

最近我又有两次被强行带到派出所,都是因为在被上岗的情况下欲外出而被带走的。由于一直较忙,而且觉得传唤的事我已经写过多次了,没多大兴趣再写。这几天有点空,想想也还是有些可写的地方,还是简单地写一下吧。 第一次是6月30日。因香港要举行七一大游行,派出所6月29日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彭明1 彭惠昌:90老父含泪忆儿子彭明

  彭明(本刊资料) 彭明(本刊资料) 童年时代 彭明1956年10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天门市,现年60周岁。小时候长的胖呼呼,大家叫他胖胖,也有人称他明肥,很逗人喜欢。一次市里召开四级干部大会与会人员特别喜欢他,将他抱去玩了一天,因保姆不知,吓得大哭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的孤独战斗(四):“谁会记住他”

作为中国的人权律师,频繁被司法人员造访、被警方骚扰、和来自政府的监管人一起“喝茶”,是从事这个职业的人无法回避的遭遇。 11月中旬,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给谢燕益的哥哥谢伟(音)打电话,给出一个提议。警察已经告诉谢燕益他的女儿出生了,但他依然不知道母亲去世的消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公民行动 | 发表评论

郭飞雄 袁小华:民权英雄郭飞雄蒙难四周年记

8月8日,对于普通国人而言,是一个幸运、吉利的日子。不幸的是,2013年的这一天,也是当局抓捕著名民主维权人士郭飞雄的时候。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湖北谷城人,维权运动的先驱、命名者,南方民权运动的倡导者和新公民运动的重要参与者。 1989年,青春飞扬的学子郭飞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黄琦 李静林:终于见到黄琦,终于没有阅到黄琦案的案卷材料

2016年11月28日,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在成都被抓。不几天,网上有消息,据说黄琦被抓,是因为把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指示要整黄琦的消息发到了六四天网上。2016年12月30日,作为黄琦的辩护人,本人到黄琦的被关押地——绵阳是看守所要求会见黄琦。黄琦当时的罪名是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许志永1 刘跃:探访许志永博士小记(2)

在许博士家里我们也见到了他的女儿,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好动,一会摸下这,一会动下那,一刻也闲不住,嘴中还总是念念有词,许博士的岳母讲;”女儿继承了她父母的优点(许博士的妻子也是研究生毕业),聪明,玲琍。 许博士入狱后,等女儿大了一些,每个月规定的一次探监,他的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许志永特辑 | 发表评论

卢昱宇 王宗跃律师:卢昱宇案宣判及上诉小记(2017.8.3)

言论自由范畴,尽力无罪辩护。星夜兼程待判,知者谓我心忧。 今日上午卢昱宇网络寻滋案宣判四年后,卢当庭表示上诉,这四年判决虽在预料之中,但相对认罪判缓的同案亦实属较重。我便在法院一边等拿判决书,一边找机会交涉和经简短商议后让他还未离开法院前又给我签署了代为上诉和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滕彪 中国流亡律师滕彪,要做黑暗中的闪电

7月9日,大约50名中国的律师、活动人士及相关人士走上了华盛顿街头。他们拿着标语,上面有在中国坐牢的朋友或同人的照片,一边高呼“释放刘晓波!”“释放维权律师!”“自由中国!”的口号,向白宫进发。 这次游行是“中国人权律师节”庆祝活动的一部分,也是为了纪念“70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欧阳经华 谢文飞 欧阳经华:南街谢文飞——我们的好兄弟

谢文飞,湖南桂阳人。他小学毕业那一年,全乡1300多小学生,考入桂阳四中的学生只有四个。在中学,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发新书,就是没有谢文飞的,因为文飞交不起学费。这件事深深地伤害了他的心灵。 谢文飞的语文成绩比较突出,还能写点诗。由于家庭困难,初中毕业,就离开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乔木 赵常青:老同学乔木

看到这个标题,一些朋友会笑了,瞎吹什么?乔木,谁不知道,人大、清华、伦敦象牙塔里培养出来的,你算那颗葱,敢嚷嚷什么“老同学乔木”,快照镜子,打脸去。呵呵,这个脸我还真就不用打,各位看官,容我细细道来。 我和乔木很早就认识了。早在大学一年级时,我就认识了这个阳光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许志永访谈_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的孤独战斗(二):等他回来取名字

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梁小军为原姗姗的请求奔走。“我知道压力有多大,这是一起严重的案件,”梁小军后来对我说。“我努力想,哪些律师适合为谢燕益辩护。但我好多朋友自己就是嫌疑人。剩下的已经没有足够的人手,来为他们所有人辩护。谢燕益需要帮助和支持。” 3月4日,梁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