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芳:祭奠刘晓波之罪

刘晓波

刘晓波因参与起草、联署《零八宪章》而因言获罪,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刘晓波在监狱里的情况外界几无所知,他的妻子刘霞虽然身处监狱外,但除了没有人身自由,还无法与外界正常联络。中共为了阻断外界获知刘晓波在监狱里的情况,不惜采取威逼、株连、软禁刘霞及亲属的手段,企图将刘晓波的影响消弥于无形。刘晓波在辽宁省锦州监狱已被关押8年多的时间,就在外界翘首计算着他的出狱倒计时,却突然传出了令全世界都悲伤愕然的消息:刘晓波因肝癌晚期保外就医在医院接受治疗。自外界获知刘晓波罹患肝癌病危保外就医后,中共当局一方面声称“刘晓波是罪犯,和其他犯人一样没有特权,刘晓波的问题是中国内政,其他人不得干涉”,一方面又在西方舆论及各国政要和民间团体的高度关注之下邀请外国专家会诊,每天发布病情通报,与此同时加紧控制国内异见人士及网络,严控刘晓波治疗的医院。刘晓波去世后,中共快速将刘晓波的遗体火化并将骨灰葬入大海,其亲属被切断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对民间人士以警告、监控、限制人身自由及网络“敏感词屏蔽”等手段妄图阻断民间的各种祭奠,然而,刘晓波的光辉和民间对他的哀思岂是如此伎俩就可以抹杀的?于是,民间自发起来以各种形式祭奠刘晓波,而官府就将这种关注、祭奠刘晓波当作犯罪!

大连公民姜建军、王成刚因在刘晓波的海葬之地--大连老虎滩公开祭奠,7月19日被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行政拘留10天。

7月19日广东公民按照民俗在刘晓波去世的头七,在海边举行祭奠活动,7月22日参与活动的卫小兵、何霖、刘广晓、李舒嘉、汪美菊、秦明新等人被控“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关押在广东江门市新会看守所。而为此祭奠活动直播的香港有线电视广州记者站在未得任何法律文书之下遭到警方搜查,司机李肇强也被羁押在新会看守所(目前已获释)。

四川角马俱乐部发起人李宇,在福建江阴拍下“在海边,与他同在”图片祭奠刘晓波,7月19日深夜即被福清警方抓捕。另有多人被约谈或威胁。

北京维权人士何德普、贾建英夫妇身为刘晓波好友,在其病危之时不远千里前往沈阳医院终不得见,刘晓波去世后两人手持鲜花表达哀思被非法扣押两天。

《零八宪章》部分联署人及刘晓波生前好友30余人在北京室内开完追思会后,包括莫少平、江棋生、刘荻等人都受到国保约谈。

…… ……

不仅如此,中共罔顾人道及人伦,在刘晓波生前病危之际禁止亲友探望,继续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及通讯自由,直到目前刘霞和弟弟刘晖仍无法与外界直接联系。在连“晓波”两个字都成为网络敏感词之后,中共的目的再明显不过,就是想用尽一切办法让民间尽快地彻底忘记刘晓波,忘记仍没有获得自由的刘霞。尽管这个民族是一个容易遗忘的民族,但可以肯定的是,刘晓波的影响力绝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弱分毫,相反,刘晓波的名字只能会越来越被民间所熟知。

中共在处置刘晓波事件上,除了灭失人性的残暴,还愚蠢之极。试想,即使在希特勒时代,对于被关押在集中营中获得1936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国记者奥西茨基,因患严重的肺结核被送进医院,虽然仍处于严密的监视之下,并被禁止出国领奖,但纳粹终究还是容许了他在家里举办诺贝尔获奖仪式,而号称世界大国的中国诺贝尔得主刘晓波,致死都没能获得自由,他和领奖台上的那把空椅子成为了绝响。对比之下,中共治下的人权、人道竟然远不及纳粹法西斯。其愚蠢在于,如果说中共一意孤行不放行刘晓波及刘霞离开中国,是为了政治层面的考量,为了消除刘晓波在国际及中国的影响力,或者还惧怕刘晓波病危背后的真相大白,甚至惧怕刘晓波效应凝聚起民间反对力量,继而还会引发国际间各国改变对中国的现有政策及态度,中共如此为的愚蠢是低估了自己的“实力”,正如民间低估了其无底线至无耻一样。中共杞人忧天式的对刘晓波事件的误判,这不正是天天喊着“自信”的中共虚弱恐惧的写照吗。

中共将刘晓波押上祭坛,为了他热爱的国家,刘晓波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可以与家人共度的大部分时光,最后失去了生命,他的辞世使他无可争议地成为道义的化身,圣者刘晓波,为了中国的宪政民主奉献了家庭、自由和生命,中共在刘晓波生命的最后时刻的所为,更让世界看清了其本质,那就是为了维持一党专制的绝对统治,中共不会对反对者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慈悲。刘晓波的辞世,彻底打碎了民间社会仅存的幻想,而这一道深印在人们心灵深处的伤痕,正如六四的伤痛一样,只要专制制度存在一天,伤口就无法愈合。

中共可以将刘晓波迅速火化海葬,没有留给今后的民间一个固定的缅怀之所,而这也恰让中国的每一寸山川大地河海都成为了刘晓波灵魂的栖息地,不管是在他的生辰、忌日,还是诺贝尔和平奖日,零八宪章发布日即刘晓波被抓捕的日子,清明节,甚至是每一天,每一刻,都会有人想起他!纪念他!在以后的日子里,“祭奠”也会被中共堂而皇之地冠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或“寻衅滋事罪”。可是,倘若每一位公民都把因坚守良知而坐牢看作一种荣幸,不管是有围墙的小监狱还是没有围墙的大监狱,这种无端的控罪也就都失去了意义。

现在,在一个不能言说,不能思想,不能祭奠的时代,我们可以告慰刘晓波最好的方式,就是奋力去争取刘霞的自由,捍卫每一个中国人做人的尊严,延续刘晓波走过的路。正如丁家喜律师在《沈阳行简记》一文中写的那样:“纪念他的最好方式就是一起努力改变中国。他付出生命代价努力追求的目标是,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我们也愿意以同样的努力去追求。只有在一个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他的所有付出才能得到真正的纪念和应有的评价。”

2017年8月2日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